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本就是游戏,少讲点大道理“鸡汤”行不行

  文|徐孟楠

  最近两天,平日不玩游戏的笔者都被一款时下很火的电子游戏刷了屏,原因无他,仅因为某纸媒对其中一些人物设定表示不满,这种不满又获得了多家媒体的转载。

  报道中不满的点在于“荆轲竟然是女的,诗仙李白变成了刺客,名医扁鹊是用毒高手……”等违背历史的设定,继而要求游戏不能颠覆历史,提出要加强娱乐游戏正能量,注重以传播知识、训练能力为目的的应用游戏的开发。

\

  游戏中的“李白”。图片来源网络

  这篇文章短时间内得到了多家媒体的转载,口调大约是一致的,但是网友们却不这样看,固然有人表示支持,但也有人认为这是管太多,这就是个游戏,不要要求太高。就个人而言,笔者是倾向后一种观点的。

  部分国人往往喜欢在做一件事情时,非得给它冠上各种高帽子以期取得更大的回报,但结果却并不总是1加1等于2,而是归了零。张艺谋当年拍《英雄》不仅在国内票房人气双丰收,在国外更是折服了一票影迷,不少影评家都被这个独特的故事吸引;到了去年,张艺谋又要发力拍一个“中国怪兽片”,还没开机就大肆宣扬要“传递和宣扬中国的价值观”,要向全球进行“文化输出”,结果上映后被骂得狗血淋头。前者的成功得益于他首先完成了一部合格的电影,进而说了一个吸引人的故事;后者的失败则是在于他连故事都没讲好,就急急忙忙想要“文化输出”了。

  这说的虽然是电影,但道理是一样的。生活中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需要追求什么意义的,如果一个游戏的存在就是为了娱乐,那只有先完成其身为“游戏”所要完成的娱乐功能,以这个为基础才可以去追求更多的诸如“教育”“文化”等价值的附加,反之,则是舍本逐末,最后只能成为一个“四不像”。当然了,以教育为目标或者掌握某种技能为目标的游戏并不在此列,这就又是目标受众的问题了。

  另外一个让笔者反对的原因则跟创作者的“创作自由”有关。笔者可以理解某些媒体对游戏中历史人物的颠覆表示“有待商榷”,但不能支持它以一种绝对的姿态来说“不”。游戏怎么来创造,人物怎么来设定,那是创作者的自由,作为媒体,你可以说它这个创作可能对一些人无益,但不能直接否认他们进行的创作。

  当然了,游戏中的人设对于孩子来说认识历史人物会有所障碍,但是首先,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历史类的游戏,其次,有孩子会因为这样就以为荆轲是女的,可也有孩子会因为游戏认识黄月英等历史人物。3月21日,这款游戏公布新角色“东皇太一”,结果这位鲜被提及的天帝之神的百度搜索指数一天增长了近十倍,引发了玩家对东皇太一历史传说的热烈讨论。

  这似乎很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真正的历史是不会因为个别几个游戏的出现就分崩离析的,这就是文化的生命力,这点中国人应该是最理解不过的了。不然的话,那也只能说明是教育出现了问题。

  最后说一句,游戏的制作也不仅仅是游戏公司或者创作者一个人说了算,消费者或者受众才是背后的潜在操纵者,这是由市场经济决定的。若媒体真觉得游戏公司生产这类的游戏不好,不妨从根本上找找原因,有需求才会有市场,首先解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这类游戏,之后再思考怎么将游戏中他们所认为不好的东西剔除出去,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若真这样来,这就要下死力了,还不一定最后会奏效。毕竟游戏是一个产业,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份报就可以随意决定其走向或生命的。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