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外交信使

2013-01-24 20:02  来源:凤凰周刊

  台海网4月16日讯 据凤凰周刊消息,2010年年末,正值科特迪瓦内乱升级之时,一架法航A330客机降落在阿比让国际机场。走出舱门的乘客纷纷议论着与他们同机的两名中国“大人物”。这趟班机刚停稳不久,一辆悬挂中国国旗的使馆轿车直接开到舷梯旁,载着两名西装笔挺、扎深蓝色领带的中国人和他们紧紧抱在胸前的包裹驶出停机坪。

  实际上,早在六个半小时以前,千里之外的巴黎戴高乐机场二号航站楼,这两名中国人已先于正常登机时间五分钟在飞机上落座。那时,在其他法国乘客眼中,不时翻阅杂志的他们,同众多前往非洲淘金的中国商人没有任何区别。没有人注意到,二人中靠近舷窗一侧的一位正双脚交叉,紧紧钳住座椅下的一个草绿色包裹。更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件草绿色包裹的一侧有一枚镶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铅封。

  这两名所谓的中国“大人物”,其实是负责中共中央、国务院各部委与中国252个驻外使领馆之间机密文件、资料传递工作的专业外交信使,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办公厅信使队。

  与死神同行的外交信使

  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中的描述,外交信使作为“特殊的外交人员”,其职责在于保证外交邮袋在传递过程中的机密和安全,在执行公务期间,享有外交豁免权。据大陆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外交信使个人最高访问记录为142个国家。十年间,每名信使平均对全球主要国家出访5次以上。

  “‘公费旅行’与‘国家机密’使得公众眼中的外交官始终笼罩在邦德一般浪漫神秘的光环之下。”英国国防部前信息安全办公室主任弗雷德·派帕博士(Dr. Fred

  Piper)如此评论,“然而,这风光无限的外衣却难掩国家利益斗争中那血淋淋的气息。”

  担任外交信使13年之久的前驻芝加哥总领事馆副总领事谢君桢则用“辛苦、紧张、危险”三个词对这份工作做了概括。他回忆说:“担任信使期间,我每年出差200

  多天,不分昼夜飞往世界各地。”

  与普通的公务出差不同的是,外交信使和邮递员一样,根据任务需要,一次旅行,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依次向每一家中国驻外使领馆投递并收集机要信息。

  “出一次国,走几十个国家,一天两个航班,两天跨越半个地球,对信使而言是家常便饭。”谢君桢说。因此,中国外交信使均持有两本护照,交替使用。同时,信使所持外交护照的页数是普通护照的两倍以上。于是,收集图章也就成为一些信使的爱好。

  出访过112个国家的刘治琳曾经从北京出发接连飞往欧洲、非洲与美洲,最大室外温差达65摄氏度。时差与温差对外交信使的身体是极大的考验。“一次出差要预备四个季节的服装。”

  由于频繁进行旅行,这一特殊人群面临的各种交通工具故障率远高于普通人。自1958年至1963年,共有6名中国外交信使在苏联执行公务期间坠机身亡。久而久之,中国外交信使队伍有了一则不成文的规定:新任信使上岗前都要到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去祭奠故去的同仁。

  面对高风险的职业,一位俄罗斯前外交信使曾这样回忆道:“当我带着外交邮袋踏上飞机的那一刻起,死神便于我同行。”

  “外交邮袋可以装下整个世界”

  虽然包括《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在内的6条国际公约共同规定了外交信使及外交邮袋不受侵犯的崇高国际法律地位,但针对外交信使的“意外”事件频频发生。“中国信使在出差途中发生过一些严重事件,有的遭遇寻衅,有的陷入骗局,有的被偷盗,还有的差点被绑架,”谢君桢副总领事一语道破天机,“我们随身携带国家机密文件,只要没到使馆,脑子里始终绷着一根弦。”

  当面对生死考验时,外交信使首先考虑的是外交邮袋的安全,因为邮袋中的高度敏感信息关乎国家利益。按照美国国务院规定:外交邮袋内容可能涉及绝密及敏感等级的公务信息;在一定长度以内的公务信息,驻外使领馆不得以网络、邮政等可能的非外交途径传递,必须通过专业外交信使携带以目的国认可方式进行主权标记后的外交邮袋传递。

  另据美国盖尔集团(GaleGroup)“解密文件参考系统”(简称DDRS系统),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委员会及参谋长联席会议等机构提交的多份报告指出,包括苏联/俄罗斯、英国、法国和中国等国家在上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期间,主要依赖人工递送外交邮袋的方式,在政府与驻外机构间传递包括政府决策文件、国书、地区安全形势评估、地区商业情报评估、重要人物出访日程和特殊任务报告等具有较高价值的公务信息。报告也指出,通过针对外交邮袋的截获行动提高美国情报收集能力的可能性。

  不过,外交邮袋并非只能递送机密信息。依照国际公约,外交邮袋指密封的、附有可资识别的外部标记、用以装载外交公文与公务用品的容器。1918年,由于德国海关曾“不小心”将俄国运送外交文件的木箱摔碎,导致俄国在德国境内的反政府计划流产后,俄罗斯开始启用大红色帆布袋作为制式外交邮袋。随后,各国开始纷纷效仿。

  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成立外交信使队以来,一直使用草绿色外交邮袋携带文件。邮袋分为大、小两种型号,正面均有中英文标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邮袋”字样。使用时,外交邮袋须用尼龙绳子系好,同时加铸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铅封。

  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国际社会对“公务用品”有着更为宽容的定义,各国对“袋”状结构也有了不同的定义。美国国务院规定其外交信使的职责不仅是携带装载公文的外交邮袋,更主要的是负责保管和运送大量装载着公务必需品、机器设备,甚至建筑材料的外交邮袋。

  弗雷德·派帕博士向本刊介绍,随着国际法律对外交邮袋的保护不断完善,截获外交邮袋的外交风险越来越大。窃听与反窃听成为国际外交信息收集的主流发展方向。为此,各国驻外机构的“公务用品”更加依赖国内供应,进而也使得利用各种载体作为外交邮袋的事例日益普遍。

  英国作为国际外交历史悠久的舞台,其海关对“外交邮袋”的变化有着极为深刻的认识。英国海关曾向媒体披露神秘莫测的外交邮袋,“小到图钉,大到活人,外交邮袋可以装下整个世界。”

  通过外交邮袋方式偷运活人也并非危言耸听。罗马海关曾于1964年在一个埃及外交邮件用集装箱内发现一名以色列男子。该男子曾效力于埃及军事情报部门,叛变被抓后,埃及反情报机关试图用这种方式将其运往开罗处决。而1984年6月,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摩萨德(Mossad)则以同样的方式成功帮助尼日利亚前政府首脑流亡英国。

  根据英国外交部解密档案,长期以来,西方社会默许驻在交通落后、物资匾乏、战乱地区的外交机构,均可将医疗用品、服装鞋帽、个人信件等视作“公务用品”通过外交邮袋运送。通过这一准则,二战时期丘吉尔首相大量消费的古巴雪茄烟源源不断地从纽约运往英国。西方驻中东国家使馆也可以向一些禁酒国家转运酒精产品。

  同样,驻华使领馆的大部分敏感设备也是依靠这一准则进入中国的,这其中包括汽车、电脑、电话以及目前部分使领馆正在使用的空气质量监测仪器。

  外交信使行动准则

  弗雷德·派帕博士认为,由于外交邮袋中包含着大量潜在的高度敏感信息,外交邮袋对于目的国或第三方国家而言往往具有极高的情报价值,所以保护己方外交邮袋与获取对方外交邮袋是各国高度重视的工作。

  外交信使杨岸信向本刊记者透露:“外交信使的特殊权力是具有明确主权标示的外交邮袋赋予的。”在实际工作中,往往不会受到侵害的只有外交邮袋。所以,在阿比让国际机场上演的颇为“风光”的接机仪式,对杨岸信而言,却并非“好事”:“咱们的信使通常搭乘商业航班,走‘绿色通道’(外交通道)出关。只有在突发情况下,才会从停机坪直接出场。”

  在弗雷德·派帕博士看来,近十年来,随着国力激增,中国越来越积极地参与国际公约的制定及缔约过程,为本国外交权益提供了良好的国际法环境。中国政府正力图通过完善国际及国家法律、规范合理安排信使工作以及加强人员选拔及培训工作等三个途径保障外交信使及外交邮袋在国际社会中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核心利益。

  据杨岸信介绍,中国外交信使的工作流程严格按照国际法有关规定操作,例如,中国政府每年通过各驻外使领馆照会各国外交部门中国外交信使名单。外交信使过关时,主动出示外交护照及外交信使证。外交护照上注明其信使身份,《信使证》上,须由专人填写外交邮袋数量及编号。此外,中国还参照苏俄建立了外交信使的行动准则:一个信使行动组的标准配置为两人,组员相互监督。以北京为中心,采取多组先后实施长距离巡游的递送模式。

  在“PA72杨水长”叛逃事件中,这一外交信使配置模式的特点被充分地反映出来。

  1985年11月25日,中国外交信使杨水长利用同行信使何存峰如厕时机,携带外交邮袋向泛美航空公司PA72次航班机长尤金·特纳申请政治避难。随后,机长以故障为由改降芝加哥奥哈利国际机场,并将杨水长及两个外交邮袋藏匿于客机“安全屋”内。

  随后美方机长、移民局及国务院官员,通过一位同机的中国旅客作为翻译,轮番同何存峰进行交涉。10小时后,何存峰才再次见到两个外交邮袋,并得以通知中国驻美使领馆人员。何存峰回国后,因“恪尽职守、忠于使命”获得外交部嘉奖,记大功一次,并上调两级工资。同时其事迹被多个外交系统媒体转载。

  在弗雷德·派帕博士看来,对于80年代的美国情治系统而言,10小时的时间足以拆封外交邮袋,并做到完好无损的复原。“杨水长”事件中,消失10小时的绝密外交邮袋是否被拆阅至今不为人知。

  根据苏联克格勃特工奥列格·戈尔季耶夫斯基的回忆录,苏联的反间谍人员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掌握了成熟的甄别开封外交邮袋的间谍与反间谍技术,其中包括文件中纸张的特殊折叠方式,邮件袋上巧妙编扎的绳结,集装箱中摆放物品的特定次序等手段。以至于冷战最后20年间,西方信使的外交邮袋一旦丢失,就立即启动“彻底销毁”的应急预案。

  不同于中国外交信使的运作模式,西方多以1人为信使行动的基本单位,以多基站辐射的方式完成全球的信使工作。希望通过每一名信使在有限的范围内做单程出国访问,减少工作量,降低运行成本。这其中以英国的女王信使和美国国务院外交信使最具代表性。

  据美国国务院公布的招聘信息,美国常年在泰国曼谷、塞内加尔达喀尔、德国法兰克福、巴林麦纳麦、佛罗里达迈阿密、南非比勒陀利亚、巴西圣保罗、韩国首尔和华盛顿特区等9个常驻信使站维持约200人的外交信使队伍。每名外交信使的起薪为每年38,394美元到56,383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23,8043元到34,9575元之间),此外还可享受免税的海外住房津贴和资格教育津贴。

  但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外交信使,都遵循着同样一条文件处理原则:当外交邮袋有可能超出己方控制范围时,外交信使可提前通过销毁文件的方式,防止信息泄露的可能性。根据谢君桢、刘治琳、李世滨等信使的回忆,在多次空难危机中,中国外交信使以水浸、粉碎甚至放入口中嚼烂等手段销毁过大量外交邮件。

  外交信使甄选标准高于宇航员

  英国女王曾将英国外交信使队伍——女王信使(Queen's Messenger)喻为“国家机密的第一捍卫者”。弗雷德·派帕博士表示:“负责传递国家机密的专业人才,本身就是一组神秘莫测的密码。”

  各国能够承担这项殊荣的“特殊外交人员”需要通过极为严苛的甄选和锻炼。政治审查是每个国家在挑选外交信使时的第一步。前苏联克格勃,即现在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是负责俄罗斯联邦外交部信使候选人的政治资质甄选及人员培训的唯一机构。俄联邦安全局局长博尔特尼科夫曾对外宣称,俄罗斯外交信使甄选标准比选拔宇航员还高。

  美国国务院外交信使则需要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接受三次不同级别的背景调查。初审以所有20岁至60岁的申请者所提交的材料为基础,进行资质审查。培训期间,还会对候选人进行道德考察。最终任命仪式前,还将由国务院组织候选人安全资质审查。这项审查包括工作经验、教育背景、社会奖励、培训经历、人生规划以及家庭背景等多项指标。而英国的女王信使则要求必须是退役军官。

  中国第一批外交信使全部出自野战军系统,年龄不超过30岁。严格的政治审查淘汰了大批“历史不清白”的候选人。剩下的申请者则被送往部队或地方院校进行三个月到一年不等的外语集训,之后便走上了外交信使的岗位。

  良好的教育背景与丰富的工作经验也是各国外交信使甄选中必不可少的要求,而掌握至少一门通用外语则是对信使申请人的基本要求。美国200名外交信使中绝大多数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

  中国自1960年起,逐渐开始了对外交官的学历教育。中国著名摄影家关宗山在那一年经山东省电影制片厂推荐参加了外交部的英语考试。随后,关宗山进入外交学院青年干部英语班接受了三年的语言培训。1963年,他开始了长达17年的外交信使工作,一直做到副队长。

  美国国务院外交信使申请者必须具备三年的普通工作经验,一年的外交专业从业经验。而中国的外交信使队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停止了对外招聘的做法,转为在系统内部选拔信使。

  此外,各国外交信使选拔标准都在向军事化发展。除英国有明确规定外,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外交信使也大多是军人出身,除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外,还掌握基本军事技能。俄罗斯对信使候选人的射击与格斗项目定立了明确的指标。关宗山考入外交部那年起,中国也开始以空军飞行员标准对信使候选人进行严格体检。

  除必要的学历教育外,各国还对信使候选人进行全面的专业培训。美国国务院外交信使候选人需要通过12周到14周的培训课程,课程包括自选一门外语科目,必修国际法、地理、国家概况以及历史等科目。虽然中国外交部未对外公布信使候选人的具体培训安排,但自1950年代第一批外交信使至今,大多数信使均参加过外交学院两年制机要班或高级外交官培训班等课程。

  目前,基于二进制现代算法衍生的高科技保密手段不断发展,使得现有技术很难在时效范围内大规模破译出有价值信息。虽然一些篇幅较长、时效性较高的信息更偏向于互联网加密渠道递送,但外交信使制度仍然是当今各国认可的安全可靠的外交机要信息传递途径。(应采访者要求,杨岸信为化名)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