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政治思潮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北方:知识的另一种可能性

知识就是权力,权力具有公共性,知识分子就是掌握这种权力的人,你要怎样去运用这种权力。你是以权谋私,还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在这个时代,最终我们要改变这个时代、推进社会进步的话,一定要从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入手。

  我刚才说了毛泽东时代是唯一曾经要求过文化权力公共性的时代,也是因为这个问题而对知识分子有一些伤害的时代,伤害他们以文化权力某私利。所以他们对那个时代对毛泽东个人是恨之入骨,是睚眦必报的报复。所以他们从根儿上来讲,他们是一群没有人格的家伙,没有人格的家伙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什么事都干的出来,颠三倒四地。他们就是典型的“公知范儿”。比如说一边骂外交部太软弱,一边骂军人不平和,怎么着都要骂。毛岸英战死沙场他要骂,前两天罗援出来讲话因为他没上战场也要被骂,真的是没办法,就不多说了。

  我前面提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知识、知识分子,知识的属性,概括一下讲,知识就是权力,权力具有公共性,知识分子就是掌握这种权力的人,你要怎样去运用这种权力。你是以权谋私,还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所以,我要做一个结尾:这是个末法时代,群魔乱舞。在这个时代,最终我们要改变这个时代、推进社会进步的话,一定要从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入手。当今很多批判性的思想家都在讲必须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比如大卫·哈维(David Harvey),他说如果全世界的大学里仍然在继续教那些neoliberalism’s rubbish,那我们会没有什么希望。你看看屌丝们满脑子都是高富帅,那这个社会是没有前途的。  

111.jpg

    所以归结起来,我向大家发出一个号召也好提出一个建议也好,你们未来都面临着选择,怎么样运用自己的权力,你们也是知识的生产者,因为知识的生产是随时随地进行的,你看一本书,你怎么把它记在脑子里,你再用什么方式把它阐释出来,这都加入了我们很多主观的东西在里面,有你的创造在里面。我们在写东西和说话的时候都是在进行知识的生产,问题是怎么做,你站在谁的立场上,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还是反对人民的立场上。未来大家也有干各种各样职业的,会对这个世界会有很重要的影响,有的人学理科会当科学家。我想起来浙江大学有个叫郑强的教授,他平常做一些很励志的演讲,他就讲到一个例子特别有意思,他是学化学的。他每新教一个班都要给学生提出一个问题,说我教你们干什么,你们将来用它们去干什么?我在这教完,你们有的研究生跑到美国大学里,然后找到什么实验室,比如杜邦公司,搞导弹设计,然后美国一个导弹打过来把我炸死了。所以说你要不要想这个问题,你学的知识要为谁做贡献呢?如果将来有谁做一位科技工作者,确实会碰到选择服务对象的问题,一方面是帝国主义军国主义的体系,另一方面是资本家增值的一个工具。那还有一方面我们是不是可以像钱学森、李四光这样老一辈的科学家去做一个人民的科学家。将来也会有同学去做公务员当官,你是做一个贪官昏官,还是做一个“敢与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的好官?也有会做律师做法官从事法律工作的,你是通过形式主义的程序正义去追求实体正义,去帮助每一个当事人感受到公平正义,还是像李庄这样当一个流氓、讼棍?当然也有会当专业的学者,你要当什么样的学者呢?是不是要像吴敬琏茅于轼厉以宁袁伟时江平贺卫方周其仁何兵这些学霸学匪学痞学棍,还是像反面那样,做一个人民的知识分子?我提出这些问题我希望大家能听的进去,往心里去,好好琢磨一下,将来该做选择的时候,是不是要做出自己的选择。

  最后,我念一段马克思年轻时写的话作为结尾: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将永恒地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谢谢大家。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