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是宽容的前提

2013-05-15 14:29:31  来源:阳光总第148期


 

  ■ Aimier

  书名:《公正》

  作者:迈克尔·桑德尔/着  朱慧玲/译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有次和朋友聊天,说到电车难题。假如你是一辆失控电车的驾驶员,前方轨道上有五个男孩在玩耍,你停不下来,这就意味着要将五个男孩撞死。但是你注意到,右边还有一条铁轨,这条铁轨上只有一个铁路工人,你可以选择转到这条铁轨上,牺牲一个工人的生命来挽救五个男孩的生命,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我的第一反应是挽救更多人的性命,但对那个工人来说,这是公平的吗?

  桑德尔说在《公正》中说:“某些道德困境源于相互冲突的道德原则,例如在失控电车的例子中,我们的原则是尽可能多地挽救生命。但是却有另外一种道德原则,即使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杀害一个无辜的人也是不对的。”这个时候,我们就面临了一种道德困境,究竟该怎么做,究竟哪一种原则更具有说服力。

  在《公正》里,桑德尔详细地讲述了杰里米·边沁和约翰·斯图亚特·密尔的功利主义,伊曼纽尔·康德的绝对命令与自由主义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以及亚里士多德的目的推论。桑德尔对这些理论进行了详细地描述,试图给我们展现一个完整的对于公平、正义、道德这些问题的理论体系。

  桑德尔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用一些平实的语言和生动的例子来说明本来可能是特别难以理解的理论,在扩充知识的同时引入深刻的思考。“公正是根据优点、根据相关的卓越性而有差别的对待。在吹笛子这一问题中,相关的唯一优点就是吹笛子的能力,如果基于其他任何因素,如财富、长相、身份、地位等而有差别对待的话,那将是不公平的。”亚里士多德的高明之处在于思考问题时追根溯源的思路,抛开个人、社会因素不看,就事论事,就物论物。比如笛子问题,亚里士多德就没有考虑观众,没有考虑社会的经济效应,仅仅是考虑笛子本身存在的唯一根本目的,或者说,仅仅考虑笛子本身的感受。

  桑德尔的《公正》并没有提出公平与正义的准则。如刘瑜所说:“《公正》一书教给读者的与其说是真理,不如说是困惑;与其说是信念,不如说是迟疑。但困惑和迟疑并不一定是坏事。当思想太多地被权力用来当作棍棒,困惑就成为宽容的前提。当人人争当杀气腾腾的真理代言人时,迟疑则是一种智性的成熟。当你知道的越多,你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也越多。”

  回到最开始的道德困境,当你读过《公正》以后,你会困惑于各种社会道德事件,你会迟疑于你自己从前信以为真的道德判断。不过没关系,困境和问题的区别就在于,困境往往是无解的,重要的只是你思考过,努力过,尝试过。

关键字: 困惑 宽容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