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90后女孩传承 羌绣从大山闯巴黎

  图:张居悦(中)在羌寨里教绣娘羌绣技艺\受访者供图

  大公报5月10日讯 记者 向 芸报道:汶川大地震后,位于四川阿坝州的羌族主要聚居地顷刻间成了废墟,1/3的羌族人和数十位羌族文化传承人罹难,大批珍贵的文物资料也被掩埋在废墟之下,羌文化遭到毁灭性打击。“抢救羌族文化”的口号被提了出来,人们开始努力,尝试让这个古老民族留下更多的印迹。10年光阴,当初的口号化作了林立的羌族建筑,羌绣、羌笛等一批文化项目被抢救下来,并在传承中创新。

  天气晴好,桃坪羌寨囍悦羌绣馆橱窗里的羌绣在阳光下闪着亮丽的色彩,90后女孩张居悦此时与小伙伴在馆里陈列货品、招呼客人,忙得不亦乐乎。作为羌寨里最年轻的羌绣文化传承人,她带着合作社里60多位绣娘,将传统的羌绣产品拓展成时尚商品,在传承羌绣文化的同时,生动诠释了“生产性保护”对羌绣“活态”传承的有力推动。

  贷款创羌绣馆 延续传统文化

  “5.12”地震后,桃坪羌寨受损严重,当地独特的文化项目也一度被荒废。恢復重建后,四川在阿坝州、绵阳北川县等羌族聚居区开始实施“羌绣帮扶计划”。

  张居悦的妈妈当时是村妇女主任,在“计划”启动后,她经常要给绣娘们发放政府和公益机构提供的绣片。当时还在读大学的张居悦在跟随妈妈发放绣片的过程中,迷上了羌绣,“我那时就在想,羌绣或许可作为自己未来的事业来做。”

  2014年张居悦贷了10万元(人民币)大学生创业基金,在理县薛城镇沙金村创办了囍悦藏织羌绣农村合作社,开始了将爱好变成事业之路。

  农妇绣出时尚礼服

  在桃坪羌寨,有一个“羌绣走出大山,走进巴黎时装周”的故事。2015年初,张居悦来到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PACC)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驻地创作,她的梦想是家乡的羌绣能有机会走出大山。

  当时,PACC邀请了十位跨界设计师参与羌绣创作,其中时装设计师秦旭採用羌绣中的“素绣”技法,用秋海棠和石榴花作为图案元素,设计了一套黑色的浪漫法式礼服,其上半身的所用到的羌绣是张居悦带着村子里的四位从未走出过大山的羌族妇女,一针一线绣出来的,这几块绣片将大山里的寄託走向了世界,因此这套礼服定名为“大山之託”。秦旭把这套礼服带到了巴黎高级定製时装周。

  推广羌文化进校园

  在张居悦看来,汶川大地震后的十年,是羌绣发展最快的十年。“羌绣逐渐走俏,这些精通羌绣技艺的娘娘们,实现了居家就业、灵活就业。”张居悦介绍,一些绣活好的绣娘在订单多时每个月收入可达四、五千元,平时一般都会有2000多元收入。

  随着合作社的发展,张居悦有了“新烦恼”。“传承人的老龄化现象,是目前羌绣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关注并喜爱羌绣,张居悦不仅将羌绣绣在笔记本、耳环、吊坠等年轻人喜欢的物品上,她还与理县的学校进行协商,计划把羌文化推广进校园,让包括羌族在内的小朋友感受羌绣、爱上羌绣。

  

  

  让羌文化走出偏僻羌寨

  

 

  图:羌族文化亟需在年轻一代延续下去\大公报记者向芸摄 

  创办羌绣馆后,张居悦一边到处收集纹样,一边研究学习针法。“最开始我背着大包,包里装着一大捆五色丝线、锦线线圈和绣片,在村镇街头到处寻找精通羌绣的孃孃。”

  曾经有许多村民感到不解,并嘲笑她:“好端端的大学生一天到处乱跑,不务正业。”但高质量的商品为她赢得了口碑,订单日渐增多,村里的绣娘也陆陆续续地加入了她的羌绣团队中。

  接到订单后,张居悦会将自己设计并绣好的样本绣片,送到绣娘们的家中,必要时还要教她们刺绣技巧,以达到统一标准,确保绣片质量。她已经记不清自己送过多少趟绣片,也不记得背的大包最重有多重。

  “最危险的一次是去年到海拔1900多米的理县蒲溪乡休溪村送绣片,那是我第一次开车上山。”张居悦说,当时正好是採挖菌子的季节,她等到晚上11点多,绣娘们才下山回家,等把绣片交接完,已是凌晨1点多。“那天下着大雨,车在漆黑无声的深山里行驶,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害怕。”

  然而,众多的波折也没有击垮这位年轻的传承人,如今她依旧在传播羌绣的第一线奋战。“我最希望的是把羌绣传承下去,让羌绣走向世界。”

  千五人传承年画 销售飙至三千万

 

  图:贾君熟练地给年画渲染上色\大公报记者向芸摄 

  从成都出发,一路向北,不到两小时,掩映在绿树间的“中国年画村”─绵竹市孝德镇射箭台村出现在眼前:走进村里,家家户户墙上都画有年画,感觉是过春节一样。

  在村内“三彩画坊”里,贾君一边手握两枝毛笔,熟练地给年画渲染上色,一边跟记者说起了年画村的故事以及画坊的“前世今生”。

  据悉,十年前,四川绵竹市孝德镇的射箭台村、大乘村和石墙村在地震中几乎被毁殆尽。

  当地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绵竹年画,经过灾后重建,三村合併在一起成就了今天的年画村。而借助灾后恢復重建,村内年画作坊已增至39家,绵竹全市年画的销售额从2002年的不足40万,到如今达到3000馀万,直接或间接从事年画创作的人员达1500馀人。

  事业慢慢好转,贾君便希望发掘更多传承人,“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坐‘冷板櫈’学习年画,随着时间推移,年画技师会越来越少。如果从幼儿园就开展包括年画在内的传统文化体验,哪怕100个孩子里有10个对年画有兴趣,对传承也是幸事。”

  为此,她正在筹划建设中国传统文化技艺的体验地,开闢一个地方让孩子们体验年画。

  最年轻传承人心愿

  说到未来的心愿,张居悦希望能面向手工艺爱好者开展传统手工艺术的游学体验,更希望大家能走进羌寨、走进传习所,在羌族人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感受羌绣、羌笛、口弦及跳锅庄等羌族传统文化。“我会继续努力,为羌绣以及羌文化的传承发展探索出更多新的想法与思路。”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