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否需要《新闻法》

2013-01-28 13:17  来源:阳光总第141期


 

  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制定新闻法,有利于我们免受具体的限制性规定,去发现权利,再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去制定新闻法进一步积极确认这些权利。■ 安 锋

  2011年3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宣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正式形成。但是,著名法学家江平曾不止一次评价,中国的法律体系再加上一部《新闻法》,那才真正算是形成体系。


 

  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这个词在中国有别样的表达,根据宪法第35条的规定,中国公民享有出版等六项自由。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系教授展江认为,出版自由的一般理解就是通过媒体、报纸、广播、杂志发表意见的一种权利。

  对普通公众而言,对新闻自由的感受,最直观、最强烈的途径来自于“自媒体”。以微博为例,它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3亿。一条微博可以引发人肉搜索、网民围观,由此,贪官被追责、公共事件得到回应。在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看来,目前人肉搜索面临的问题是,网民在评价被搜索者的过程中言语过激或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犯被搜索者的名誉权。

  “界定隐私和隐私侵权必须考虑到它和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的关系。”刘德良表示,立法要做的不是简单地把公布他人的、与人格尊严没有直接关系的一些个人信息行为视为隐私侵权行为,而是把后续的个人信息滥用行为,尤其是未经许可的商业性滥用行为作为重点规制对象。

  目前,从法律规范上来说,很多网络平台服务商并没有事前进行“内容审核”的权力,大都是根据相关政府部门的要求进行事后控制。实践中,往往是涉及批评、监督类的信息被删除、被屏蔽,一些帐号被禁言,这些因为有违“言论自由”而久遭诟病。

  刘德良认为,言论自由的内涵之一就在于多样性,只要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就可以表达不同的观点和意见,可以质疑和批判,“我们不能要求所有人对某件事关心的角度都一致”。只要这些信息不涉及诽谤、侮辱,网民应该是可以自由表达的,这也是宪法和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

  “要注意区分社会公众的言论自由、正常的道德评价与通过捏造事实、以侮辱诽谤等方式进行的名誉侵权行为。”他说,前者,应该鼓励;后者应该被禁止。

  展江并不主张过滤信息,但不良信息要依法进行管理。“政府能不能改一改思路,改一改方式,敏感词也好,关键词过滤也好,如果变成依法的话,什么问题也没有了,政府也不用背一个‘锅’背得那么累。”而依据什么法、什么法律程序来做的,那就没有问题。

关键字: 中国 是否 需要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