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两毁三建 “熊猫大道”带旺旅游

 

川港专家讨论施工方案。(映卧路施工方供图)

  撰文/李兵

  紫荆花与大熊猫交相辉映,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那年我才30岁,如今已43岁,将最美的青春年华献给了这条路。”站在映秀通往卧龙的南华隧道前,樊增彬露出欣慰的微笑。作为四川兴蜀公路建设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映卧路建设总指挥长,他在映(秀)卧(龙)路上奋战了整整11年,见证了川港专家和建设者同心克难的壮举。

  这条长45公里的公路,11年“两毁三建”,香港援建资金高达17.656亿元(人民币,下同)。如今,这条被誉为“熊猫大道”的映卧路,不仅为国宝打道了一条安全通道,还带动当地旅游业成了老百姓的致富路。

  “‘5.12’地震后,映卧公路两侧山体大范围崩塌,80%以上的路段被滑坡、泥石流、堰塞湖掩埋,垮方量达800万立方米以上。”樊增彬介绍,当时,重建映卧路面临投资强度大、技术难点多、组织施工难的难题。

  “施工条件十分艰苦,还时刻面临次生灾害的危险。”南华隧道一标段项目经理辜文昱介绍,2012年进入工地,风稍大点就“簌簌簌”地落石,机器一震动拳头大的石头直往下滚。在重建过程中,香港工程师始终与他们同吃同住。

  早在2005年9月,四川便启动了映卧路建设,期待打造一条“中国版黄石公园公路”;2008年5月12日因汶川地震被毁,港方投入7.656亿元恢复重建,2010年被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冲毁;2012年港方追加投资10亿元,担负起再次重建任务,于2016年正式通车。

宽阔平坦的映卧路。/李兵 摄

  樊增彬介绍,在第二次重建过程中,川港两方组织业内顶尖专家10余次“会诊”,短短45公里设计了17座桥梁、隧道,桥隧比达40%,平均抬高路基10米,绕开飞石、泥石流等灾害点。

  在建设过程中,实施了桥梁板防脱落技术,在震动冲击下让梁板仍“挂”在桥上,确保车辆不会从桥梁缝隙中脱落;采用防冲撞工艺,在桥墩外包两层钢板内含太空棉,抵御泥石流的猛烈冲击;香港科技大学还在全线设置了雨水量收集器、落石感应器、泥石流触发警报装置等,对地质灾害进行预警。

  同时,港方还引入国际FIDIC管理机制,委托第三方机构入场监理,让专业的机构做专业的事。樊增彬说,香港工程师严谨的科学态度令他们佩服,让一批内地年轻工程师逐渐成为懂得国际准则的技术骨干。

  从成都出发,沿着都(江堰)汶(川)高速向卧龙行进,当汽车驶上映卧路时,明显感觉车里的噪音减小。“路面平稳干净,轮胎与地面粘合得很紧。”驾驶员方师傅说,这条路比跑高速还安逸。

  沿线有不少护路工人正在维护挡墙或纲丝网,还有一些人在清扫路面。“以前,一到雨季,塌方和泥石流经常阻断公路,护路任务艰巨且不安全。”一位正在作业的工人说,如今的道路桥隧多且非常牢固,大大减轻了他们的工作负担。

  四川省汶川卧龙特别行政区副主任夏绪辉说,映卧路参照高速路标准重建,是通往中国保护大熊猫中心卧龙基地的生命线,因此被誉为“熊猫大道”。

山谷间穿行的映卧路。/李兵 摄

  映卧路沿线风景秀美,不时可见骑车或背包的“驴友”。走进耿达镇幸福村福源客栈,老板娘十分热情地说,自从映卧路贯通后,她家的生意十分火爆。“目前,卧龙耿达镇已发展农家乐、民宿350余户,能够同时接待7000余人,已居为暑期康养胜地。”夏绪辉称,去年夏季,耿达避暑旅游的日接待量达到2400人以上,周末接待量曾突破3000人,乡村旅游已成当地老百姓重要的增收渠道。

  “映卧路贯通后,成都到四姑娘山的车程由220公里缩短为175公里,时间减至3小时。”阿坝州小金县旅游部门相关负责人,2017年该县旅游增幅达36.87%,其中四姑娘山的贡献尤为突出。

  “沿着映卧路往里走便可到达小金、黑水,与红原、九寨沟形成旅游环线。” 阿坝州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说,映卧路的贯通带旺了当地旅游。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