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历史】抗日神剧导演的委屈

  文|华伟

  最近大家忽然又开始批判抗日神剧,我也跟一下帖。

  有四类剧堪称神剧,它们分别是神话剧、穿越剧、夸张剧和现实剧。

  神话剧

  小时候,我对电视连续剧《八仙过海》里铁拐李的葫芦很感兴趣,心里想,拥有一个,别无所求。

  这部电视剧看完,没记住一个人,也忘了那些变戏法一样的仙术,对我来说,这个电视剧抽象成了一个葫芦。

  因为它多功能一体化,不仅能当酒壶,还能收妖怪,经常会喷白色气体出来,很高大上的样子。

  如果有一个这样的葫芦,估计谋生是不成问题的,人身安全也是无虞的。

  于是,我以一个小学三年级学生的身份,到处打听哪儿有这样的葫芦出售,我愿意拿出整整一年的零花钱购置一个。

  但是很遗憾,据说不仅没有卖的,世界上有没有这玩意儿都难说(大人们怕我难过,话也没说绝)。

  在田野里,我还常常挨个观察那些葫芦,看看哪一个最有可能冒仙气、捉妖怪。

  后来长大了,才知道神话故事都是骗人的,一个虚拟的葫芦,足足骗完了我的儿童时光。

  但是,心里却是不恨的,反而觉得那段时光有所寄托,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穿越剧

  时间过去这么多年,神话电影和穿越剧愈来愈火了。

  我接触过一个写玄幻小说的公号,作者是个小年轻,还很帅气,他在公号里喊了一嗓子,说10分钟后要更新2000字,希望粉丝们给他点赞,10多分钟后,该文章点击量及点赞量,双双破10万。

  这一幕足可以让人目瞪口呆,它形象地告诉人们,“一呼十万应”在网上是很容易做到的,似乎人们相信网络,更甚于相信现实。

  因为网络中有偶像,而现实中只有平庸。

  象《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样的玄幻剧,穿越十几万年,在网上创下300亿点击率,虽然其神气精神都透着现代商业气质,人们却乐此不疲。

  不止是剧名,剧中的画面想想都令人陶醉:身着华服,视时间空间为无物,在爱恨情仇间晃动神经,在得失荣辱间唏嘘长叹,它就象一个披着历史外壳的爱情秀场,神奇,且超脱。

  现实生活中的柴米油盐、磕磕绊绊,与这类剧绝缘。

  红尘男女之疯狂,将杨幂抬到了一个玄幻教主的高度。

  她的创业公司,据说一年半估值翻了20倍,成为"新三板"女神。

  日前网络上播出的抗日连续剧“包子雷”片段

  夸张剧

  看到最近陈道明接受记者采访,他正义凛然地表示,自己绝不演抗日神剧和伪历史剧。

  紧接着舆论开始跟进,轮番轰炸抗日神剧,就差把导演拉出来示众,确实很提气。

  为了展现半个多世纪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抗日题材一直长盛不衰,但质量参差不齐,很容易出现夸张雷人的虚构场景,其特点是“四化”:战争游戏化,我军偶像化,友军懦夫化,日伪白痴化。

  恶意消费和亵渎历史,肯定是不对的。

  但我们是不是该听听神剧导演们的心里话?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没见到记者采访他们的消息。

  我觉得他们心里是有委屈的。

  战争场面都不太好拍,在那么寒冷的冬天,他们带着整个剧组奔走在外景地,拍着很黄很暴力的戏,还要多次召开剧本创作扩大会议,苦心设计出手撕鬼子、包子雷这样的情节,容易吗?

  很不容易。

  剥离抗日的成分,这些设计真的有些鬼才,也是需要灵感。

  如果我们拿它当娱乐片看,会不会好得多?

  现实剧

  我知道抗日题材严肃,容不得搞笑。但是我想说,现实剧里的神剧,还少吗?

  这就是一个生产现实神剧的时代。

  一个英雄人物,被塑造成神。他是不能有任何瑕疵的,牙齿洁白,淡吐幽雅,一甩头一投足要有气质,从小就做好事,读好书,对别人浪费时间的行为不屑一顾。宿舍里贴着一张纸,上书:莫谈女人

  而像某些反面人物,被贬低成鬼,浑身缺点。从小就不讲卫生,鼻涕掉到脖子上也不擦,成天调皮打架,随地大小便,看到异性总是目不转睛。总之,他心胸狭窄,没理想没道德没文化。

  我觉得这是一种想象力枯竭、创作力脑残的表现。

  非黑即白、非此即彼、非友即敌……世界上的人和事,远非这么简单。

  拍这类电影的,都是老司机,他们说的话跟老太婆的牙齿一样,没多少是真的。

  其实,他们拍的也不是电影,而是寂寞。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