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在阿富汗虎头鼠尾

2013-01-15 07:50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1月15日讯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

  1989年苏联撤军后,西方抛弃了阿富汗。结果是:内战、塔利班(Taliban)统治、人权灾难、基地组织(al-Qaeda)盘踞。如今,随着我们加速朝着2014年大幅削减驻军和移交国家领导权的目标迈进,我们即将重蹈覆辙。被巴拉克 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提名为美国新任国防部长人选的查克 哈格尔(Chuck Hagel)在准备出席参议院就他的任命举行的听证会时,应当深思这一点。

  西方的做法不乏合理之处,例如:将控制权移交阿富汗军方领导层;训练阿富汗安全部队;将攻击目标瞄准极端主义武装分子及其领导人;强化政治制度;为2014年阿富汗大选做准备工作;为新一代阿富汗人的卫生和教育提供支持。

  与此同时,一些严重的问题依然存在:腐败;某些地区缺乏基本的安全保障;塔利班不断发动攻击,并渗透进阿富汗政府内部;庇护(如果不是积极支持的话)巴基斯坦的极端主义分子;政府机构效率低下;猖獗的鸦片经济助长叛乱。

  在12年来牺牲数千性命、投入几十亿美元之后,美国和盟国厌倦了,这可以理解。因此,它们坚定了在2014年移交责任的决心。

  目前的计划是继续大规模撤军,推动与塔利班的政治“对话”,在2014年后留下很少的军事力量,负责训练阿富汗军队和打击恐怖主义目标。唯一的问题是:如果这一切不奏效怎么办?

  设想一下明年可能出现的情景。美国和其他北约(Nato)国家在阿富汗的驻军规模处于五年多来的最低水平。尽管培训在继续,但阿富汗人仍然无法维持南部和东部大部分地区的安全局势。塔利班继续在北部和喀布尔发动零星但骇人听闻的攻击。政府安全部队以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和哈扎拉人为主,中央政府得不到普什图人的支持。

  继续设想下去:总统哈米德 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即将结束任期,但2014年选举活动问题百出,很难产生一位受到各方面认可的总统。

  塔利班的势力达到自2002年遭到溃败后的顶峰,它背靠在巴基斯坦的战略纵深,并且拟下了一长串的“通敌者”黑名单。示威性斩首时有发生,思想独立的妇女和敢于上学读书的女孩遭到公开鞭打,这些都令南部的生活愈发黑暗。更多的极端主义分子梦想着报复美国。

  然后,灾难发生了。一场重大事件让空中楼阁般的计划崩塌。塔利班占领南部和东部。喀布尔政府摇摇欲坠。国际部队无力阻止阿富汗陷入内战。

  这番情景可能不会在2014年的阿富汗上演。确实,局势没有理由一定会朝这个方向发展。但站在2013年初这个有利的时点来观察,这一切发生的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大。或许更重要的一点是,国际社会似乎没有打算阻止这些情况发生。自从我们于2009年12月首次设定撤军期限后,我们的目标便从在阿富汗取得长远成功,变成了一走了之。

  奥巴马在任内有另外三次都相当明智地重新审视了美国的阿富汗战略。第一次是在他刚上任的60天内;第二次是2009年中期,批准“大量”增派军队,但确定在2011年7月之前完成撤军。最近的一次评估十分谨慎,最终在2010年夏季决定将撤军期限从2011年延后至2014年。但期限依然存在。将职责移交给阿富汗领导层——无论如何这一点都是必不可少的——能促成我们的撤军,但对阿富汗的前途无益。

  公平地说,限期撤军的支持者也有他们的重要理由。确定撤军期限,应当能使阿富汗人承担起更多的责任。“阿人治阿”是阿富汗的唯一前途。但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西方将再次放弃阿富汗,届时阿富汗人的明智之举将是屈从于任何一位掌权者。塔利班迟早会回来。

  再回到2013年1月。如果说有一个进行战略评估的时机,这个时机便是现在。我们过去的很多努力不会白费,我们正在做的事也将是有意义的,但前提是,在迄今所取得的成果能够自我维持之前,我们不会想着去终止这些努力。

  在2013年投入更多资金和生命,然后在2014年承受着一切努力付之东流的风险,是不明智的做法。如果我们想避免阿富汗爆发内战并出现严重践踏人权的行为,避免让阿富汗再次成为不断输出极端主义的避风港,我们便需要研究制定一项B计划。这个B计划应当着眼于实现实质目标,而不是以商量撤军时间为重。

  本文作者分别为前美国常驻北约代表和前北约秘书长

  译者/徐天辰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