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曾经的媒体管制

2013-01-28 11:39  来源:阳光总第141期


王鼎钧

  今天许多人对台湾的言论自由予以肯定,或表示出艳羡。但台湾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过对媒体和文艺“无微不至”的管制,但靠管制筑成的钳制言路的大堤,最终被历史大潮冲垮。

  文学大家王鼎钧先生,一生极具传奇色彩。他1925年出生于山东兰陵一个耕读世家。抗战时期进入鲁籍名将李仙洲创办的专门收容山东流亡学生的国立二十二中,这所学校从安徽阜阳一路迁到陕西汉中。王先生在这所学校完成了初中教育,尔后参军成为一名宪兵,1949年5月在上海随败退的大军逃到台湾。从此他笔耕为生,仅仅初中学历的他在文学江湖中博得声名。1950年他进入由国民党中央直接管理的“中国广播公司”,由资料员成长为广播稿件编撰者。

  鼎公在其“回忆录四部曲”之四《文学江湖》中,用大段文字讲述了他亲历的国民党对新闻和文艺的管制。当时的广播是传播力最强的第一媒体,特别是国民党退居台湾后,广播对本岛和大陆的传播效能远远超过报纸,因此中广由国民党“文宣总管”张道藩兼任董事长。广播播音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在台湾五六十年代政治肃杀的时期,动辄得咎,播音员、稿件编撰和电台负责人如履薄冰,每个人脑中都有一个小“警总”(台湾警备司令部,在所谓的“戡乱时期”是台湾最具权力的暴力机构),生怕出事。

  那时候台湾的文宣语言尚遗留一些古文的“雅训”,登在报纸上,能显出汉字独有的美感,但如果在广播里读出来,就很不是味道,不但难懂,有时候会出现严重歧义。

  蒋介石在1949年初迫于多方压力宣布下野,根据1947年1月1日实施的宪法,“总统缺位(无法在任期内继续行使职权,如死亡、辞职、罢免、弹劾等)、或不能视事(暂时无法行使职权,如出国访问,疾病等),由副总统、行政院长等顺位代理总统。”副总统李宗仁为代总统,与中共进行和谈。和谈失败,解放军强渡长江,国民党政权先迁广州,再迁台湾,“代总统”滞留美国。于是乎,蒋介石在亲信们的“呼声”中重新履行“总统”政权,当时媒体的报道口径是“蒋总统复行视事”。

  写广播稿的鼎公一看,大惊失色,他想这是当初起草宪法的人和后来御用文宣人士重字形轻读音导致的“错”。“总统视事”和“总统逝世”读音完全一样。电台播送“蒋总统视事”而让听众听成“蒋总统逝世”,这还了得。他马上向领导报告,主管不敢怠慢,立刻打电话给国民党文宣主管部门。主管部门一听报告,当然明白事情严重性,立即作出决定,以后“总统视事”一律改成“总统复职”,并将这一决定发到各大新闻单位。

  十月十日武昌起义纪念日被确立为民国的“国庆日”,电台播送相关新闻时,常常如此表述:“十月十日为中华民国国庆日”,而听起来很容易误会成“伪中华民国国庆日”,最后改成“是中华民国国庆日”,才不至于出现歧义。

  国民党在台湾管控舆论的标志性事件是1960年的“雷震案”。著名政论家雷震主办的《自由中国》因宣扬宪政民主、自由人权,触怒了蒋介石,导致杂志被封,雷震被判刑十年。1970年雷震出狱后,看到当时台湾媒体的言论比自己被捕时大胆得多,当局也无可奈何。感叹自己十年牢“白坐了”。

  言论宜疏不宜堵。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古人就认识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然而历朝历代总有一些当政者,认为自己是例外,可以做到成功地、长久地“堵塞”。而台湾曾走过的路证明:历史没有例外。

  

关键字: 台湾 曾经 媒体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