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家族传家宝

  司马光的着作《资治通鉴》影响了中国一千年,今后还将继续闪光。/网上图片

  张爱玲

  古往今来,《资治通鉴》乃中国官场必修课,被视为“治国理政”范本;“司马光砸缸”的美谈更是广为传诵,被称作神童楷模。近读《郑州晚报》,有篇通讯说,登封市第三初中一名叫杜润熙的13岁女生,熟读12卷文白对照版《资治通鉴》。记者问其读书心得,她说:“《资治通鉴》让我对中国历史了解得更清晰更透彻了,读史让我很开心,可以长知识、懂事理,影响一个人的性格,让人变得更有志向!”

  我为这种经典传承而高兴,它折射的不正是我们大力呼吁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麽?这让我再次想起一位先哲--北宋杰出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司马光来。司马光从小知书达理,七岁时能背诵《左氏春秋》。他一生为人正派,官至宰相而廉洁奉公,其着作《资治通鉴》影响了中国一千年,今后还将继续闪光。

  我去过洛阳诸葛镇司马村的司马光故居独乐园。司马光隐居洛阳15年,谢绝一切社交,一心埋头着述,所以独乐园名气不大。独乐园濒临名刹洪恩寺,曾有400余高僧云集于此,当然也沾了司马光的光。可惜沧海桑田,至明末独乐园逐渐荒芜废弃,而洪恩寺却始终担当起守护司马故居的重任。司马光能做出巨大贡献,与其家族的优良传统密不可分。有其示范,夫人张氏也温淑贤良、相夫教子,儿子司马康、孙子司马朴也有乃父之风,所以独乐园被颂为“好人好园好家风”。

  司马光的成功和司马家族的繁盛,关键就是靠“诗礼传家、家教严正”的好家风。司马光祖籍陕州(今山西夏县),这个家族可不简单!其先祖司马孚乃西晋皇族安平献王、司马阳曾是北魏征东大将军。司马光祖父司马炫当过陕西富平县令,勤勉为民,政声显赫。乃父司马池乃北宋名臣,在河南光山县令任内政绩突出、屡获嘉奖,后升任兵部郎中、天章阁待制(官居四品)。1019年司马光就在光山出生。

  司马光童年也很调皮,某年秋天因为一桩芝麻小事,六岁的司马光说了句瞎话,恰好被父亲司马池碰见,便大声训斥他:“小子何出谩语(撒谎)!”旋即语重心长教导儿子做人务必诚信厚道之理。此事对司马光触动很大,从此遵循父训毕生求真务实不讲假话,终成一代人杰。

  后来司马光一家随司马池经汴京、洛阳、潼关、宝鸡到达四川广元,出任利州转运使。一路司马池对儿子言传身教“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道理,司马光铭记于心。其博学强记、富于爱心也深得乃父垂爱,还被司马池的官场挚友赏识。尚书张存将女儿许配给了司马光,前副丞相庞籍把司马光当成义子培育。

  宋仁宗宝元元年,19岁的司马光中进士,出任华州(今陕西华县)判官,父亲此时正任陕西同州(大荔)知州,不久又改任杭州知州。为方便侍奉双亲,司马光舍弃陞迁机会,请求去杭州附近的平江军(今苏州)做一名判官。时北宋与西夏交战,朝廷要各地派乡兵增援,司马光代父写《论两浙不宜添乡兵状》,说这会增加农民负担、不利“安定”大局,青年司马光的社会责任感与爱民意识由此可见。

  父母过世后,司马光回夏县老家守孝五年,其间不忘接触民众、访贫问苦,写下《十哲论》、《四豪论》、《贾生论》等优秀时评。宋英宗时,48岁的司马光出任龙图阁直学士,奉诏编历代君臣事迹,开始筹划《资治通鉴》。宋神宗年间王安石变法,司马光竭力反对。同年辞翰林学士,以端明殿大学士判西京(洛阳)留台,从此一心编纂《资治通鉴》,他夙兴夜寐披心沥血,毕十五载之功终成巨着。1085年,67岁的司马光任资政殿大学士,同年升任尚书左仆射(宰相),终因积劳成疾,是年九月病逝。十月,国子监奉敕将《资治通鉴》刻印成书。

  除《资治通鉴》外,司马光还着有《通鉴举要历》、《本朝百官公卿表》和《翰林诗草》、《注古文学经》、《易说》、《注太玄经》、《游山行记》、《续诗治》、《医问》、《涑水记闻》、《类篇》、《司马文正公集》等等,堪称史学大家、文哲全才,与孔子、孟子一起获誉“儒家三圣”。

  司马光不啻自身勤勉为政、功绩卓越,获得“风节弥高,盖似孟子”的赞誉,也与上辈一样严格要求儿孙诚信做人为国尽忠。他给儿子写训书《训俭示康》曰:“众人皆以奢靡为荣,吾心独以俭素为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为病。”其子司马康、孙司马朴均自觉继承先辈传统,为人处世被人敬仰。

  想到这些,我得出四点感悟:其一,司马光作为“官二代”、“官三代”,而绝无一点纨做派,官拜宰相却牢记祖训,终其一生清白传家,令人扼腕动容、高山仰止,足见家风传承何等重要,也令当今某些“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们自惭形秽。第二,司马池官职不算很高,却负重致远,同僚对其子也青眼有加,连尚书、宰相都主动与之亲近,可见他们并无攀龙附凤之意,却有爱惜人才之心;第三,司马光生活简朴,“食不敢常有肉,衣不敢纯有帛”,临终时寓所居然“床篑萧然”,枕边仅有《役书》一卷。他坚守道德底线、忠于家庭,夫人张氏偷偷给他纳个妾,他却严词将该女赶出寓所,足见道德操守何等高尚磊落,又与当今某些贪官的奢靡淫乱有天壤之别!第四,司马光与王安石同朝为官,且都文采过人、政绩彰显,但对王的“政改”不予苟同甚至针锋相对,而这种分歧却并不影响他们的人格,更未相互攻击污蔑,这又与当今一些官僚热衷“窝里斗”相差远矣!

  司马家族的光辉榜样,很好地诠释“忠厚传家久,诗书济世长”的道理。正像歌曲所唱“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好的家风是传家宝,它不只属于一个家庭,也属于国家的。诚如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1月12日在中央纪委全会上强调:“领导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好的家风温暖人心、演绎文明、传播正能量,是全社会的典范。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风好才能家道兴旺、幸福美满;家风坏,必将殃及子孙、贻害社会。

  如今天下父母无不期盼“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却忽略了家风。家风好,艳阳天;家风坏,腐败现。近年查处的大量腐败案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多数案犯涉及到“家族腐败”。父子兵、夫妻档、兄弟帮屡见不鲜,甚至全家齐上手,变公权力为“私人订制”的利器,大发不义之财。苏荣一人当官全家捞钱,其妻儿等十余名亲属全部涉案;刘铁男之子刘德成依仗其父权力贪赃枉法,20来岁就坐拥千万财富;周本顺对配偶子女放任纵容,全家身败名裂......今天重温司马光家族好家风,照照镜子、意义重大啊!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