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最后跑出的教师:我尽到了老师应尽的责任

朱丽接受大公网采访。/戴博扬 摄

  采访/唐川阁 视频/郭仪 撰文/季冰

  “我感觉那一幕在我这一辈子的印象当中都挥之不去……”

  朱丽是绵阳市安州区第一初级中学一名物理老师。2008年5月12日那天下午,朱丽像往常一样,提前来到教学楼为2点半的第一节课做准备。

  离上课大概还有一两分钟的时候,她倒了一杯水,刚喝了一口准备往教室里走,忽然地面开始摇晃起来。由于此前经历过一些地震,所以朱丽并没有慌张,总觉得摇一会儿就停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朱丽逐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地震非但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摇晃的越来越厉害,“站不稳了,就想往地上摔”,朱丽一下子急了,“因为不晓得班上学生的情况”。

  当时这所学校一共有两栋教学楼,一栋新一些,一栋旧一些。朱丽所带的班刚好在那栋旧教学楼的最高层四楼上,因此晃动感异常强烈。

  她非常着急,迫切的想知道班上学生的情况,但地震强烈的摇晃感使她几乎寸步难行。这时朱丽就想往门边跑,以便能扶着门走。结果还没等她跑到门边就摔了一跤,“膝盖都摔脱皮了,还是站不稳就把门抱到,当时教学楼四楼摇得特别厉害。”朱丽说。

  忍着疼痛和强烈的晃动感,等朱丽终于走到班上的时候,发现学生都下去得差不多了。“学生都下去了但是我担心,万一有学生在厕所里吓瓜了不晓得跑出来呢?”(“吓瓜了”为四川方言,意为吓的不知所措)

  地震仍在继续,教学楼随时都有倒塌的风险,朱丽警惕的看了下四周,当她发现四楼好像只剩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忽然有点慌了。不过一想到学生,她还是鼓起勇气,冒着生命危险跑到厕所里去看了一圈,最后在确定是没有学生了才一路下去。“我相当于是整个教学楼里面最后一个下去的老师”,说起当时的情况,朱丽仍心有余悸。

地震过后,教室满目疮痍。/戴博扬 摄

  此时早已跑下楼的学生们都吓哭了,因担心害怕抱成一团,看到朱丽下来跟看到妈妈一样,冲上去将她抱住,哭着说,“朱老师,好吓人,地震了”。看到学生们这个样子,朱丽满眼都是心疼,和孩子们紧紧相拥在一起。

  朱丽是幸运的,然而幸运并不是垂青每一个人。这所学校的另外一位老师郑发富,因在疏散学生时被围墙砸中,不幸殉职,年仅42岁。他是这所学校2300多名师生中,在汶川地震中唯一的遇难者。

  地震过后,学校旧址重建。如今10年过去了,用朱丽的话形容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教学楼、图书室、实验楼、食堂、宿舍、标准运动场等全部修建起来了,整个学校的绿化也搞得非常不错。与学校一同恢复的还有学生的精神面貌,在朱丽眼里,热爱学习、热爱锻炼、热爱生活的学生越来越多。

  而经历过那场地震,朱丽现在也变得更加热爱生活,热爱工作。十年间,这所学校的老师进进出出也更新了不少,但仍有一批像朱丽一样坚持下来的老教师。“感觉到大家都是人老心未老,还是一心扑在教育战线上,愿意为教育奉献自己能够奉献的东西。”朱丽说。

  由于年龄原因,朱丽现在已经没有带班了。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一幕,朱丽觉得那是她这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记忆。但是最让她感到骄傲和自豪的,还是在危难时刻,自己始终和学生在一起,“我还是尽到了一个老师该尽的责任。”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