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政治思潮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警惕中国崛起道路上的西方“智能帝国主义”威胁

人们研究历史时往往重视鸦片战争中英国的坚船利炮,而忽视英国运用“智能帝国主义”手腕的重要作用。今天中国重新研究鸦片战争中英国的“智能帝国主义”谋略,对抵御西方故伎重演和历史悲剧再现有着重要意义。

  鸦片战争期间,关于英军在中国沿海地区的侵略袭扰活动有许多史料记载,但是,由于英国运用战略性腐败手法属于秘密活动很难有公开史料记载。鸦片战争爆发前夕的1830年至1839年,英国对清朝走私输入鸦片规模达到61776箱,以当时的市场价格每箱754两白银计算,这种违法走私活动的规模高达数千万两白银,远远超过后来中国洋务运动三十年投资总和。英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鸦片非法走私活动,必然花费大力气来广泛贿络收买清朝各级官员,这样才能打通关卡并对抗朝廷的查禁活动。鸦片战争期间,英国为实现以有限军事行动迫使清朝屈服的战略目标,也必然充分利用长期以来在清朝统治阶层中培育的战略性腐败力量,这一点无论是否有史料记载都是确定无疑的,因为这是英国在征服印度等殖民扩张行动中的惯用手法。

  十九世纪马克思撰写《鸦片贸易史》一文时,就曾依据当时西方报刊对鸦片贸易的报道,深刻揭示了英国广泛利用了战略性腐败手法,并将这种腐败侵蚀到了清朝官僚体系的心脏:“正因为英国政府在印度实行了鸦片垄断,中国才采取了禁止鸦片贸易的措施。天朝的立法者对违禁的臣民所施行的严厉惩罚以及中国海关所颁布的严格禁令,结果都毫不起作用。中国人的道义抵制的直接后果就是,帝国当局、海关人员和所有的官吏都被英国人弄得道德堕落。侵蚀到天朝官僚体系之心脏、摧毁了宗法制度之堡垒的腐败作风,就是同鸦片烟箱一起从停泊在黄埔的英国船上被偷愉偷带进这个帝国的”。(马克思:《鸦片贸易史》,《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2版第1卷第713-720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

  有些人认为不应强调鸦片战争对近代中国衰落的影响,清朝历代积累的腐败内因才是更为关键因素,清朝到了道光年间已是病入膏肓、不堪一击。清朝历代的腐败确实导致了严重社会问题,但是,有必要区别一般性腐败与战略性腐败的不同作用,一般性腐败不会像战略性腐败那样导致大规模财富外流。近代中国兴起的鸦片走私贸易,是由拥有丰富全球殖民扩张经验的英国,运用现代资本主义的手法全力推动的,鸦片走私贸易的战略性腐败导致了大规模财富外流,其影响远远超过官吏盘剥国内商人的一般性腐败。

  倘若清朝官员贪污了三十年洋务运动的全部资金,也仅仅相当于1849年一年鸦片贸易导致的白银外流。即使不计算鸦片战争导致的清朝巨额赔款损失,也不考虑后来西方列强竞相侵略掠夺中国的财富,中国在1773年至1911年间因鸦片贸易流失白银45亿两,倘若没有西方列强推动鸦片贸易的外来战略性腐败,中国就能轻易将洋务运动的规模扩大一百多倍,由此可见,外来战略性腐败对近代中国衰落的巨大影响,对近代中国工业发展和新兴资本主义的残酷扼杀。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这个梦想,凝聚了几代中国人的夙愿。要把中华民族复兴的蓝图变为现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我们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中国要想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必须同时在软、硬两条战线上应对美国的霸权挑战,不仅必须击败美国运用军事力量发动的“硬战争”,还必须击败美国运用“巧实力”杠杆发动的“软战争”,特别是击败美国青睐“智能帝国主义”的战略性腐败武器,否则无论在软或硬的战线上失败都会带来巨大的历史代价,前苏联曾在经济规模上接近美国居世界第二位,结果遭到美国的“巧实力”战争攻击分裂瓦解,日本经济也曾一度非常风光并位居世界第二,结果遭到美国的金融战争洗劫并陷入长期停滞。今天中国经济规模再次接近美国位居世界第二,昔日“老二”遭到失败的命运是否在中国身上重演,最为关键的是,要看中国能否成功战胜“智能帝国主义”的威胁与挑战。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