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震中灾区变景区 好房子带来好日子

不仅“住上了好房子”,杨云刚还“过上了好日子。” /周亚明 摄

  撰文/周亚明

  杨云刚最近去了一趟水磨,那里距映秀几公里。他在那里有亲戚,新开了一处餐馆,特邀他前去指点一二。

  岷江穿城而过,如果不是保留了漩口中学震而未塌的遗址,甚至会让人一时物我两忘,模糊这里曾经是“5.12”震中的不远身世。

  被命名为东莞大街的映秀小镇重建街区,由政府统一规划、统一建设。根据政府的决定,三年重建任务两年完成,映秀一下子集聚了大量的施工单位。一下子涌来这么多人,吃饭就成了一个问题,这成了杨云刚开餐馆的直接动因。

  杨云刚的餐馆开张即火,就算是建设大军撤走以后,前来探访的游客也是络绎不绝。每年除掉所有费用,他现在也能赚十五到二十万元。

  杨云刚此前是小镇街上一家驾校的教练。地震当天,驾校安排包括他在内的6名教练,开着5辆教练车,前往汶川沿途“路演”,以图招揽学员。从前往后数,杨云刚排在第四。路过一处酒馆,驾校的一位看门师傅,在路边拦住了杨云刚。 这位师傅刚刚用白色塑料壶在这里打了一壶酒,先喝了几口,舌头有点大了,就拦着杨云刚“扯”个不停。杨云刚已经很不耐烦了,刚要发作,大地震就开始了。

博爱新村豆花庄所在的东莞大道。/周亚明 摄

  就是这位唠叨的看门师傅,救了杨云刚和排在最后的那辆教练车的司机一命。猝不及防的天摇地动之中,杨云刚看见,走在前面的那3辆教练车,就像扭秧歌一样,无声地消失在不远的拐弯处。而他成了震中少有的目击者和幸存者之一。

  幸存的还有杨云刚的全家,共29口人。杨云刚的爱人当时是映秀小学的食堂师傅。收拾完中餐的局面之后,爱人照例回家午休。还没有躺下,大地震就来了。爱人的第一反应是冲出家门,跑到外面的空旷地方。

  对杨云刚来说,与地震有关的结果,还包括他在街上的家荡然无存,也包括爱人工作的映秀小学,被夷为平地。他和爱人双双“转业”,当起了震后较早的餐馆老板。

  杨云刚的博爱新村豆花庄,用房是他和大女儿两家的户头所分得的两套住房。杨云刚名下120平米,大女儿名下100平米。住房三层两楼一底,120平米户型占地40余平米,三层建筑面积累计120平米。其他户型除了占地面积各有不同,也是按照“家家有住房,户户有门面”的思路建造。

都说震区民众,性格更为达观。闲刷桥牌的老人,无意中提供注脚。/周亚明 摄

  房屋统规统建,具体的分配则由抓阄决定。杨云刚抓得的就是现在的餐馆位置。大女儿原本抓得的位置更好,但为了方面经营,又与别人商量调换,最后与父亲的挨在一起,打通,成了现在餐馆的敞亮门面。

  房屋下面,最浅的地基,是地下12米,最深的,则有20米,系按九度设防的标准建造。政府公布的价格,是770元一平米。但杨云刚几乎没花什么钱。他得到几笔补贴,按照他户头人口,来自政府的补贴是1.9万元,来自对口援建城市广东东莞市的补贴,每户是2万元,这就几乎是全部房款的一半了。其余部分,还有政府贴息的银行贷款。具体办法是,第一年,政府全额贴息,第二年,政府承担利息的一半,第三年起,政府承担利息的15%。

  基本没有什么经济负担,就“住上好房子”,借势国家发给映秀特别旅游区的牌子,杨云刚通过开餐馆“过上了好日子”。

  2月10至14日,习近平总书记到访四川。在几乎是以小时计的频密行程中,映秀留住了总书记的脚步,时间是12日上午,几乎流连了小半天。映秀三处驻足点,博爱新村豆花庄的餐馆,成为其中一站。

  这是杨云刚的故事,也是今日映秀的缩影。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