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3W之问

2013-03-01 15:24  来源:阳光总第143期


广东人大代表称官员不是老百姓的奴隶,不赞成财产公开(CFP)

  虽然被舆论和社会情绪踢着屁股的官员财产公开迈步如此缓慢,但不管怎样,关于它的争议明显已经由合理性的讨论进入了操作性的讨论。■ 刘 白

  2012年普及率最高的词汇中,“官员财产公开”当居领衔位置。所有对热点反腐事件的反思和追问,最终都无一例外地在这里合流;所有关于中国政治改革的对话和探讨,起首往往都从这里切入。虽然被舆论和社会情绪踢着屁股的官员财产公开迈步如此缓慢,但不管怎样,关于它的争议明显已经由合理性的讨论进入了操作性的讨论。

  when:从“公不公开”到“何时公开”

  评议官员财产公开的进程,处庙堂之高的官员和市井坊间的百姓有着明显的“时差”。后者觉得前者太缓慢,久孕不产,所谓“条件不成熟”、所谓“官员财产公开还需20年”都是既得利益者的腔调;前者觉得后者太急躁,剖腹取子,超越渐进式改革节奏的疾风暴雨不仅成本太高,且根本不现实。

  实际上,即便最顽固的反对者也知道,现在再谈中国不适合官员财产公开会遭到怎样的批判,持财产公开摇号论、认为“官员不是老百姓奴隶”的广东人大代表遭遇公众炮轰就是明证。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反对已经柔化成为一种财产公开要“慢慢来”的论调,并和真正的、理性谨慎推进改革的声音混杂在了一起,变得真假莫变。这样的论调一方面在尽量拖延财产公开制度化的进度,另一方面又污染了理性的声音,反向上更将公众的情绪推到了临界点,正隐性地破坏着达成合理共识的可能。

  这体现出了制定财产公开时间表的必要性。老百姓不是非要毕其功于一役,只是要求合理的时间、合理的预期,也不是不能忍受“小步”,但一定得在“快走”的前提之下。资料显示,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在国内首次提出是在1987年,1994年《财产申报法》被正式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但未能进入实际立法程序。1995年4月20日,中办与国办联合印发的《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第一次明确提出对中国官员的收入实行申报,2010年6月,两办再次印发《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这些规定中,均没有提及财产公开,而且由于没有审查机制和问责设计,申报也流于形式。今天再提制定官员财产公开申报的时间表,最起码的诚意是避免过去这两种倾向:久议不决和纸上谈兵。

  无论官员财产公开最终采取哪一种步骤,是从试点地区向全国拓展,是从基层向上层推开,还是从新入职、新提拔的公务员开始,都应有紧凑可行的时间表,并在每一个时间段当中,都配合有组织审查和公众质询的机制。即便一些技术性的因素,如个人征信系统、个人财产的金融监控很难同步配套,充分的公众监督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补足缺憾,至少为其提供了基本的可行性。在硬件薄弱的情况下,发动“人民战争”正应该是中国共产党最擅长的战略战术。

关键字: 推进 官员 财产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