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断“地下水污染”的黑手

2013-03-25 10:47:57  来源:阳光总第144期


贵州平坝,一名少年在严重污染的水库中游泳

  在全国两会之际,本次对于地下水污染的关注,意义不仅在于推动治污环保,而且在于推动地方政府职能转变,确立地方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应有位置,树立“以人为本”综合协调的经济发展观,以美丽中国确定新的经济发展战略。■ 赖明明  任 强

  面对层出不穷的地下水污染事件,首先需要反思的是,为何对绿色GDP的共识依然停留在口号上而未落实到地方政府实际工作中?为何对“地下水污染”这类环保问题的揭发总是来自媒体而不是来自地方政府的自查。

  保护环境不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战役就能解决的,而是长期的、艰巨的系统工程,它既涉及地方政府内部各部门之间的协调问题,又涉及地方政府与企业的关系问题,更进一步引申出人大政协如何监管地方政府行为、以及如何发挥媒体监督作用的问题。

  在全国两会之际,本次对于地下水污染的关注,意义不仅在于推动治污环保,而且在于推动地方政府职能转变,确立地方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应有位置,树立“以人为本”综合协调的经济发展观,以美丽中国确定新的经济发展战略。我们有理由相信,对地下水污染的揭发与反思越深入,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意义越重大。


山东潍坊一个村庄河流被污染,200户村民买水喝(CFP)

  环保问题:经济发展的负外部性,还是地方政府失职

  新古典经济学家马歇尔早在20世纪初就关注到了生产过程中的外部性问题,经济的外部性分为正外部性与负外部性,负外部性表现为经济发展过程造成对自然界的污染、对人类健康的危害。例如,工厂在生产中所排放的污染物就是一种负外部性。福利经济学家庇古提出了让污染者自己掏腰包解决污染的思想,即通过对污染企业征税去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负外部性,庇古税即环保税。

  有专家辩称,纵观西方发达国家工业革命的历史,先污染后治理是一条必由之路,把经济发展中产生的污染比作跑步中不得不走的弯道。更有学者振振有词地说,西方国家不给我们治理经验和治理技术,在面对封锁的情况下污染无法避免。

  中国已经无法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如果走上这样的一条道路,其付出的代价一定是巨额的,或者更可以说我们早已没有了治理的条件和资本。据报道,中国主要污染物的排放总量已远远超过环境自净能力。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均居世界第一,环境污染已成为中国社会不可承受之“重”;其次,环境突发事件高发期已然悄然来临,在一些地方长期污染对人民健康造成的损害已从隐性转变为显形。

  首先,中国的环境保护各项规章制度散见在不同的法律法规之中,执行起来非常困难;其次,修订后的《水污染防治法》鲜有对地方政府不作为的行政责任的追究。对于地下水污染以及其他类似污染事故观察得出的结论就是,地方政府失灵是重要因素之一。地方政府失灵是指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或者该干预的不干预,不该干预的热衷干预,由此导致经济效率低下,社会福利减少,经济负外部性产生。

  长期以来,地方官员的“政绩”就是GDP,而GDP来源于招商引资。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一直以GDP为考核目标,以“招商引资”为主要手段。自觉地担当市场经济督导者的地方政府少有,热衷直接介入经济工作的地方政府大把。市场经济是球场,企业是球员,地方政府是裁判;然而,许多地方政府放弃裁判员的本业而热衷于当球员,那么,这样的市场经济公平吗?不仅公平难言,而且变成滋生官商勾结、权力寻租的温床。由于地方政府疏于“裁判员的职责”,漠视经济发展必须以保护环境为前提的基本经济发展规律,在治理排污上与问题企业“眉来眼去”,令恶性环境事件不断涌现。

  随着环保意识的普及、公共知识分子的努力,互联网及移动通讯时代高速的信息传输,时至今日,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角色错位,已经引起了公众的愤怒。《三联生活周刊》以“搬不走的工厂”报道了大连PX项目事件,有官员称现在高污染、高耗能的产业在全国各地都没有人愿意要;但是,民众不理解为何地方政府偏爱高污染、高耗能的产业?难道GDP就是上帝?

  不仅仅是抓几个造污企业罚款了事,而是切实推进地方政府转变职能,切实推进体制改革。

关键字: 斩断 地下水 污染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