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与海外利益保护研讨会在京举办

  大公网9月13日讯(记者张磊报道)9月12日,由察哈尔学会主办的察哈尔圆桌第56次会议暨“‘一带一路’与海外利益保护”研讨会在京举办。来自政府、企业、学术机构以及海外安保公司的十余位专家代表出席了本次会议,就“一带一路”沿线海外利益保护问题展开热烈探讨。 

  目前,“一带一路”倡议覆盖范围达到60多个国家,涉及40多亿人口,中国在沿线国家投资巨大,当地华人华侨数量众多。然而,由于沿线国家地缘形势复杂,各国文化差异较大,资源禀赋不同,再加上国际舆论的影响,我国当下海外利益保护面临着一定挑战。因此,海外利益保护已经成为中国对外关系中的重要议题,这也是“一带一路”与海外利益保护研讨会的召开意义之所在。研讨会由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喜马拉雅区域研究中心秘书长龙兴春主持。 

  “在国外当总领事的时候,我感到海外安保特别重要。无数次晚上睡梦被电话叫醒——解救被法国海关扣住的中国人,被歹徒劫持的中国人,遇到车祸、遇到各种各样灾难情况受阻的中国人,无数次这样的情况”。察哈尔学会秘书长、高级研究员,中国驻法国斯特拉斯堡前总领事张国斌在回顾自己驻外工作经历时表示,中国的安保不仅要专注于从国内走向国际,还要考虑走向国际之后的事情,希望研讨会可以对国家、企业、个人三个层次在海外利益的真正需要进行探讨。 

  “保护我国的海外利益,首要问题在于政府的重视。”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联席主席、中央外办原副主任吕凤鼎认为,海外利益保护在二十年前最多的也就是人员和财产安全问题,但是现在情况远远超出这一范围——不仅海外企业、个人在海外需要增加安全意识,针对其他安全问题也需要事先有一个预案;在法律上以及安全意识上也需要加强培训,可以在个人或者公司保安方面采取一些措施。 

  国防大学非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朱成虎少将认为,保护中国在海外的利益需要有高质量的安保队伍,总是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人家身上是不安全的。我们应该把自己的安保队伍打造成“第四武装”,专门从事海外利益保护。随着中国海外利益的不断扩张,朱成虎说,“我认为,现在到了我们应该着手进行安保公司建设,政策上对其进行支持的时候了,否则,我们在海外利益难以得到有效的保障。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余万里指出,中国安保企业大多以国内保安为主体,其层次普遍较低,缺少海外人才,立志于做海外安保的企业又由于海外投入是非常大的,生存较为困难。与国内安保公司相比,国外安保公司大多资本运作明显,规模庞大,有些甚至是上市企业,知名度非常高。目前,中国海外安保企业已经出现这样的趋势,不仅海外收并购力度增加,安保企业之间也开始进行合作,优势互补,国家政策也值得期待。 

  “财产安全和人的安全,这两块是海外利益建设中的最大问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黄日涵认为,现在中国企业走出去力度越来越大,各个海外项目都涉及人和财产安全保护问题。目前我国对于中国海外利益保护,依然存在很大的问题。我们奉行外交政策是以和平外交政策为主,不干涉他国内政为主旨,在涉及国家利益的时候有时候有所束缚。虽然国内也还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海外利益保护的机构,相关人才储备也比较匮乏,但是中国已经越来越重视海外利益保护,未来是否在政策上要呼吁成立这样的机构,来统一协调中国巨大的海外利益? 

  德威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郝刚介绍了德威的基本情况,并结合实际情况指出,目前我国海外安保问题突出,主要集中在专业人才匮乏,行业指导缺位,国家支持不足等方面。为应对这样的问题,郝刚建议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政府应从宏观角度出发制定政策引导和规则约束,为中国安保走出去提供资金支持保障,同时重视有关舆论引导,防止恶意炒作扰乱视听;另一方面,企业应当坚持配合国家发展战略,坚持本地化落地服务并且重视自身建设和人才培养。 

  中石油东方公司国际部,高级工程师、HSSE主管崔喜群回忆了自己在海外工作时的亲身经历,他指出,目前中国企业在海外雇佣的安保力量大多都是国外的,这一情况暂时无法得到根本性扭转。“在国际竞争中,我们仍然存在许多不足,这需要引起重视。”崔喜群说。 

  中土集团安全质量部国际部副部长曾广颜指出,从企业的角度出发,目前对于海外利益保护的认识仍然严重缺乏。海外利益保护事实上不仅仅是应对恐怖袭击的问题,真正是恐怖袭击的安全事故其实比较少见,为应对其他各种各样的安全问题,曾广颜建议,应当对海外安保公司进行本地化,让安保公司的工作人员都是“本地人的面孔”,由我国入股并担任领导岗位,进行长期的安保工作,“中国的企业也应当培养扎扎实实的钻研精神,不要想趁着政策捞一把。” 

  中国电建海外事业部公共安全处副处长王曦认为,企业海外安保面临着三方面的困境,第一、当地各部落之间利益关系复杂,纠纷不断,给海外项目执行造成不利影响。第二,我国安保公司需强化核心竞争力建设。突出专项业务能力、深耕重点国别,深入了解包括央企在内的客户需求,加强交流合作。第三,实用型海外利益安保技术缺乏。我国海外安保问题中,绑架、武装袭击等恶性案件比较少见,更多是对员工个体的伤害,比较突出的是车辆出行中,经常会被抢、被砸、导致人员受伤,针对此类小规模安全事件我们缺乏有效应对措施。 

  华信中安集团安全风险评估总监李先喜指出,海外利益保护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首先,虽然政府高度重视海外安保,但是到2017年1月仍然没有实质性的推动政策和扶持政策;其次,我们的安保企业准备好了,但是缺乏央企的信任;使馆和安保公司之间也缺乏沟通,在安保公司与当地企业之间没有起到很好的“牵线搭桥”作用。 

  “海外利益保护不光是海外安保问题,还要重视软实力构建。”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高级研究员王冲作总结发言表示,海外利益不仅包括“资金、实力、领土”为代表的硬实力,还包括以价值观为代表的软实力。海外利益保护不仅需要政府层面的关系,还需要与当地文化关系和企业形象的建立,同时企业自身传播方面也能做一些工作,需要让当地人知道中国企业对于当地发展所做出的贡献。 

  会议结束,与会专家学者针对一带一路与海外安保问题各抒己见,展开了深入的探讨与交流,会议反响热烈。 

  察哈尔学会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非官方的外交与国家关系智库,学会创会主席为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博士,资深外交官张国斌担任学会秘书长。察哈尔学会致力于打造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独立思想库,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先后成立了“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等机构,并发布《私营安保公司:中国海外安全的供给侧改革》研究报告,举办过多次相关的学术研讨会,旨在提供创新思想产品,为官方提供决策支持,为公众提供新理念和新思维。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