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政治思潮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红旗文稿:要警惕对民族复兴中国梦的误导和曲解

中国梦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梦,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始终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坚持把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相结合,从而避免跌入新自由主义陷阱。

   二、中国梦不是自由放任梦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随着高新科技的迅猛发展,生产力获得巨大发展,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向国际垄断发展。为适应这种需要,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化,成为国际垄断资本推行全球一体化的重要工具。

   新自由主义曾经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被当作经济快速增长的代名词,被奉为增加财富的法宝。然而,新自由主义作为当前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解决不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即企业内部生产的有组织性与整个社会的无组织状态之间的矛盾或一个国家或跨国企业内部的有组织性与全球资本生产和运动无序性之间的矛盾。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自由化,主要是指全盘私有化以及金融自由化、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等,这实际上是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经济主权的弱化,符合国际垄断资本利益。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随之而来的金融危机,引起全球的经济危机持续至今。此次经济危机根源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其直接原因是绝对自由化的经济理念。新自由主义鼓吹市场原教旨主义,把市场机制说成是万能的,认为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会源源不断地创造出无尽的财富。实际上,资本主义市场边界的无限扩大,公平势必会被效率侵蚀,从而造成两极分化。实践证明,即使资本主义经济运作也不可能全面市场化,也不可能不要政府干预。新自由主义主张全面私有化,把决策权交给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私人业主,取消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从某种意义上说,全面私有化就是两极分化的代名词。生产资料占有的不平等是在私有制基础上出现的,因而两极分化是以私有制的存在为前提的。没有私有制,就不会有两极分化。即使在资本主义社会,全面私有化也因为它不符合生产力发展的内在要求而无法实现。

   西方国家推行新自由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造成工人大量失业、贫富两极分化、政府垮台、社会动乱等严重社会问题,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更是造成灾难性后果。现在,世界上最富有国家的人均收入比最贫穷国家高出330多倍。“在英美等发达国家,实行新自由主义所鼓吹的私有化、减税和削减社会福利等政策,导致消费需求不足,金融投机猖獗,虚拟经济恶性膨胀,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2000年美国贫困人口为3160万,2008年为3980万,2009年达到4240多万,占其总人口的14.13%。国际金融危机使世界失业人口猛增。据国际劳工组织评估,世界失业人口从2007年的1.9亿增加到2009年底的2.1亿。世界粮农组织和粮食署报告显示,目前全世界人口约为67亿。全球饥饿人口由2008年9.15亿,上升到2009年的10.2亿,增加了11%。”(李慎明:《从国际金融危机进一步认清新自由主义的危害》,《红旗文稿》2010年第6期)由此可见,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绝不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自由致富美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强调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这种基本经济制度从法律和制度层面保障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防止了全面私有化可能带来的两极分化。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越高,就越需要社会提供更多的公共物品。而公共物品的生产和流通,不可能完全建立在私有制的基础之上,而必须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当前,必须始终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高度警惕私有化风险,防止贫富差距扩大化,防范两极分化可能会引起的社会动荡等风险。与此同时,要使公有制的具体实现形式不断因时而进,使国有资本在产业结构不断升级变迁的过程中保持相当的流动性,确保国有经济的控制力。

   总之,中国梦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梦,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始终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坚持把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相结合,从而避免跌入新自由主义陷阱。

   三、中国梦不是“普世价值”梦

   西方“普世价值”打着“自由、平等、民主、博爱”的幌子,宣扬这些价值是客观存在的人类共同价值观,放之四海而皆准。其实,这种“普世价值”不过是人们的美好幻想而已。

   价值和价值观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决不能混为一谈。价值是在人类社会实践中主体与客体之间存在的客观关系,具体到社会生活中,价值就是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利益的实际满足关系。一个事物作为客体能满足主体的利益需要,我们就可以说,这个事物有价值。通俗地说,价值就是利益。而价值观是人们对世界本体(存在)之间的客观关系的认知,通俗地说,价值观就是人们对某个事物可能有用或者无用的感觉和认知,是价值事实的反映。这种反映可能是真实的,也可能是虚假的。人们有时会一厢情愿地希望满足自己的一切利益需要,但由于资源的稀缺性,人们的利益需要只能得到一部分的满足。当前,我们的世界在整体上还是阶级社会,阶级分化依然存在,因此,普遍适用于所有国家、民族和阶级的“普世价值”是不存在的,只不过是人们的一个良好的愿望而已。

   “普世价值观”的基础在于人类共同利益,如果缺乏共同利益的支撑,“普世价值”只能作为一种美好的愿望或幻想而存在(例如关于“世界大同”及各种乌托邦的追求),不具有真正的意义。因此,“普世价值观”只能是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价值观。人类共同利益的出现需要形成真正的人类共同体,真正的人类共同体存在的社会将是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共产主义社会,这就是“自由个人的联合体”。在此之前,我们只能为建立这种联合体创造条件。因此,不能把价值和价值观混为一谈,更不能浪漫地把虚假的“普适价值观”当成普适性的价值事实。

   西方推崇“普世价值”的背后,有着鲜明的政治取向和价值取向:宣扬普世价值的人崇拜和迷信西方的资产阶级抽象的价值观念和基本制度,主张资本主义是人类“最终制度归宿”。鼓吹“普世价值”的实质是淡化意识形态,意图实现“非意识形态化”。“‘非意识形态化’的结果是抽象人性论的泛滥。把社会矛盾的最终解决归结为抽象人性(良知、爱、同情心、容忍等),把人性不仅视为超阶级、民族、历史阶段的抽象存在,而且视为可以创造一切‘奇迹’的神奇力量(例如可以改变物种本性,使‘狼爱上羊’一类)”。(侯惠勤:《我国意识形态建设的第二次战略性飞跃》,《马克思主义研究》2008年第7期)淡化意识形态的本质是把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中性化、普遍化、神圣化、绝对化为超阶级和超时代的所谓的“普世价值”,然后用所谓的“普世价值”来置换资本主义价值的概念,从而用资本主义价值观来取代社会主义价值观,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实际上,“普世价值”与资本主义价值是同义但只是采用了不同表达形式而已。

   尽管“普世价值”总是打着“人类文明”、“世界文明”的幌子,但是其目标非常明确,一是在理论上消解共产主义理想和社会主义理想,以历史终结的名义确立资本主义在道德和价值上的制高点。二是在方法论上消解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其最终目的是按照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模式全面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根本改变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社会主义方向。“普世价值”通过鼓噪“民主宪政”,从政治体制改革打开“突破口”,实行“全盘西化”,改行资产阶级多党制,走所谓的“宪政之路”,从而使共产党放弃领导权,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对此,我们必须始终保持警惕。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