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微突破”

2013-01-28 11:35  来源:阳光总第141期

  许多地方政府乃至更高管理部门,对“以压代稳”的懒政思路,有多少真正反思和改变呢?很多时候恰恰相反,由于全媒体平台的普遍推广,政府的“管理触角”不断延长,“管理冲动”更加猛烈,“管理冲突”也反复升级。■ 余 旖

  《中国周刊》总编辑、著名传媒人朱学东,在为新浪传媒做盘点时,用了一个词来描述2012年的中国传媒业——调适之年。调适者,为环境起变化,而调整行为使之顺应、协调于环境的动态过程。很显然,环境变了还不调整,则目标可能失落;不顺应,则有翻船之虞。2012媒体环境的波云诡谲和媒体自身的被动张皇,从这个看似平淡的总结可窥一斑。

  令传统媒体深感如履薄冰,不得不小心应对的变化,主要来自市场和监管两方面。而这两个因素之间,似乎又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媒体追求市场效益最大化,而一旦市场效益(即传播效果)突出,监管立刻增压;严格按照管理者的要求“做新闻”,则需要在某种程度上牺牲公信、口碑和受众青睐,这对已经被抛向市场的媒体而言,代价又太大……2012年,中国的媒体在这两条边线之中,努力寻找“安全值”,但又经常捉襟见肘,难以左右逢源。2013年,媒体又该如何调适?


各卫视应对“限娱令”对策(CFP

  媒体“管制”大环境未根本改变

  截止到2013年元旦,广电总局向电视传媒下达的“限娱令”和“限广令”,已经执行整整一年。

  所谓“限娱令”是指,从2012年1月1日起,各个卫视频道在19:00到22:00的黄金档,不得播出两档以上的娱乐节目;而“限广令”则规定全国电视台播出电视剧时,每集中间都不得再以任何形式插播广告。这两项行政命令的出台,被指主要针对湖南卫视等市场化最彻底的电视台。一年之后,从结果看,果然带给湖南卫视许多困扰,收视率陡降。

  早在1997年成立之初,湖南卫视就明确了“娱乐立台”的宗旨。彻底释放国人的娱乐热情,是湖南卫视十年辉煌的关键,也是芒果台长期占据卫视收视率第一、中国广告收入排名第二宝座的诀窍。而“两限”之后,湖南卫视黄金档全面“综艺化”的特点被抹除,甚至只能砍掉许多节目以符合总局规定。

  如果说广电总局“双限令”,是对一直以来存在的对中国电视“泛娱乐化”批评的回应,那么“限娱”政策中许多更细密的“行为准则”,比如婚恋节目不得邀请个人品德有问题或有争议的人物参加;嘉宾不得互相嘲讽、攻击,嘉宾在节目中的不当言行不得播出;主持人要具有良好的社会公德、个人品德、文化修养、公众形象,不得选择社会形象不佳或有争议的人物担当主持人;话题不得与“主流价值”相悖,不得讨论“低俗”内容等等,已经被业内取笑是“手把手教导演做节目”,令电视人无所适从。

  然而,对“泛娱乐化”的限制也好,对“娱乐效果”的打压也罢,中国传媒看似市场化最彻底的领域,2012年一年所经历的低潮与挣扎——湖南卫视限娱令后几次转型都没有阻止它走向低迷,最惨淡时收视率曾跌至第18名——说明中国传媒市场仍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政策市场”,监管的偏好、力度,直接决定市场主体的成绩。而所谓“管制”,显然不是仅有重庆卫视曾遭遇的起落波折那么戏剧化,更广泛、更深入的“管理

  思路”,实际已经渗透于媒体的每时每刻以及一举一动之中。

关键字: 中国 媒体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