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礼赞每一个坚持前行的普通人

十年以来,震区的一个个普通人,守望相助,抱团取暖,一步步走出昨日的泥泞。/戴博扬摄

  撰文/马浩亮

  汶川地震后的十年,固然有着宏大叙事的蓬勃变迁,但我觉得更值得铭记的,是在震后废墟上艰难站起来并坚持前行的每一个普通人身上所散发的张力。

  十年前的那场巨大天灾之后,我在满目疮痍的震区工作了十几天。时至今日,那夹杂着灰蒙蒙尘土、蒸腾的温度、单调混乱色块、浓烈消毒药水气味的场景,仍可缠绕而来,给我一种摇摇晃晃的感觉。

  当救援队伍从瓦砾中抬出一具寂静的躯体,守候在外的家属最后一丝希望完全破灭时那撕心裂肺的长嚎;当一位中年男子坐在自家完全倾塌的屋基上,一言不发、目光呆滞,机械而又本能地用手拨弄着碎石块和露出来的牙刷牙缸;当几位母亲已经几天几夜守在学校,已经哭干眼泪近乎语无伦次、精神崩溃地反复呼唤着孩子的名字念叨着教学楼怎么会垮塌……身为目击者,你会感受到心灵一阵阵的震颤和抽搐,感受到了生活是何等的脆弱,自然是多么的无情,人们一点一滴精心构筑呵护的家园,要毁灭只需要几秒钟。尽管我知道,其实我们还远远无法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

  也因此,我们需要理解,过去的十年,对于汶川震区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们而言,过得是何等的艰辛而努力。昔日遮风挡雨的温暖家园不可能完全复原,每天早出晚归的亲人永远天人永隔。一个个普通人,要带着心灵的伤口,甚至拖着已残缺不全的肢体,去活下去。这个过程,需要巨大的勇气,而有些创伤其实是永远无法完全抹平的。所以,我其实宁愿这种十年的纪念,不要大张旗鼓地进行,因为这不可避免又会揭开无力正视的伤疤,唤起那个永难遗忘的至暗时刻。

  十年以来,震区的一个个普通人,守望相助,抱团取暖,一步步走出昨日的泥泞。失去了双亲的孩子慢慢的长大,开始放飞自己的梦想;昔日的少年,如今已工作在不同的岗位上忙碌奔波。汶川站起来的背后,正是千千万万普通人坚忍地挺直了脊梁,去迎接日出和雨水;辛劳地俯下身躯,去收拾和耕耘大地。这种坚忍的勇气,渗透着无尽的思念和泪水,煎熬和磨砺。

  十年过去了,天空依然高远,山峦依然耸立绵延,树木和庄稼又在年复一年的开花、抽穗、结果、成熟。逝者安息,生者坚强。其实,生者平静而有尊严的生活,就是对逝者最好的祭奠和告慰,胜过一切仪式、文字和纪念碑。关爱、友善、诚实、自强,也应当是活着的所有人,对于逝者的庄严承诺。

  从无法呼吸的伤痛,到难以忘却的纪念,回首汶川这十年,礼赞每一个坚持前行的普通人。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