工笔画家宋彦军:画坛贾宝玉 重构人间世

工笔画家宋彦军。资料图

  文|大公网记者童心、冯雷

  在这甚嚣尘上的方内,工笔画家宋彦军都市女性画作里如出水芙蓉一般清纯脱俗的女子,无疑是一剂清凉,退去了观者内心的躁动和邪俗。或许,宋彦军是红尘中的贾宝玉,在他的眼里,“女人是水做的骨肉”,他大概是凭借这褪去人间烟火气的女子形象,在这物慾横流、喧嚣聒噪的滚滚红尘中,重构一方精神净土。

  应约之后,宋彦军特地从北京赶回郑州接受记者专访。他的郑州寓所位于车水马龙的金水路。迁居北京之后,这一寓所成为他回郑州的落脚处和临时画室。寓所有些凌乱,或许正因为随性与不拘,方能任性灵高蹈遁逸,从而创造出无言之大美。因为在中国工笔画坛声名鹊起,去年宋彦军从河南书画院晋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十年间,他从老家驻马店到郑州又到北京。这“连升三级”的背后,是他在艺术之路上的孜孜以求。即使如今声名遐迩,他还是那个“前度刘郎”,一如往昔的低调和勤奋。

  上个月,河南官方为宋彦军举办了高规格的展览,展名的打头被冠以“中原文化之星”,足见对这位出自河南的画家的褒奖和认可。开幕式上冠盖云集,其时衣锦还乡的宋彦军被众星捧月,万千宠爱于一身。光环的背后,是宋彦军几十年一如既往的坚守。他在艺术之路上顽强地挣扎着、坚持着。隔着画案,对面的宋彦军谈起他往昔的艺术之路,言语如风轻云淡一般从容,但记者分明从他那不动声色的话语里,彷佛看见虚空中他那焚膏继晷的身影。

宋彦军作品《懵懂》。资料图

  栩栩如生的人物画

  宋彦军是从连环画步入绘画殿堂。尚在垂髫之年,他第一次接触了连环画,被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所吸引。彷佛醍醐灌顶,那一瞬间他萌生了成为画家的冲动。而这冲动,并非心血来潮,而是一发不可收拾。人口庞多的家庭日子捉襟见肘,也并非艺术世家,宋彦军却阴差阳错与艺术结缘。如果非要解释这个中的因缘,或许他就是女娲补天遗落在青埂峰下的两块石头,一块成了《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另一块成了他。尚在少年时代,宋彦军获得了驻马店市美术比赛大奖。对他而言,少时最难忘的记忆莫过于拜访何家英大师。那一年,宋彦军跟他的美术老师一起,从驻马店坐火车颠簸几十个小时抵达天津。其时何家英在中国画坛如雷贯耳,是他的理想标杆。何家英对少年宋彦军的画作惊讶不已,也指出了不足,并为其布置了作业。多年之后,何家英成为宋彦军的业师。天津美院是中国八大美院之一,名师云集。入读天津美院的几年里,宋彦军听过不少大师的花鸟或者山水课,但最终选择工笔人物作为他的艺术方向。 “我更喜欢画人物画。这方面跟业师何家英有关,最主要的还是符合我的心性和审美观。”宋彦军说。

  破釜沉舟获金奖

  中国人物画经过唐宋明的演绎,达到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那种上接古代疏体简笔,力追造型求简、突出用线的传统人物画风格,至今影响着当今中国画坛。但是,如此易落入前人窠臼,缺乏突破。在天津美院时,宋彦军寻思自己画风的定位问题,选择了精工繁笔的写实主义路线,并将绘画对象主要对准都市青年女性以及少数民族女性。精工繁笔是细致入微、精准无误的刻画。这对控驭线条的能力近乎苛刻。而要运转自如驾驭线条和点染技法,需要在漫长时间里日日笔耕不辍,千锤百炼,最终达到心摹手追、得意忘形的心神合一境地,如此方可保证人物形象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陪同记者一起采访的山水画家曹剑丞指着画册上女子如丝如缕的头发,询问宋彦军:“这头发丝,要手颤抖一下,一笔失败了,那整个不就前功尽弃了?”宋彦军笑道:“不会,这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训练,一笔下去,一笔到位。”宋彦军说,工笔画所谓“三矾九染”,实际上何止是“三矾”“九染”,他一天之内要对一幅画不间断染二三十次。社会日新月异,一些原有的工笔方法难以呈现时代元素,譬如为了表现具有时代特色的牛仔布料和针织面料。他不断钻研新的技法,甚至将山水画法的点染引入工笔画创作之中。

  少年时代,宋彦军就在人物画以及山水画上积淀“童子功”,在天津美院的深造,系统地锤炼了他的工笔技法。回到驻马店后,生存问题超越艺术理想,考验着这位一度在迷茫和困顿中苦苦坚守的艺术青年。他自以为“开弓没有回头箭”,必须抱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披荆斩棘杀出一条路来。宋彦军说,他每天不停息地画画,有一次二十多天未曾下楼。他靠着参赛获奖的奖金,兼之阿姐的资助,支撑着家庭的生存和自己的梦想。当年从驻马店往郑州搬家,宋彦军的表兄帮忙卷叠画稿,整整花费了一天,整理了不计其数的画作,累得腰酸背痛。而每一幅画作,几乎要耗费宋彦军几十天乃至几个月的时间。难以想像,他为了他的艺术理想所付出的艰辛。即使是如今功成名就,他依然每年外出写生,每天笔耕不辍。

  2006年是宋彦军艺术人生的分水岭。这一年他的作品《都市丽影》获得第六届中国工笔画大展金奖。著名画家蒋采萍是此次大赛的评委。她从三千幅参赛作品里发现了宋彦军的作品,眼睛为之一亮。一举成名之后,宋彦军的人生路越走越宽。宋彦军都市女性画作,展现了飞动的青春、奔涌的生命活力、清澈明丽的美。他笔下的青春美少女,无一不清纯脱俗,褪去了烟火气。

  人物画中展现真善美

  参观“中原文化之星--宋彦军画展”的观众,对宋彦军形象逼真的都市女性画作惊讶不已。一位观众说:“面对画作里的清纯女子形象,彷佛灵魂受到洗礼,心间的杂念顿时消弭,一下子感觉自己昇华了。”这大概就是宋彦军的艺术魅力所在。不过,宋彦军作品里的女子形象似乎与现实横了一段距离。如今的中国社会,经过三十余年的改革开放,在经济高歌猛进的同时,社会和人性也已沧海桑田。可以说,中国社会物慾横流,躁动不安,人心不古,人世间难有一处净土。面对这风云激荡的世界、这随波逐流的人性,作为画家的宋彦军捕捉到了人间世的种种变化。他怀念儿时那个年代世风的淳朴,怀念那个时代的真善美。这一切一去不复返。

  宋彦军是红尘中的贾宝玉,在他的眼里,“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出污泥而不染。他说,女性自古以来都是被表达、被审美的对象,因为她们身上存在着各种各样诗意的美的形态。宋彦军欲凭那宛如清扬、清纯脱俗的清纯女子形象,抵拒慾望、浮躁和物质主义的泛滥,呼唤真善美的回归,表达返璞归真的内心诉求,在这喧嚣聒噪的滚滚红尘中,重构一方精神的净土。

  《红楼梦》是家喻户晓的中国四大名著之一,小说成功刻画了具有人文主义和慈悲情怀的贾宝玉形象。宋彦军坦承,由于绘画占去太多时间,对《红楼梦》研读不是太深。从他的作品表达可以看出,这位中国工笔画坛著名画家与贾宝玉存在精神契合之处:对这污浊不堪的俗世的鄙夷,对人间净土和真善美的向往。如今,宋彦军的主要创作方向转向少数民族女性,以展现少数民族女性“纯天然、浑朴未开”的诗意瞬间。这一出发点和他的都市女性题材如出一辙,反映了他内心的精神诉求。但是这一“少数民族女性图谱”工程浩大,因为中国少数民族众多,每一个少数民族又有众多分支。宋彦军说,自己将在以后几年时间里完成这一夙愿。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