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盲人管弦乐团 以耳代眼黑暗中奏出光明路

  图:杜永政(左)受好友张绍龙(右)启发而创立“香港盲人管弦乐团”,发掘视障人士听觉灵敏的优点,助他们谱出人生快乐乐章

  大公报4月8日讯 记者 徐晓彤(文) 蔡文豪(图)报道:“以前我对盲人系零认识,从未接触过,亦无谂过身边会有朋友突然失明。”“香港盲人管弦乐团”音乐总监杜永政大约六年前,得知身边好友患上青光眼,双眼仅馀不足一成视力,突如其来的坏消息令他担心老友以后生活。本身是乐团总监的杜永政,利用他的专长,为老友和其他视障人士打开一片天,去年成立全球第五个盲人管弦乐团,义务教授视障人士演奏乐器,让他惊喜的是,不少视障人士对声音异常敏感,且具惊人的音乐天分。杜永政现在的心愿,是盲人管弦乐团能培训更多视障人士成为乐器导师。

  当知道中学时认识的老朋友张绍龙丧失视力后,杜永政非常担心好朋友未来的生活,更忆起年少时与好友一同到中东各地从事拍摄工作的往事,他的心里更涌起连串疑问:“去中东嗰段日子真系好难忘,真系好开心,当时谂到将来仲有无机会可以同绍龙去旅行?佢行动会唔会好唔方便呢?如果我系佢会点呢?”

  由担心失明好友生活开始

  出于对好友的关心,杜永政开始上网搜寻有关视障人士的资料,他偶然发现原来全球有四个盲人管弦乐团,令本身任职乐团总监的他,萌起筹组“香港盲人管弦乐团”的念头,希望以自己的专长为好友出一分力,“既然我有个好朋友遇到咁嘅事,触发到我去关注(视障人士)呢一方面,我觉得上天一定有啲原因喺度,即使点样忙都好,我都要去做好呢件事!”于是,杜永政远赴韩国,观摩首尔盲人管弦乐团的排练后,返港与香港的视障学校“心光盲人院暨学校”(心光学校)合作成立乐团,去年七月,“香港盲人管弦乐团”正式成立。

  走进视障人士的世界,杜永政才发现他们虽然看不见,却有优于常人的听力,音乐天赋只待发掘。在教学过程中,他留意到视障人士学习音乐的进度,远较健全的同龄学生快三成至四成。他举例,乐团中负责演奏定音鼓的心光学校学员只用了短短两堂的时间,便能将一首具专业水平的乐章《花之圆舞曲》(Waltz of the Flowers),全长超过120个音节一一记下,超人般的学习速度,令他赞嘆不已:“佢哋真系快㗎,快得好犀利添!”

  助考获专业资格

  杜永政用心发掘视障人士的音乐才华,却一度被学生误会。一次乐团训练,有几位心光学校的学员拒绝练习,杜永政细问之下,这几位学员道出心声:“我唔想卖艺!”

  杜永政易地而处,平心思量,想方设法令学生不要有“卖艺”的感觉,最后他决定要助他们“升呢”,为乐团每一名学员订下目标,五年后能考获八级音乐专业资格,让他们可升读大学音乐系之馀,更能拥一技之长,未来可教授乐器谋生,拓阔视障者的就业选择范围。“演出只系过程,最终目标是要考到专业资格(grade),去享受音乐(enjoy music),最终成就(achieve)就是精彩人生!”

  视障人士要在社会打拼甚为艰难,音乐成就另一条新出路。张绍龙在丧失大部分视力后,结束电脑零件生意,转任盲人按摩师,他娓娓道来亲身经歷,“而家香港视障人士真系大部分系从事按摩,其实呢行真系辛苦,可以拣我唔会去做,但选择真系唔多……其实我有好多读完大专、大学嘅视障朋友,出到嚟真系搵唔到工,有啲就可能去攞综援啰,有啲可能屋企有钱就继续照顾佢啰,其实好多出嚟就入咗按摩呢一行。”他十分认同及支持杜永政创办乐团的理念,认为视障人士可以利用对声音敏感的优势,发展自己的事业,“而家坊间都有视障人士教乐器,教钢琴为主,其实仲有一班系做调音。”

  长号乐手冀公众认同音乐

  张绍龙对老朋友心存感激,现时张是乐团的长号乐手,生活在无光的日子,他却谱出快乐乐章,他形容杜永政是一位有心人:“佢(杜永政)有一个感染力,能够推动其他人去做好一件事。”张绍龙希望乐团没有任何标籤,能够演奏出更多好音乐,打动每一位听众,“期望公众唔系单单认为呢个系视障人士嘅乐团,而系认同呢个乐团系一个好嘅乐团,系真真正正奏到好音乐,人哋嚟听你嘅音乐,系因为我哋奏出好嘅音乐。”

  杜永政一手一脚筹组“香港盲人管弦乐团”,但未敢归功于己,他感谢一众义工和乐器导师背后默默付出,赞扬他们才是乐团的无名英雄。

  不过,乐团现时缺乏练习场地,他们经常需租借香港文化中心场地练习,经济负担不少,刻下急需热心人士借出可容纳60人的场地供乐团练习,以及存放大型乐器的地方,杜永政呼吁:“希望如果有人睇到呢个报道,有感动嘅地方,请同我哋联络啦!”

  回收二手乐器推动环保

  图:杜永政助乐团成员“升呢”考获专业资格,享受音乐,最终成就精彩人生\受访者供图

  香港不少家长会为子女报名参加各种兴趣班,希望子女多才多艺。杜永政指出,不少学生纯粹应父母要求而学习乐器,许多人只有“三分钟热度”,很快便放弃不学,让乐器放在家中尘封,很是浪费。有见及此,杜永政遂开展回收二手乐器计划,今年已集得总值超过45万元的二手乐器,既能为香港盲人管弦乐团学员省下买乐器的钱,又可推动环保。

  杜永政表示,计划刚展开各界一呼百应,其中包括两个总值十多万元的定音鼓,又有出自古董小提琴琴行的珍贵手工小提琴,他笑言:“(手工小提琴)真系无万零蚊都无一隻㗎,演艺学院有个教授送咗支短笛畀我,都近十万蚊㗎!”回收的乐器大部分都非常“新净”,工作人员作简单清洁后,根本看不出是二手乐器。

  有赖社会各界踊跃捐出二手乐器,乐团目前已收集足够的小提琴和大提琴,但尚欠单簧管、小号和长号,只要是功能正常的二手乐器,乐团均会接受捐赠。

  凭触觉学奏完美乐章

 

  图:张绍龙在乐团担任长号乐手,希望乐团将来能够演奏出更多好音乐 

  办法总比困难多!观察和模仿是健全人士习以为常的学习方式,但视障人士,却只能凭触觉、听觉和记忆去学习。视障人士演奏时虽不能看乐谱,但可以先背熟整首乐曲;虽然看不到乐团指挥手上的指挥棒,但戴上耳机便能接收指挥的指示。只要懂得变通,耳代眼,就可奏出完美乐章!

  学乐器先学组装

  张绍龙加入“香港盲人管弦乐团”始接触长号,一切由零学起。先学习组装乐器,已有别于其他健全人士,他解释,长号是由三个组件组合而成,导师起初会让他拿着组件反覆摸索,凭触觉完成组装。熟习之后便学习如何正确拿起一件乐器。张绍龙指健全人士看一眼便会明白,但视障人士则需要“手把手”教学:“佢真系会捉住我哋去话畀我哋听,呢隻手要咁摆,呢度要咁样揸住。”

  导师传授演奏乐器技巧时,亦需要多花时间讲解,张绍龙说:“其实长号要靠上、下嘴唇震动发声,初初我系吹唔响佢,因为我哋睇唔到,导师又唔可以就咁做个嘴形畀我睇,所以用咗好多方法去形容个姿势系要点样吹。”经过导师耐心指导,张绍龙最终学会嘴唇震动的技巧,“吹到嘅时候好有满足感。”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