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新常态下的网络问责

2013-01-06 08:01  来源:联合早报网

   大公网1月6日讯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报道:

    如果一个博客或者论政网站,经常得为不负责任的言论道歉,

  其信誉必定荡然无存,网主如果想继续经营一个有影响力的网站,

  就必须提高言论的素质。

  星期五晚上处理了李显龙总理发律师信给博客区伟鹏的新闻后,昨天凌晨下班回家。几个小时后起床吃早餐,惯性在手机上浏览几个网站,就看到民主党人文森维基新雅(Vincent Wijeysingha)在面簿上也刊登了致人力部代部长陈川仁的道歉信。

  欢迎来到2013年的第一个周末!在秩序有待建立的新常态下游走了一年多,感觉今天进入了另一个阶段。

  批评者说这是用法律来抑制言论自由,我尝试乐观开放地看待,发律师信的手法可能让人觉得太强势,不过说到底这是以社会大部分人认同的价值观,来匡正网络言论的一种尝试。

  对于网络言论,很多人是又爱又恨的。一方面网络上每个人的发言,也是思想和智慧的碰撞,可以通过每个人不同的经验和见识,丰富大众的知识。另一方面,很多人的成见和误解,也会在不受约束的情况下畅所欲言,渐渐地积非成是,形成一种有影响力的观念。

  这么说有些人会误以为我反对言论自由。绝对不是,我只是反对不负责任的自由言论。实际上,最注重言论自由的美国媒体,对绝对的言论自由也在进行深刻的省视。两个月前到美国参加一项给新闻工作者的访问计划时,美国《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资深政治记者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互联网的速度比拼和网络言论的不受约束,已经侵蚀了媒体的公信力,这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

  可见,即使在全世界言论最自由的地方,绝对的自由在触犯价值底线时,由人类社会长时间积累、凝聚和渐渐达成共识的价值观,还是凌驾于绝对自由之上的。在我们这个言论上相对谨慎和保守的社会,在无边的网络言论中,怎么定义“出界”、如何防出界,以及制定怎么样的问责方式,更是值得思考与探究的。

  我想,这一连串的律师信,以及律师信接收者的反应,都是对新网络言论时代的新回应。

  远的不谈,就总理发给区伟鹏的律师信来说,具诽谤性的部分有的是明显的,有的或许一些人会认为有商榷的空间,但是最重要的是,律师信中明确表示,只要区伟鹏在发信日两天内通过书面方式确定会按要求撤下博文和跟帖并发表道歉,下来不再发表具诽谤性的文章以及让这些言论在他的网页上发表,总理不打算向他索偿。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段话,反映出总理尝试用柔性手法处理网络言论。在真理未必越辩越明的互联网上,发律师信,是发信者对不公道言论的表态。当然,因为律师信涉及了一定的费用,一般人难免有一种发信人倚强凌弱的印象。但是允许发言者收回不当评论并刊登道歉,而不是直接控上法庭向对方索偿,这种柔性手法,更能让社会大众所接受。

  正如本报昨天的报道中访问的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汪炳华教授说的,博客在进行讨论时一般比跟帖留言者理性,他们的本意很多时候是在促进广泛的讨论,政治领导人不直接把他们控上法庭,而以相对柔性的手法发信要求他们公开道歉,这么做可让他们继续在公开平台上进行讨论,不把讨论“赶入地下”,否则未来可能造成更大的威胁。

  对言论的处理,执政者需有一套新的拿捏,抓得太紧并不明智。古人有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 意思就是说,控制言论,提防洪水更难,如果完全封闭言路,正如筑很高的堤坝限制水流,万一决堤,伤的人就更多了。

  执政者要相信人民的集体智慧,对于不实言论和不公道的指责,不论是执政者还是在野者发出的,绝大多数讲理的人民都不能接受,这是我们社会共同的价值观。如果一个博客或者论政网站,经常得为不负责任的言论道歉,其信誉必定荡然无存,网主如果想继续经营一个有影响力的网站,就必须提高言论的素质。

  政治领导人发律师信给博客或者网站,很多人会解读为抑制网络言论,可是从另一方面看,它也是提升网络言论素质的方式。只要这些论证网站和博客本意是促进广泛而公开的讨论,抱着开放的态度接受来自各方的批评与指正,假以时日,一些好的言论网站自然会鹤立鸡群,这对我们的言论开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作者是本报采访主任)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