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压垮孕妇的最后一根稻草?

  文丨 徐孟楠

  据华商报报道,8月31日20时左右,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一名待产孕妇从楼上坠下身亡。报道显示,产妇由于疼痛两次走出分娩中心想剖腹产,但家属坚持顺产。医院三次通知家属均被拒绝。然而,在家属公开的一封“声明”信中,家属表示并非如此前媒体报道所言“医院通知,家属不同意”,而是丈夫已两次同意进行剖宫产,均未果。目前,双方各执一词,主治医师已被停职。

\

    6日凌晨,榆林市第一医院官方微博再次发表声明,给出事发经过的监控画面截图,称产妇曾下跪,多次“与家属沟通(剖宫产)被拒绝”。

  我们先抛开双方僵持不下的局面,总之,这起事件的原因在于“人祸”却是毋庸置疑的,为何在现在的中国社会,身为一个心智正常的女性却不能决定以一种怎样的方式进行分娩?

  事件中的孕妇可是一直想进行剖腹产的,但是却得不到所有人的支持,不论最后真相是医生的失职或是家人的固执,受伤最深重的应该都是孕妇自己。到底是受到了怎样的打击才会使一个母亲怀着孩子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人世?人是不会轻易赴死的,在这起事件中,压垮事件中孕妇的可能并不是身体的疼痛,而是对身边人的绝望。

  另外不管如何,在这件事情上,榆林市第一医院其实都占有一定的责任,如果真如患者家属所说,“医院不给剖腹产”,那责任在院方毫无疑问;反过来,如果是患者家属不同意剖腹产,那不管是基于愚昧或是其他什么理由,作为站在科学一方的医院又显然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所以最后榆林市第一医院总归是得不到好。 

   \

     榆林一院官方微博称产妇向家属“下跪”要求剖腹产,家属称“下跪”画面系因产妇疼痛难忍下蹲。目前,双方各执一词。 

  这起事件同样也是“制度执行僵化”的结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章第五十五条: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虽然法律中说明了医生只需要取得患者个人的应允就可以实施手术,但是在中国的医患环境下,争取患者家属同意却比争取患者同意更加重要,这当然与中国医患之间互不信任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一旦患者出现意外,闹事的往往是家属。这也使得在抢救生命之前,医生和患者就被人为地陷入到了一个尴尬境地:患者自己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甚至从某方面来说操刀的医生都不能决定患者的命运。

  这次事件后“抢救生命与执行同意究竟哪个更重要?”的大讨论想必又会进行一次。2007年肖志军拒绝签字做剖腹产手术导致22岁怀孕妻子母子双亡时人们就已经讨论过一次这个问题了。在那次事件中,人们在指责肖志军的愚昧无知的同时也对朝阳医院“明明能够救人却非要等一纸同意的行为”表示不解。这其实就是制度执行僵化的结果。 

\

  2007年11月22日,肖志军因为拒绝签字同意医院进行剖腹产手术,其怀孕的妻子最终因重症肺炎导致心肺衰竭而死。

  “先签字再治疗”的告知制度最开始设置时初衷是好的,是为了照顾到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本意并不是想把患者的生命也一并交出去,但现在却畸变成了决定患者的生死符,甚至把决定书放置在比患者生命都高的位置,这本身就不合适。更令笔者所不解的是,现在距离肖志军已经过去了整10年,甚至这次的孕妇可是清醒地要求剖腹产,但是最后还是被逼上了绝路,为什么相似的错误,我们依然还在犯?

  这件事其实也和中国的医疗环境有关系,尽管现在中国已经在不同方面“赶美超英”,但是在关怀孕妇方面,中国做的并不够好。根据丁香医生的数据,“无痛分娩”的技术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国外已经普遍应用。在中国却只有不到1%的产妇能够在生产的时候享受“无痛分娩”。为何推行不畅?麻醉医生的缺乏、医院不愿意增加此项投入以及一些政府所持保守态度都是原因。

\

  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李银河曾经说过: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个体的尊重,也反映了一种生育文明。如果结合这些新闻事件来看,那得出的结果可能是残酷的,因为自诩为文化大国的中国在生育文明上,尚还在被鲜血和粗布所包裹的襁褓之中。

  我们无法假设事件中跳楼的孕妇如果能够接受“无痛分娩”结果是否就会不一样,但至少结果已经不会更糟了。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