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八旬华侨邵子平:万里穿梭美利坚 寻获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短片

  大公网4月3日讯(记者 陈旻报道)从纽约找到达拉斯,再寻至华盛顿,继而一路追踪至耶鲁大学,之后又折回纽约,共计5,300公里,终于寻获唯一记录1937年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动态影像--马吉影片,这段湮没的历史重现后震惊了世界。在历史学者看来,马吉影片是一份弥足珍贵的史料,作为关键档案文献推动了南京大屠杀成为世界记忆遗产。前不久,在北京东厂的一处胡同里,华侨邵子平先生接受了香港文汇报记者独家采访。说起27年前寻找马吉影片的曲折经历,这位老人至今仍难以忘怀。 

邵子平(右二)在“对日索赔会”研讨会现场。

  今年82岁的邵子平,2004年申请了中国护照,与妻子从美国返回北京定居,居住在北京东厂胡同一所民居内。1936年出生于南京鼓楼医院,父亲邵毓麟是民国外交官,曾任民国驻日本横滨总领事和驻韩国大使。尽管幼时随家迁台,1971年又迁往美国,但在南京出生邵子平,对南京大屠杀历史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他深深痛恨着侵华日军。 

邵子平展示他们当年制作的以马吉影片为主要素材拍摄的纪录片。大公网记者陈旻 摄

  创立“对日索赔会”讨公道 

  1988年起,在联合国总部从事人力资源与法规工作的邵子平与一批美籍华裔热心人士,在纽约先后创立了“对日索赔会”、“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立志要为在南京大屠杀中的遇难同胞讨回公道、争得赔偿。寻找侵华日军南京暴行的证据便成为他们的重要目标,马吉影片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证据。 

  1988年公布的1938年2月时任德国驻中国大使馆政务秘书罗森于提交德国外交部的一份报告中,提到了马吉影片拷贝与解说词,称此影片“是日本人所犯残暴罪行有说服力的见证”,并认为“解说词和影片本身都是一部令人震惊的时代文献”。这份报告在1990年12月17日被日本《京都新闻》发现,在日本报纸以大字标题刊出后,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影片拷贝,日本媒体称为“鬼片”,已派记者前往美国展开寻找。“我们就与日本媒体争先寻找马吉的原片”。邵子平忆述道。 

大卫·马吉捐赠的4卷铜盒装的原片胶片。大公网记者陈旻 摄 

  1912年,马吉牧师被圣公会派往南京传教,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拍摄了受害者的近景影片,是珍贵的历史资料,1938年1月,由另一名美国传教士乔治.费奇带到上海制作了四部正片拷贝。一部给了德国驻中国大使罗森,一部给了一位英国传教士,第三部被美国传教士乔治.费奇带回美国。第四部下落不明。 

马吉影片中的镜头

  循此线索,1991年初,邵子平从纽约直奔位于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圣公会总部,行程2,520公里。在那里查到马吉回美国后,任职于华盛顿特区的圣约翰教堂,并曾在白宫主持了罗斯福总统的葬礼。 

  到了华盛顿的圣约翰教堂,邵子平急切地问:“马吉牧师现在哪里?我们能不能访问他?”教堂牧师回答:马吉已于1953年去世,生前曾在耶鲁大学教堂做最后一任牧师。 

  邵子平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康州纽海文市,果然,马吉牧师的资料都在那里。邵子平欣喜地问耶鲁大学神学院档案馆馆长:“有没有影片?”馆长说,“有马吉的私信和他拍的照片,但没有影片。” 

美籍华人陈宪中先生,1939年出生于台湾,于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毕业后,赴美创办印刷企业。1991年和1992年,陈宪中积极筹措35万美元,其中个人出资十余万美元,以马吉影片为主要内容,拍摄了两部历史文献纪录片,在美国传播历史真相。

  难寻旧时人 缘来是近邻 

  邵子平不甘心,追问道:“那他总有家属吧?”这句话倒提醒了馆长。馆长思忖道:“对呀,是他儿子把这些材料送给我们的,他住在纽约州Rye镇的 Grace Church St.。”“什么?!”邵子平惊喜不已,“我家就住在Grace Church附近啊!” 

  从北到南,5,300公里一路风尘,穿越了大半个美国,最终竟然在家门口找到马吉后人。说到这里,邵子平不得不感叹有些缘分是注定的。 

南京铭记马吉牧师恩德。图为展馆内的马吉牧师像与讲台。记者陈旻摄影 

  折回纽约,邵子平夫妇立即拜访马吉牧师的次子大卫.马吉。那是1991年5月。 

  当年66岁的大卫.马吉已从摩根银行副总裁职位上退休,住在与邵子平家仅隔两条街小岛上的一栋临海的别墅内。 

  出生于中国的大卫.马吉与邵子平一见如故,开口就是中文“我叫马大卫”。邵子平也开门见山说,“我想看你爸爸(的遗物)。”马大卫带他看了父亲写给母亲的家信、卡片与照片。 

现存于德国外交部档案馆的罗森报告编号为2722/1113/38的原件,在这份报道中,罗森指出马吉影片和解说词是一部令人震惊的时代文献,并建议”把带有解说词译文的这部电影能放映给元首和总理一看”。 德国外交部档案馆提供

  “有没有影片?”邵子平问。“有啊,就在楼下的地下室里。”我一听,太高兴了,立马说“我们下去找吧!” 

  找到4卷屠杀现场原片 

  “他那个房子很大,有两层楼,地下室里堆满了杂物”。马大卫和邵子平一起翻找,突然说“糟糕!前些日子有个日本人找我儿子要电影片,是不是我儿子给了他了?”翻找无果,邵子平感到很失望。 

  两天后,邵子平再次登门,表示不愿意就此放弃。马大卫也告诉他,给日本人的电影片里面都是教会的内容,没有什么大屠杀。邵子平面露喜色,“那我们再找”。 

  他们最终在地下室里找到了4卷铜盒装的胶片,上面还有马吉牧师的亲笔说明。邵子平逐个查看,“一个中国孕妇被刺了39刀”、“一个小男孩被刺”......这正是马吉拍摄的记录南京大屠杀现场的原片啊! 

  “你看,我与马大卫多有缘分啊,他就是把电影片留给我的!”邵子平激动不已。 

  37分钟影像 日寇屠城铁证 

  1991年5月,马大卫向邵子平所在“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慷慨地提供了当时认定记录南京大屠杀带有镜头说明目录的全部影像原片,摄于1938年1月10日之前的内容,多为医院内或室内等小范围拍摄的镜头。摄于1938年2至4月的镜头,则与暴行有关,出现在医院外、郊外或民居里。 

  邵子平将这些珍贵的原片,送到纽约一家影像公司翻拍后,将原片原盒送还给马大卫,以翻拍片作剪辑,制成两套能在电视台专业设备播放时长37分钟的“一寸盘”。“这37分钟的版本涵盖其他所有版本的镜头,且原片胶片质量极优。”“对日索赔会”的骨干会员陈宪中确认,“这37分钟是定稿”。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内《南京大屠杀史实展》,马吉影片被循环播放,真实历史场景震撼观众。记者陈旻摄影 

  部分影片仍待发掘 

  至于内地媒体广为报道的马吉拍摄有105分钟大屠杀影像,南京的纪念馆认为不准确。2002年10月,大卫·马吉专程来南京,将父亲拍摄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摄影机和4卷铜盒装的原片胶片捐赠给纪念馆。纪念馆原馆长朱成山说,目前该馆馆藏的时长17分钟的马吉影片,正是他们将马大卫捐赠的胶片,在上海电影制片厂转成磁带后获得的影像资料。 

  不过,邵子平说,根据已知的马吉牧师1至12号影片解说词,其中还有许多影片镜头目前没有被发现。 

  相关文献互印证 人类悲剧须反思 

  1991年,“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以下简称“联合会”)在纽约成立,邵子平任总干事。8月2日,联合会在纽约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37分钟的马吉电影,马大卫现场展示了父亲用于拍摄这些珍贵历史镜头的摄影机。发布会还特别邀请了朝日电视、朝日新闻、读卖电视、读卖新闻、每日放送、东京电视等众多日本媒体。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内《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展出马吉牧师拍摄记录南京大屠杀影像的摄影机。记者陈旻摄影

  当年作为《世界日报》记者参加发布会的魏碧洲,清晰地记得看完影片后“很激动”。他说,“这是外国人从他们的角度拍摄的没有任何偏颇的历史事实,非常珍贵。”魏碧洲记得,稿件刊发后很震撼,唐人街无人不晓,有读者说,“有这个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的史料摆在这里,日本人想躲都躲不掉。” 

  1991年和1992年,由“对日索赔会”骨干会员陈宪中出面,筹措了35万美金,聘请著名导演依据37分钟马吉影片,先后拍摄、编制了历史文献纪录片《马吉的证言》和《奉天皇之命》,在美国的社区、大学巡回放映了近百场,并在台湾、日本电视台放映。 

  1997年,联合会将纪录片制成3,000套录像带,寄送联合国所有的会员国办公室,同时赠予美国各地图书馆、大学与有关机构。 

  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张连红表示,约翰.马吉的影片,不仅具有不可取代的特殊价值,而且它与同时代反映南京大屠杀的日记、书信和外交报告等文献一起,互为印证、互为补充,共同构成南京大屠杀的珍贵文献,从而成为后人不断反思记忆这一人类悲剧的历史宝库。 

  1996年11月,邵子平从德国找到并促成公开《拉贝日记》。张连红认为,马吉影片和《拉贝日记》的发现,是世界重新正确记忆南京大屠杀这一人类惨案最为关键的史料文献。正因为此,邵子平与联合会的同仁在南京大屠杀史研究领域的重大贡献功不可没。 

  众筹广告集证驳日市长谬言 

  1990年12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第16页刊登一则全页广告“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兼驳斥石原慎太郎”,文章衬底是1937年12月18日《纽约时报》头版刊发的“(日本)南京屠城”的报纸版面,广告显著位置是一位跪地中国人被日军持刀砍头的历史照片。广告同时向全世界征集南京大屠杀有关资料。 

  对于这页广告的起因,美国《世界日报》现任副总编魏碧洲记忆犹新。1990年冬,《花花公子》杂志刊发了时任日本东京市市长石原慎太郎的专访,石原慎太郎公开宣称“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编造的”。时任《世界日报》时政记者的魏碧洲读到这篇专访后义愤填膺,他把这段专访整理出来,刊发在《世界日报》一版。 

  魏碧洲说,日本虽然一直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但没有人具体公开表示过,“这次石原慎太郎以东京市市长的身份说了这样的话,就坐实了。” 

  果然,报道刊发后,魏碧洲就接到当时在纽约联合国工作的邵子平打来的电话,查询此报道的信息源。 

  纽约华人的怒火被迅疾点燃。1988年由一批美籍华裔热心人士在纽约创立的“对日索赔会”立即行动起来。筹款在《纽约时报》刊登全页广告是他们一系列行动的第一步。 

东京审判日本战争罪行法庭开庭期间,马吉曾提供证言与宣誓书

  喜获马吉线索 

  据“对日索赔会”的骨干会员、今年79岁的陈宪中回忆,“石原讲南京大屠杀不存在,我们就要借助主流媒体去反驳。”他说,“广告费的6万美金是大家共同凑的钱”,“看到的人还不少,影响很大!” 

  广告刊出后,时年79岁的艾迪斯.费奇(美国传教士乔治.费奇的女儿)看到报纸,想起手上存有一批侵华日军暴行照片,就主动联系“对日索赔会”。魏碧洲说,邵子平他们很兴奋,立即约上他一同立即驱车赶到新泽西,在费老太太家中阁楼上,翻出一叠她父亲留下的逾半个世纪的50张珍贵照片、回忆录《我在中国八十年》,以及费奇编辑的11分钟马吉拍摄的南京大屠杀电影版本。邵子平也因此结缘马吉影片,有了进一步寻找的线索。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精彩评论发表评论

提交成功,等待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