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字圣”仓颉故里 探中国汉字起源

 

仓颉庙

  大公网讯(记者 戚红丽 河南报道)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约翰·亚当斯大楼大门上,镶嵌着12个对世界文字有影响的各国人物,他的名字就在其中,该国会图书馆对他的概括是“中国文字的庇护神”;在中国的山东、河南、陕西、江苏、浙江等诸省,尚存他的墓、庙、台、祠等计20多处,他被人们尊奉为“字圣”、“文祖”。他是史籍记载和民间传说中的中国原始社会后期黄帝的助手,他把流传于先民中的文字加以搜集、整理和使用,在汉字创造的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他就是中华汉字发展史上最早的集大成者——仓颉。

  关于汉字起源的传说,有始于结绳说、契刻说、八卦说、仓颉造字说、汉字神赐的“河图洛书”说、汉字的“起一成文”说等,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仓颉造字说。仓颉,复姓侯刚,号史皇氏,今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西十八公里吴村人。目前,在吴村尚存有仓颉陵和仓颉庙。

  寒冷的冬日,记者来到仓颉故里——南乐县吴村,通过对其陵庙历史的了解和当地人的介绍,对仓颉及其造字故事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见鸟兽足迹造象形字

  位于南乐吴村的仓颉陵与仓颉庙是豫北冀南一带的著名古迹,站在陵庙内高高的造字台上可以看到河北。用当地话说,这地方是“一脚踏两省,一手摸三县(河北的魏县、大名县和河南的南乐县)”。

  据史料记载,仓颉庙原名仓颉祠,始建于东汉永兴二年(公元154年),距今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在历史的长河中,仓颉庙时毁时修,明朝时达到鼎盛。如今呈现在世人面前的仓颉庙便是2000年根据明朝时的原样复建。

谷雨轩内展陈着仓颉造字的故事

  进入仓颉庙,在第一个院落的东侧有一座厢房,名叫谷雨轩,这里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展陈着仓颉造字的故事。仓颉陵庙讲解员李永攀告诉记者,《说文解字》记载仓颉是黄帝时期的左史官。在文字出现之前,人们大都用结绳的办法记事,后来随着人多事杂,结绳的办法开始难以应付,黄帝便命仓颉找解决办法。“传说仓颉苦思冥想,一次偶然的机会见鸟兽的足迹受启发,遂画出图象,形成了最初的象形字。”

  中国仓颉文化研究中心编制的书籍《走近仓颉》中提到,为了把天下各部族创造的契刻符号都收集起来,仓颉走访了数百个氏族部落,汲取其他氏族的成功经验,汇集各种符号,进行整齐划一,规范认定,使形状、读音和意义统一起来。

  “相传仓颉一生创造了许多文字,但现在仅存28个字,宋代时这28个字破译为:戊己甲乙,居首共友,所止列式,式气光明,左右乂家,受赤水尊,戈矛釜芾。”李永攀说,“这28个字记述了炎黄二帝同为部落首领,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天下各个小部落的典范。后来黄帝征服炎帝和蚩尤集团,天下又重新恢复安宁,百姓安居乐业,黄帝又被称为天下部落首领。”

  据了解,为了将流传于先民中的文字加以搜集、整理和使用,仓颉走遍了天下名山大川,在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河南的开封、洛宁、南乐,山西的芮城和山东寿光等地的造字台遗址,陕西洛南县的“仓圣受书处”遗迹以及陕西白水县的仓颉墓等,都是仓颉留下的活动遗迹。

  因造字功绩受历代敬仰

  文字的产生,使人类脱离了野蛮和蒙昧,跨入了文明的门槛,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最重大的里程碑。后人为了纪念仓颉的丰功伟绩,不仅在很多地方为他修建了陵庙,还对其进行了神化。据史书记载,仓颉有双瞳四个眼睛,天生睿德。立于吴村仓颉庙正殿内的仓颉金身塑像便是四目。

  天生四目虽然是后人对他的神化,但也正显示出人们对他的尊崇。记者走访仓颉陵庙的最大感触亦是历代帝王使者、官府胥吏、莘莘学子及黎民百姓对仓颉的敬仰之情。从仓颉庙的第一道门坊“字圣坊”上清文宗咸丰皇帝御笔的“万世人极”大字到正殿“万古一人殿”宋代明相寇准的“盘古斯文地”“开天圣人家”日月联,以及明代叶廷秀、王九如和清崔宝澍等人题书的明联等,都是后人对仓颉造字的歌颂赞扬。

  用文字赞美的同时,人们还通过祭祀的形式对仓颉表示尊崇。有明代的文物资料记载,南乐仓颉庙有春秋两次大的祭祀。当地一位老者介绍,南乐民间传说仓颉生于正月廿四日,卒于十月初八,因此跟其它地方选择仓颉造字成功的谷雨时节祭祀仓颉不同,南乐选择在仓颉的生卒日祭祀。“或许是因为南乐是仓颉的故乡的缘故吧!”这位老者感慨道。

  现在,南乐仓颉庙的正月会规模依然很大,其根本特质是民间的自发活动,是群众自愿集会朝拜仓颉。而十月祭典主要由官方主持,其内涵是激励经济发展,社会和谐,增强民族凝聚力。

  “功德碑”变“耻辱柱”

  知府向胤贤“捐银十两”,未给;知县某某“捐银五两”,只给一两……在仓颉陵庙的两通大方碑上记者还发现了一件趣事。

  据了解,历史上南乐县的仓颉陵庙曾经过多次修缮,从现存的 “三教之祖”、“万圣之宗”两通大方碑可以看到这两块碑修建于明朝天启年间,另外碑上还记载了重修仓颉陵庙的盛况、规模,同时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建造方碑时明朝六部吏、户、礼、兵、刑、工,有三部参与了立碑,此外参与立碑的还有监察御史梁天奇和大名府府属各县县令百余名官员,并公推当时南乐知县叶廷秀主持操办。

  李永攀告诉记者,因为当时南乐经济不够发达,无力支付巨额资金,叶廷秀就请示知府向胤贤。知府号召大名府各县捐钱,并首先许诺捐银十两,各知县见知府带头,也都慷慨许诺,各捐银五两。但方碑立毕,叶廷秀向各位收银子时,知府赖帐分文不出。其他各县也纷纷效法上司,不愿出银子。

  李永攀续说,叶廷秀生性耿直,素有“叶青天”之称,他发话说“你们让我为难一时,我让你丢人万世。”于是他命人在知府向胤贤“捐银十两”之后加了两个字“未给”。其他知县“捐银五两”后面加上“只给一两”的字眼。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刻上“足数色”字样,大名府各位官吏情知理屈,敢怒不敢言。这两通方碑也就成了几位言而无信的封建官吏的耻辱柱。

  庞大的仓颉陵古文化遗址

  在仓颉庙内还有一座“藏甲楼”,是庙内最高的建筑。虽名字叫藏甲楼,实则与各寺庙中的藏经楼意义和用途大抵相近,意为收藏经卷之所。现在藏甲楼是仓颉陵古文化遗址出土文物陈列室。

  据了解,上世纪七十年代,郑州大学一名大学生偶然间发现从仓颉墓中挖出的陶片是龙山文化遗物。后经多次考古钻探,发现地下有汉代和龙山文化、仰韶文化层,出土的文物亦十分丰富,主要为龙山和仰韶时期的器物。

  这些出土文物有不少是反映6400多年以来古老的祭祀文化和生活习俗的器物,还有反映当时人类耕作、葛纺方面的石斧、鹿角锄、陶纺轮等文物,并且在一件陶器上发现有划痕,据悉,这是迄今发现最早的唯一与传说中仓颉造字有关联的符号。

  由于这些文物是在仓颉陵旁经过正式发掘出土的距今3000到6000年前远古先民使用过的陶器、石器、蚌器等,而仓颉生活的时代距今约5000年,这些文物的时空跨度正好是仓颉生活的时代。因此,有学者认为这就是仓颉部落的实物。

  千百年来,有关仓颉是否真实存在、文字搜集整理工作是否为他一人所完成一直众说纷纭,仓颉陵古文化遗址的发掘无疑又为此疑问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