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的春节狂想

2013-02-21 08:43  来源:阳光总第142期

\

  像“春运”一样,年度词汇背后所折射出的“暴食经济”,正是春节这个特殊时间段所设置的独特经济现象——前后各半个月的时间里,人们把需求和供给的经济学博弈演练到了极致,而这段时间一过,一切则魔幻般烟消云散回归正常。■ 许 凯

  在意涵“月穷岁尽”的除夕之后,人们像风筝般回到线的原点,休整之后重新出发,等待下一个年度轮回。

  这是一个民族的成长仪式,隐藏在这个充满向心力、融合力仪式背后的,是这个民族久远的生存密码。如是大规模参与这个仪式本身,始终不曾缺乏民俗学、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领域的解读,自然,也包含经济学。

\

  “暴食经济”与社会承载力

  最先牵动人们神经的莫过于“春运”。这个独具中国特色的名词,据考证,其现代意义上的概念,1980年才第一次出现在《人民日报》上。但其诞生至今,给人所带来的逼仄感却是“一年胜似一年”。它见证了中国在急剧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和全球化过程中的社会经济人文变迁,与之相伴的词汇常常包括“买票难”、“运力紧张”、“铁道部”、“黄牛”等。

  同样具有年度词汇魔力的还有“春晚”、“购物潮”。像“春运”一样,这些词汇背后所折射出的“暴食经济”,正是春节这个特殊时间段所设置的独特经济现象——前后各半个月的时间里,人们把需求和供给的经济学博弈演练到了极致,而这段时间一过,一切则魔幻般烟消云散回归正常。

  在这种需求与供给的博弈中,短暂时间庞大的需求刺激了供给,同时也考验着这个供给链条的有序运作而不致于部分或全部失灵。“春运”背后是对运输需求的急剧膨胀,这条需求曲线给了供给以极大压力,作为主要供给方的铁路部门正是压力的承载者,“买票难”等衍生词汇就是供给不足的代名词。

  “春晚”体现的则是13亿人民的娱乐需求。当数亿家庭除夕夜坐在电视机旁时,这一需求所“瞬造”的影响力足以让奥斯卡、格莱美逊色。这是“春晚”造星的魔力法宝,也是供给方央视的垄断价值和供给压力所在。“春晚”和“春运”的相似之处都在于,当供给不

  能充分满足需求时,关于垄断、涨价利弊的争论都会甚嚣尘上,“山寨春晚”、“飞的”、“拼车返乡”等替代名词也随之相伴而生。

  “购物潮”却有些不同。由于需求和供给的分散和相对充分竞争,对之的批评则散见于个别货物质量和服务态度上。由于这种非官方的对物资和服务的急剧整合分散不亚于战时,故在利益这根弦的牵引下,保障传递链条畅通的物流、金融、仓储等的安全有序正体现着这些部件的承载力。对承载力的考验正是“暴食经济”的独特魅力。“暴食经济”之前是检验现有机制或新机制的度量衡(如果担心一项新事物能否经得起检验,不妨放到春节期间进行),之后则是全国性的经济休克,人们停下手头的经济活动回归家庭重温亲情,伴随这些的是另一些民俗和仪式。

关键字: 经济学 春节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