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政治思潮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北方:知识的另一种可能性

知识就是权力,权力具有公共性,知识分子就是掌握这种权力的人,你要怎样去运用这种权力。你是以权谋私,还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在这个时代,最终我们要改变这个时代、推进社会进步的话,一定要从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入手。

  那么同时,我要问的问题是,知识分子这个群体他对得起这份尊重了吗?总体上说是没有的。知识分子这个群体特别的讨厌,特别的烦人。他不但用他掌握的知识为自己说事,还顺便喜欢恶心别人。比如说李安导演,他也是知识分子,拍《断背山》,然后就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这让人很生气啊,他也不管你有没有,他就说每个人都有。  

111.jpg

    福楼拜,十七十八世纪西方的那些知识分子他们很变态,生活混乱堕落,卫生条件又不好,所以很多人就得梅毒性病啊。于是,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面,就会把得性病得梅毒变成一种风尚,得了这个病的人脑子变得比较敏感,精神比较脆弱,身体也比较脆弱,有点像咳一口血然后给大家看成为一种时髦一样。知识分子怎么可以无聊到这个程度呢?然后福楼拜说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梅毒的因素,他也不管你有没有,他就这么说。中国有句古话,叫“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你好好想想这话对不对?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那么侠义刚烈的女子,当时辜负她的是什么人,也是读书人。前些天,在上海发生一个事,说一位农民工取了一万多块钱工资准备回家过年,结果撒在大家上,好多人捡跑了,只有两个人捡到七百块钱给送回来了,这两个人都是扫大街的。也就是说那些拿了钱跑掉的平均知识文化水平一定要比这两个清洁工人高。知识水平和道德水平真的成正比吗?还真不成正比,绝大程度上是成反比的。我们今天这个民族的美德,在什么样的人身上在延续?真的不是知识分子,是那些不识字的老百姓。

  那么中国历史上有这么一个破天荒的时代,就是毛泽东时代。那个时代对知识分子是非常不客气的,比如1957年的整风运动。我们可以回忆一下,看看那个时候的老百姓是怎么看待知识分子的。这是王绍光的一段话,他根据李敦白,一位当时在中国工作的美国人的回忆来写的。我给大家念念:“那些知识分子——学生、公务员、作家、编剧、教授以及诗人群体抗议时,其他人缩在一旁观看。对绝大多数北京市民来说,这些批判党的人并不是争取学术自由的英雄,相反,大多数人认为这些人是自私自利、不知感恩的城市书呆子。要求民主只是一种策略,目的是为了夺得党的领导权,这对他们来说极为重要。郊区农民认为,如果这些知识分子掌了权,他们就会失去土地。工人也担心他们刚刚取得的一天八小时工作日和基本工资。”李敦白还提到有些教授在报纸上发表言论之后,就必须被公安保护,以免愤怒的工人冲到他的家里进行攻击。在广播电视局,印刷工人也拒绝对某些在节目中重复个人观点的学者印刷讲稿。“我们工人在解放后才开始被当成人看,我们不会去印这些攻击党的稿子。”李敦白的丈母娘是一位普通的劳动妇女,他干脆说这些知识分子的言论统统是放屁!

  这是一种评价。那今天大家对知识分子怎么评价?教授叫“叫兽”,嚎叫的野兽。知识分子有两个特点,知识分子跟启蒙有特别的关系,他们特别喜欢讲启蒙,同时也特别喜欢启蒙别人。因为启蒙是一个居高临下的概念。但是我们要谈一谈,什么叫作启蒙?鲁迅有篇文章叫《破恶声论》,建议大家去读一读。但这篇文章特别难读,你要配合一些解读才能读懂。汪晖老师有篇《声之善恶:何为启蒙?》对《破恶声论》的解读,如果要读的话要对照着读,否则很难看的懂。鲁迅当时也在讲启蒙,他说当时是一个“无声的中国”,不是说中国没有声音,而是乱七八糟没有“真正的声音”没有发自内心的声音。他说要打破体制上的禁忌,需要一二士站出来,有一个人两个人发出“真的声音”来。这个“真的声音”从哪里来?来自心声,来自内造,一种内在的心情,真诚的信仰。人,知识分子,至少要有正信,堂堂正正的自己的信念。而对那些随波逐流的,什么时髦讲什么的,他管它们叫“伪信”。他们所秉承的信仰鲁迅认为叫“敕定正信”,就是别人给他规定好的,他靠这个来混口饭吃。所以这样的人不配做真的知识分子,鲁迅叫“伪士”。他提出个概念叫“伪士当去,迷信可存”。我宁可要迷信,也不要这些虚伪的知识分子。因为迷信,它是正信,是生命里的习俗,是人组成的一部分。

  大家想一想,你们都能想到哪些人是伪士?我可以点名说一个。我认为中国伪士最大的代表,是吴敬琏,听过这个人吧?很有名。他是“吴市场”嘛。但是当年70年代的时候左的不得了,比我左的很。脱离了低级趣味脱离的比较干净,连他老婆坐沙发都不行,资产阶级才坐沙发,劳动人民要坐板凳!70年代他写文章反对利息,总之资产阶级那一套。立马改革开放了,政权的方向调整了,他立马挺起了所谓市场的大旗,成了“吴市场”。这种人就叫伪士,什么赚钱吆喝什么,他不配叫知识分子。这还是从他思想的层面上,从实际的层面上,从直接用他的影响力话语权换钱这个层面上讲,那就更那个了。他动不动担任哪个公司的独立董事啊,在哪讲讲话啊,这都有利益交换在里面。但你具体去请教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还不承认。曾经有记者问过吴敬琏老先生这样的问题,说您是不是某些利益集团啊资本家的代言人,他很激动,说你指出来我拿了谁的钱了?我没有拿谁的钱。然后他好像就把这个问题回答了,他认为这就算回答了问题。但其实这个问题他仍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也是在鲁迅那里早就有答案了。你一个知识分子一个经济学家,你替人说话,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直接拿别人钱,这很不光彩,这叫走狗。你没有拿别人的钱你还替别人说话这叫丧家的走狗!道理清清楚楚,逻辑无懈可击。你见到所有的富人都摇尾巴,见到所有的穷人都狂吠,那你不是丧家的资本家的走狗又是什么呢?还有什么好讲的呢?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