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东北(二)|张作霖张学良父子见证东北百年史

  文|何紫芊

  中国东北因其物产丰富而成为战略要地,在晚清被沙俄侵略后,也在民国时期经历多次战火洗礼,更一度成为俄国、日本、国民党、共产党必争之地。如果说谁见证了东北在民国时期的整个历程,那便非张氏父子莫属了。东北王张作霖和少帅张学良,经历了、见证了也创造过东北的历史。

  张作霖、张学良。作者供图

  多次抵制日本人拉拢

  张作霖出身农家,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先后担任奉天督军、东三省巡阅使等,最终成为北洋军奉系首领,号称“东北王”。第二次直奉战争胜利后,张作霖打入北京,任陆海军大元帅,成为国家最高统治者,也是北洋军政权的最后一个统治者。在位期间曾多次抵制日本人的拉拢,拒绝日本开矿、设厂、移民和在葫芦岛筑港等要求,被称为“压不倒的小个子”。1928年6月4日,张作霖乘火车经过皇姑屯时被日本关东军的炸药炸成重伤,回沈阳后逝世。同年12月,张作霖的儿子张学良发表通电,宣布东三省及热河省服从南京国民政府,史称“东北易帜”。

  张学良成为东北的最高统帅,人称“少帅”。东北易帜后,曾任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员、陆军一级上将。张学良在“九一八”事变中发出“不抵抗”的命令,又曾发动“西安事变”逼迫蒋介石与中共合作抗日。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蒋氏父子软禁50多年,2001年在檀香山病逝,享年101岁。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宝藏,流浪!流浪!”这首《松花江上》曾经响彻祖国大江南北,作为《流亡三部曲》之一,唱出了东北人民乃至全国人民对于侵略战争的悲愤之情。1931年9月18日22时,日本关东军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南满铁路路轨,并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进而炮轰沈阳北大营,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1932年2月,东北全境沦陷,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开始了对东北人民长达14年之久的奴役和殖民统治。

  哈尔滨建731部队基地

  被殖民的14年间,东北饱受摧残,“满洲事实上没有不被袭击的地方,城市和铁路,竟找不出一处来”,日军大量运出东北的矿产和森林资源,向满洲国移民,更制造了骇人听闻的“731”部队,进行生物战、细菌战和人体试验的相关研究。建在哈尔滨市平房区的“731”部队基地,占地六平方公里,约有4500个用于饲养跳蚤的容器,六个用于制造化学制剂的大锅炉以及约1800个用于制造生物制剂的容器,是世界上最大的细菌工厂,制造的细菌用于活体实验。有研究者认为,至少10000名中、朝战俘在试验中被害。

  1948年的内战中,东北野战军向国民党军发动决战,主帅林彪以52天解放东北全境,第一个被解放的哈尔滨,更是被称为“共和国长子”。此后,东北成为了国家工业发展的排头兵和后勤补给站,至今成为了“老工业基地”。

  (说东北系列 三之二)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