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官员财产公开的路径障碍

2013-03-01 15:11  来源:阳光总第143期


 

  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内容,也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绕不开的关键问题;不是要不要公开,而是何时公开、怎样尽快公开的问题。■ 余 旖

  目前,民间对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期待迫切,多位高级官员如俞正声、汪洋、张春贤等,也曾明确表态支持。但是,从一种呼声和探索,到形成普遍的稳定的制度,“官员财产公开”究竟还存在哪些障碍,这是各界还没有取得比较一致看法的部分。因此,在几个关键问题上的选择,可能决定着这一构想落实的速度,以及它能发挥作用的程度。

  官员财产公开的对象,究竟选择“大”,还是选择“小”?

  所谓“财产公开的对象”,是指强制向全社会公开其个人及家庭财产状况的官员的范围。中国一旦实行“官员财产公开”,究竟是囊括所有公务员,还是限定在指定级别和系列以内?


浙江省慈溪县纪委常委杨智峰表示财产网上彻底公示或引起社会不稳定(CFP)

  官员财产公开,之所以在当下被老百姓

  普遍和迫切地期待着,与中国日益严峻的腐败有关。公众要求权力系统彻底“阳光化”,这主要是因为,这些年中国的社会收入分配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失衡,超越了普通民众能够承担的限度。以公务员、与权力靠近的“准公务员”、“近公务员”为主要构成的群体,收入不透明,权钱交易普遍,灰色收入和隐形福利过高,成为全社会最敏感和最痛恨的痼疾。从这个意义上说,官员财产公开的范围越广,公开得越彻底,老百姓才会越满意。

  虽然随着阳光财政的推行,最近几年公务员薪酬不像过去那么神秘,但很多单位特别是权势部门,通过补贴、报销、隐形福利、权力滥用和寻租等方式,不断加剧阶层分化,制造社会不公,导致公众对权力系统的道德水准整体评价降低。现在公众对公务员收入,不是更清楚更信任,而是更模糊更猜忌;即使同样为公务员,不同地区、不同部门和不同级别之间,彼此雾里看花和相互攀比也非常严重。这是整个社会分配体制缺乏透明度和公平标准、权力系数过大造成的扭曲结果。纠正这一问题,单单依靠公开一部分官员的财产状况,显然不够。

  但是,公开所有公务员收入,在目前来看,可能也会出现问题。首先是阻力大,基层公务员会自认为牺牲品,在社会财富规模与形成不透明的前提下,因率先被公开而产生“安全忧虑”,以及对“不打老虎打苍蝇”的不平感。其次,可能导致监督失焦。公众虽然一方面盼望行政成本被彻底纳入监督视野,另一方面,比这更迫切的要求是遏制权力腐败,特别是高层官员的严重腐败。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如果不能在惩治位高权重者的腐败上有所作为,就会迅速丧失公众的信任支持。

  浙江省慈溪县纪委常委杨智峰曾表示,推行官员财产彻底公开,也要考虑社会接受度问题,他担心公示会“引起社会反弹,带来不稳定”。此番言论曾遭众多批评,指其为权力的暗箱运作辩护。但是,工作在反腐第一线的纪委常委,如何不知社会的期待与争议?他“狂悖”的观点,不是犬儒主义那么简单,反而更说明中国腐败和反腐的复杂性。杨在基层纪委的观察和忧虑,如果不能在制度建立时得到呼应解决,官员财产公开就不可能行之有效地推行。中国目前对腐败虽有广泛批评,但腐败严重到这样的程度,其根本原因是官员道德建设问题,还是权力结构和监督方面出了问题,都没有在全社会公开透彻地讨论过。如果不在这些症结上做全面检讨和破题,任何修补,都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阻力。

关键字: 透析 官员 财产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