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政治思潮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警惕中国崛起道路上的西方“智能帝国主义”威胁

人们研究历史时往往重视鸦片战争中英国的坚船利炮,而忽视英国运用“智能帝国主义”手腕的重要作用。今天中国重新研究鸦片战争中英国的“智能帝国主义”谋略,对抵御西方故伎重演和历史悲剧再现有着重要意义。

  战略性腐败的发生存在着一定的客观经济规律,就是美国比较容易掌握亲美政客的腐败证据,因为美国同亲美政客的密切交往中容易设置种种腐败诱饵,然后就能以较低成本的代价逼迫他们屈从于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为了获得最大战略利益不仅优先选择利用亲美政客,而且往往选择从威逼利用和曝光抛弃两方面来加以利用。美国开始时往往逼迫亲美政客直接效力于美国的战略目标,如鼓吹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或推行新自由主义的私有化政策,让美国的跨国公司廉价收买、控制战略性行业和国有企业、银行,配合美国的军事、政治、外交行动并受唆使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等等。但是,当美国觉得正面利用的价值不大就开始从反面来利用他们的价值。

  例如,美国电报电话公司、中央情报局都曾提供大量资金,收买、支持智利的皮诺切特将军策划军事政变,推翻了通过民主选举合法上台的阿连德政权,进行了残酷迫害社会党、自由民主人士的镇压活动,还重金资助经济学家设计私有化、金融自由化改革,进而在尚未发生中东战争引发石油危机和“滞胀”的情况下,将智利扶植成拉美第一个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样板,以利于美国垄断财团通过私有化控制拉美各国经济金融命脉,但当皮诺切特将军的地位下降和利用价值不大时,又策划趁他访问英国时以侵犯人权名义将其逮捕,以配合美国鼓吹“人权高于主权”的国际战略。

  巴拿马的前总统诺加列曾经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密切合作,中央情报局曾有意引诱他贩毒并掌握了贩毒证据,后来为了策划入侵和控制巴拿马运河的战略行动,毫不犹豫将诺加列的贩毒证据曝光并将其抓捕到美国。美国虽从亲美政权得到利益但并不会因此而满足,到了一定阶段后就变换手腕追逐更大的利益,此时美国培育的战略腐败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就会将其作为战略筹码操纵别国政权更迭。

  美国对于一些奉行强硬反美政策的国家,虽然感到如芒刺在背并恨之入骨,一直千方百计推翻、颠覆其政权,但因缺乏战略性腐败等智能帝国主义的手段,直接干预的代价太大而始终没有得逞,例如古巴、朝鲜和伊朗等国。对于这些公开而又强硬反对美国的国家,美国很少有机会渗透到这些国家的内部,因而很难掌握这些国家高官的腐败证据。对于朝鲜竟然敢于公开发展核武器,美国口头上威胁恐吓但却束手无策。由于古巴、朝鲜等国的体制具有纯洁性,致使美国很难渗透并培育战略性腐败。

  受到美国策划政治动荡和“颜色革命”颠覆的很多国家,恰恰以前不是奉行反美政策而亲美政策的国家,如萨达姆曾经奉行亲美政策并发动两伊战争,甘心充当美国的智能帝国主义工具来打击邻国伊朗,美国不仅向萨达姆提供经济援助还提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用于镇压库尔德人反抗和打击美国的仇敌伊朗,当萨达姆因两伊战争的长期消耗陷入财政困境时,他指望通过侵吞科威特的石油财富来弥补损失,还期待凭借充当走狗的特殊关系获得美国允许。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