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空间下的跑酷者之死

2013-05-03 10:47:02  来源:阳光总第147期


 

   一个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的苏丹小女孩,在前往救济中心的路上再也走不动了,跌倒在地。就在身后不远处,盘踞着一只硕大的秃鹰,正伺机猎食她。目睹这一幕的南非自由记者凯文·卡特把它抢拍了下来。1993年《纽约时报》首次刊发了这幅照片,这就是后来在1994年4月获得普利策新闻图片奖的《饥饿的小女孩》。

  这一幅图片比先前所有的相关文字报道加在一起,都更有力地引起了人们对身陷战乱之中的苏丹的关注和同情。成千上万的读者打电话给《纽约时报》,打听小女孩的下落。与此同时,盛名之下的凯文,处境也变得微妙起来。人们纷纷质问,身在现场的他为什么不去救小女孩一把?就连凯文的朋友也认为,他当时应该放下相机去帮助小女孩。

  事实是,凯文在抢拍完镜头之后,就把秃鹰轰走了,并目送小女孩走远。然后,他也瘫倒在一棵树旁恸哭。后来他解释说:“当我把镜头对准这一切时,我心里在说‘上帝啊!’可我必须先工作。如果我不能照常工作的话,我就不该来这里。”

  但凯文仍不能原谅自己。在获颁普利策奖仅三个月后,他被发现自杀于他在约翰内斯堡的车内。人们在座位上找到一张纸条:“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

  凯文之死让人们无可回避地直面职业伦理与普适道德的冲突。凯文当然可以躲进职业伦理的掩体里保护自己,新闻从业者必须忠实于事实,无论这事实有多么残酷,而不能让多愁善感、脆弱和犹豫妨害了这种忠实。然而,这在普适的基督教伦理中却不能成立:如果没有首先救这个孩子被认为是错误的,那么再多孩子的幸福也纠正不了这种错误。

  凯文其实是死于这种尖锐却无解的冲突中,这是真正的悲剧。真正的悲剧,用黑格尔的话说,是指构成冲突的两方都各有其合理性,但这种合理性又各有其适用范围,无法简单地用一方取代或容纳另一方,因此,终极合理性或正义就只能靠冲突双方的同归于尽来达成。从这个意义上,凯文其实死了两回,一回为职业伦理,一回为普适道德。

  相对于这种悲剧,对摄影爱好者王霜的批评就近乎闹剧了。4月6日,泸州跑酷者王子健在沱江一桥上纵身一跃,消失在滔滔江水中。“对无意间拍下照片的王霜,很多人指责她只拍照片而不救人,骂她冷血、脑残。王霜觉得很委屈,因为王子健和同伴有说有笑,桥下还有他的朋友在拿手机 拍摄,所以围观的人都把这当成了一场表演。”(引自央视4月13号《新闻周刊》,下同)

关键字: 网络 空间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