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空军中将调任北部战区政委坐镇沈阳,与某国局势有关?

  文|马浩亮

  4月13日晚间,央视七套《军事报道》播出了此前一天“大功三连”巡回报告团到北部战区作报告的新闻。佩戴正战区级资历章的范骁骏空军中将,与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上将比邻而坐。这实际上等于公开印证范骁骏出任北部战区政委。范骁骏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担任战区主官的空军将领。

  

    范骁骏(左)与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出席“大功三连”报告会/视频截图

  时下,正值朝鲜半岛局势剑拔弩张,阴云笼罩。在战斧导弹轰炸叙利亚、“炸弹之母”袭击阿富汗之后,美军对否对朝鲜实施打击,牵动各方神经。负责中国东北、山东、黄渤海攻防的北部战区,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实际上,范骁骏是在今年初就就任北部战区政委,并非最近的突然调动。但其担任北部战区政工主官,仍然反映出了当前中国军事布局的诸多考量。

 

  范骁骏/资料图

  本轮“史上最强军改”明确提出,“按战略方向配置部队编成”,与之相对应,大刀阔斧撤销了存在几十年的七大军区,按照战略方向重新划设了五大战区。

  其中,北部战区的调整幅度尤其受关注,其范围覆盖了原沈阳军区辖下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北京军区辖下的内蒙古,以及济南军区辖下的山东。而且,山东与其他四省区隔海相望,在陆地上并不相连。北部战区因而成为五大战区中唯一拥有陆上“飞地”的战区。当然,战区不仅只是负责陆地攻防,渤海及黄海北部都属于北部战区范畴。

  北部战区应对东北亚局势

  当前中国周边最“热”的两大战略方向,一是东北亚的朝鲜半岛,二是南海。在七大战区时代,沈阳军区镇守东三省,任务不言自明;济南军区镇守山东、河南两省,一方面作为中央军委总预备队,另一方面同样是为了因应朝鲜半岛局势。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从防御角度看,犹如两扇大门,摒御京畿;从进攻角度看,则好似两只拳头,是应对东北亚局势的两大前哨和桥头堡。不惜“跨海”将山东与东三省共同划设进同北部战区,重要的战略考虑就是统筹应付朝鲜半岛局势的军事力量。

  

  北部战区机关、战区空军、联勤保障中心驻沈阳,战区陆军驻济南,战区海军驻青岛。值得注意的是,其余四大战区范围内的联勤保障中心,都与战区机关分城而驻。如东部战区机关驻南京,联勤中心驻无锡;南部战区机关驻广州,联勤中心驻桂林;西部战区机关驻成都,联勤中心驻西宁;中部战区机关驻北京,联勤中心驻郑州。唯独北部战区机关与联勤中心同驻沈阳,恐怕亦考虑到应急保障指挥需要。

  既然按“按战略方向配置部队编成”,自然要按照战区战略需求配备将领。在今年初的军队高层人事调整中,北海舰队司令员袁誉柏海军中将南下,担任南部战区司令员,成为第一位担任战区主官的海军将领,这即是考虑到南部战区主要战略任务在海上,维护南海主权,海军自然要唱主角。

  以此类推,范骁骏空军中将担任北部战区政委,成为第一位担任战区主官的空军将领,一定意义上则是考虑到了空军在应对东北亚突发事件时快速反应的特殊作用。

  曾任空降兵15军政委

  范骁骏早年曾在成都军区和总政治部宣传部服役,后转入空军系统,2005年起历任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副主任、广州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空降兵第15军政委。2014年升任济南军区副政委兼军区空军政委,2015年调任空军政治部主任,2017年初晋升北部战区政委。其最近几次调职从济南到北京再到沈阳,都是与东北亚方向息息相关的军事节点。

  而范骁骏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个岗位,是从2009年至2014年担任空降兵第15军政委,这是目前中国唯一一支整建制的空降兵部队。空降兵是具备超级机动能力、精锐兵员、负责“垂直打击”的尖刀利器,是现代化的攻击型快速反应部队,被誉为“天降神兵”。

  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时的空降兵方阵

  

  第15军这支部队亦与朝鲜有着密不可分的特殊渊源。第15军前身是1949年由中原野战军第9纵队改编而成。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第15军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参加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黄继光、邱少云等著名战斗英雄都出自第15军。黄继光属第15军第45师135团9连,邱少云属第15军第29师第87团第9连战士。

  1961年,第15军改编为空降兵军,1993年由广州军区空军划归空军总部直接领导。与范骁骏搭档担任第15军长的李凤彪,在本轮军改中调任中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是第一位空军出身的战区参谋长。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史亚会 史亚会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