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政治思潮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北方:知识的另一种可能性

知识就是权力,权力具有公共性,知识分子就是掌握这种权力的人,你要怎样去运用这种权力。你是以权谋私,还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在这个时代,最终我们要改变这个时代、推进社会进步的话,一定要从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入手。

  以上这些观点由浅入深,我们可以看到权力的本质,是什么在支撑权力。权力当然也包括如果我比你力气大,比你powerful,我就比你有权力。但最重要的,政治体系是由一种知识体系来支撑的。权力未必是知识,但知识一定是权力。这是权力非常重要的来源。我们再引用韦伯(Max Weber)关于权力的合法性的三个分类,克里斯玛型、传统型和法理型。前两种通过个人魅力或家族继承等方式,已经在慢慢地消亡。前几天查韦斯同志去世了,这样的人物就少了一个,过两年如果卡斯特罗同志也去世了,这样的人物就又少了一个,以后越来越难出现这样的人物。现在的权力类型最重要的都变成了后一种就是法理型,这种权力类型是用一种学说来支撑的,最重要的表现在自由主义,或者现在我们讲的普世价值,等等。任何国家,不管真民主假民主,它都要打着自由民主法制的理念来自我标榜。顺便提一句的就是,我们一定要清楚没有纯粹的民主,没有真的民主这么一说。我再举个例子,刚才我说美国这种体制下培养了很多弱智,以至于他们有个弱智的总统,就是上一届的乔治·W·布什。他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几百人上街抗议反对,但是他当时撂下这么一句话,说哪怕世上只剩下劳拉和巴里支持我,我都不会撤军。劳拉是他老婆,巴里是他们家那条狗。你觉得这是可以想象的吗,这是一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应该说的话吗,这怎么是一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说的话呢,这可笑的要死啊。但问题是事实就是这样。你表达意见选他不选他,就是每四年那一瞬间那投票的一刻你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其实平时你就是个零嘛。

  那么法理型的权力与政治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呢?韩毓海老师有一个概括,说现代政治本身是一种文化政治,我念一句引语:现代政治区别于传统政治的基本特征,就在于其文化特征。换句话说,一切现代政治都不能不是文化政治,一切现代统治都不能不是文化统治。具体而言,现代政治合法性的来源是由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英国革命、俄国革命,特别是中国革命所诉诸的文化价值体系而奠定的,并以此区别于传统的合法性。因此现代政治斗争的关键方式就在于争夺文化的领导权。也即是说,这个社会谁说了算哪群人说了算,最终就靠他能不能占据对文化或者知识体系的掌控。统治阶级一定要占据领导权,他要控制教育体系,要塑造人的头脑人的意识。葛兰西当年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按照恩格斯解释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发展到一定程度,西方国家应该发生社会主义革命了,但为什么没有发生?他提出了文化霸权的概念,以及靠强力统治还是靠共识统治两者的差别。他得出结论是这样的国家统治95%是靠认同,只有5%才是靠社会暴力。大而化之来讲,每一个主权国家,都会有自主的对历史的叙事逻辑,它把这个国家的今天放在历史的脉络中去阐释,我们的民族从哪里来,我们何时走到一起、怎么走到一起,我们的未来在哪里,都有这样一个体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必须思考今天中国面临的问题,中国丧失了一部分的文化主权,也就是丧失了一部分国家主权,比如历史的虚无,包括学习英语的狂热等等。

  反过来讲,从被压迫者的角度。被压迫者求解放,归根到底是文化上的解放、思想的解放、意识的解放。如果想建立一个人人平等、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社会,一定要有一个相应的文化作为保障。在一个新的社会里,你有了新的政治新的经济,如果仍然是一个旧的文化占主导地位,人人还相信旧的东西,那么旧社会是一定要复辟的。黑格尔说过一句话,说奴隶造反有可能获得他主人的权力,但是在意识上仍然是他主人的奴隶。因为他推翻了旧的压迫者,他本人又会成为新的压迫者,就跟中国过去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一样,他们推翻了旧王朝,又会照着他们所痛恨的那些人的方式新建一个王朝,再去压迫别人,最终又被别人推翻,就这样周而复始地循环。所以当年毛泽东在西柏坡进北京之前说我们不要做李自成。我想这话有两个含义,一个是不要学李自成那么骄傲在军事上失利那么快就丧失政权,另外就是我们要从旧的思维方式中脱离出来,我们要建立一个新的社会,一个新的社会需要新的文化,这在《新民主主义论》里说的很清楚了,说我们共产党人多年以来,不但为中国的政治革命、经济革命而奋斗,而且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奋斗。一切革命的目的在于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把一个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的中国,变成一个政治上自由和经济上繁荣的中国,而且要把一个被旧文化统治因而愚昧落后的中国,变成一个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和先进的中国。一句话,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建立中华民族的新文化。

  有一个电视剧叫《我的兄弟叫顺熘》,里面的指导员,他里面有句台词,他教顺熘学文化的时候,说为什么要识字呢?毛主席说了,笔杆子枪杆子,革命就靠这两杆子。确实是这样。刚才说到,如果一个新社会里面存在旧的文化,而且还占主导地位,那么这个社会迟早要复辟,复辟到旧社会的形态。那么我们今天已经看到了什么叫复辟,因为这个社会已经复辟了,已经重新变成了旧社会那种形态。在这个过程里面,文艺就占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如果有人去过庐山,那里有个电影院,重复在播放一个电影叫《庐山恋》,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我是有政治敏感性的,我一看我就知道这是当年反动文化复辟的第一枪嘛。你倒退十年看看中国的舞台上都是些什么人在唱主角。但到了《庐山恋》里,那两个主角一个是共产党高官家的孩子一个是国民党高官家的孩子。也就是那个时候“高富帅”就已经抬头了,屌丝已经被挤出舞台的中心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

  刚才谈到武大郎劳动价值的问题。在漫长的中国革命里面,这个社会到底是谁在养活谁。这个问题早就谈论清楚了,劳工神圣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口号。这也是一个常识性的真理,土地是妈,劳动是爹,所有的财富,最终的源泉是这两点。一个是土地以及土地下面蕴藏的自然资源,一个是劳动,除此之外其他都是辅助的。但是现在,你听听我们的经济学家怎么说。有了企业家,财富才呼呼地冒出来了,好像企业家是上帝一样。包括我们过去常用的一些理论范畴,剥削、阶级、帝国主义,这些词在媒体上几乎被消除了。还是我的朋友程巍老师讲的一句话,说这个年头,剥削是无罪的,谈论剥削是有罪的。你要写一篇谈论剥削的文章在媒体上发出来,费劲的要死。好多年以前,发生了一个事,那时候孔庆东写了篇文章给某个媒体,里面就用到了“帝国主义”的概念,结果就被编辑给删了,不许这个概念出现。孔庆东就写了篇文章气的大骂,说这帮人是帝国主义的乏走狗。

  我们再回到《武训传》上来,把它当成一个案例来具体谈谈权力和知识的关系。现在主流的概念,什么人性论啊,政治是政治,文艺是文艺,两者不要扯到一起去,党不要管这个不要管那个。这个话对还是不对呢?我认为是不对的。崔卫平有句话讲,“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而艺术是不妥协的政治”。有些人讲政治是政治,文化是文化,这些人里面有一部分是蒙人的,另外一部分是被人蒙了的。真正的聪明人不会这么看问题的。那些号称不讲政治的艺术,其实是最讲政治的,它是一种新的政治形态的表达,名词叫作“去政治化的政治”。关于这个概念我建议大家去找汪晖老师的文章,你就知道什么叫作“去政治化的政治”,这是现在整个世界的一个大趋势、大潮流。以不谈政治的方式构建一种政治形态,一种压迫形态,这是一种最坏的政治形态。在《武训传》那个年代就是毛泽东时代,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我认为归功于毛泽东本人对这个问题的敏感。他认识到利用小说反d是一大发明。据说这个话最初是康生提出来的,但他表示同意。现在很多人提起来就觉得这是毛泽东迫害知识分子的一个例子。但是我要说,反d也是一种政治形态,意识到小说和政治间的关系,是个更伟大的发现。因为我们没有什么证据表明毛泽东在那个时候读过关于前面讲的知识和权力、政治的关系的东西,那这就是他自己看出来的,这就是非常了不得的独到的见解。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