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回应关系政府公信力

2013-03-01 16:54  来源:阳光总第143期


 

  回应速度慢,容易流言四起,让公众猜度背后是否有小动作,好事拖成了坏事;态度不诚恳,则公众不买账,搪塞一次丢的是面子,敷衍两次丢的是信誉,若是次次在公众面前打幌子,丢掉的则是民意。

  “符合规定”让公众很受伤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因女儿吃空饷而被免职的山西省静乐县县委书记杨存虎,两月后改任忻州市环保局副局长,并主持工作。此消息一经披露,引发公众质疑。忻州官方作出简短却底气十足地回应:“杨存虎的工作安排符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及干部任职有关规定。”忻州敢于启用因媒体曝光而被免职的杨存虎,程序上肯定做足了功课。而当初免职的决定,看起来似乎只是应付舆论的权宜之计。

  不顾事实、无视常理,这样的“官方回应”是在玩弄法律,还是在挑衅民意?不论是社会组织还是政府部门,不论是发布信息还是回应质疑,都要考虑到老百姓的想法。因为信息不对称,公众自然要求“权威说法”符合事实真相,切合社会关注。更重要的是,“权威说法”必须对接公众感受。如果不顾公众的感受,“权威说法”只是自说自话,那么,不仅难以自圆其说,还会让公众更加无所适从,进而质疑政府的公信力。

  在杨存虎们“带病复出”的角力中,在制度允许的范围内,官场的人情能量得到了最大释放。与此对应的是,在人情的软化稀释下,制度的执行力大打折扣。当公众从情感出发苛责他们的时候,官方的回应是给公众讲制度,称“符合规定”;当依据制度去举报或曝光某个干部时,官方又会给公众讲情感,说什么“这个同志还是不错的”、“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之类貌似情深意切的话。总之,你质疑你的,我任用我的,官场和舆论时常相互对立,久而久之,彼此的不信任愈来愈深。

  近些年诸如此类官员东边被免西边复出的事件层出不穷。日前,因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被免职的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复出,而同时被免职的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市长冀纯堂早已于2011年复出,担任河北省工信厅副厅长。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回应此事时表示,党和国家任用干部程序严格,干部干得好时有褒奖,犯了错误按照党的纪律甚至国法处理。违反纪律后,会根据其处分日期和他本人的表现,安排新工作,“任用干部不能一棍子打死,不能看一时一事,还要发挥他的长处和特点”。张庆黎说:“三鹿事件过去好几年了,一些同志受到处分,现在安排工作是正常的。”

  2011年11月,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农业局两名干部因腐败被判缓刑,刑满之后,在农业局下属事业单位拿着工资不上班。该县有关方面表示,将进行调查。但在此之前,面对媒体,该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员给了一番“绕口令式”的解释:按《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和《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被判处刑罚的,要开除,但他们两人被判缓刑时,法规还没出台,所以没开除;两人被判缓刑后,也不再属于公务员身份。而这两部法规生效时,他们两人已不属公务员了,而是事业单位人员,所以法规对他们不适用。

  因为信息不对称,公众自然要求“权威说法”符合事实真相,切合社会关注。如果不顾公众的感受,“权威说法”只是自说自话,不仅难以自圆其说,更会令公众无所适从,进而质疑政府的公信力。


杭州地铁开通几日多次漏水(CFP)

  为何总缺乏向公众解释的耐心

  2012年12月6日,杭州地铁1号线开通9天,连续发生三次渗漏水事故,11日再次渗水。虽整改完毕,但民众仍心存疑虑。杭州地铁集团质量安全部门负责人和杭州资深地质专家表示,杭州属于软弱地基区域,只要安全措施做到位,再差的土质,从工程技术上来说,都没有问题。

  2012年10月18日,河北省南和县官方就网曝“南和县把低保款发给死人”一事回应称,3名村民死亡后仍在吃低保一事情况属实,此事系乡民政助理员工作失误所致。现已取消3名死亡人员的低保待遇,并责成乡、村干部对3人死亡后多领取的低保金追回,上缴国库。

  据媒体报道,2011年广西梧州市民屡次投诉,称当地的交通干线桥梁“桂江一桥”经过了近一年的整修重新开通,大桥路面竟然出现裂缝,驾车行驶感觉像在骑马。一位自称是施工方负责人的何先生接受采访时称,之所以如此粗糙完工,是市政部门要求必须抢工期,由通车时间所限。梧州市政管理局副局长莫伟坚说,现在所做的施工不是亡羊补牢,出现的裂缝是早就发现的。但经过检测,安全没有问题,所以如期通车。梧州市市政管理局局长梁冰择则理直气壮地表示,“通车”是力保的关键。“我们政府是有责任心的政府,宁愿先通车,通车虽然路难走点,质量差点,但是起码通车了。”

  当官方提供的权威信息不足以满足公众的信息渴求,或者不但不能让人信服反加剧质疑时,公众只能靠各种版本的非官方消息和个人经验,去填充那些关键性空缺,完成“合乎情理”的民间想象。没有翔实的信息支撑,一句轻描淡写的“没有事实根据”,却不及时主动提供完整信息,以还原事实真相,那么就难怪经常出现谣言满天飞的现象。

  这种信息处理法一再被证实低技术含量和后果恶劣,因为它会直接挫伤政府公信力。而懒于或不屑于向公众和媒体解释,则透出公权的十足傲慢与偏见。它的负面效应,在此前的陕西周正龙案、上海杨佳案、哈尔滨林松岭案等等显露无疑。稍加梳理,就会呈现出一条清晰脉络。在舆论鼎沸之时,“官方澄清发布会”马上现身,且都是没有关键信息的空洞辟谣。这如同一纸冰冷禁令,告诉公众:“没有这事,你们不要再纠缠了!”

  而若能穿越喧嚣迷雾,会发现事件肇因也许只是一个没有民意基础,没有程序正义,甚至缺乏起码合法性、正当性的“动议”;或许是盘根错节,进退与共的利益同盟作祟。剖析这些,能窥一斑见全豹,使当地深层官场生态逐渐显影。于是我们就不难理解在有些地方,为何法制规则能被轻易虚置,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会被肆意漠视了。

关键字: 官方 回应 关系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