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俊飞:越南对华软平衡政策的硬伤

2013-01-28 07:27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1月28日讯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报道:

  日前,越南总理阮晋勇和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双方决定加强经济与安全合作,携手面对与中国的领土纠纷问题。法新社的报道指出,日越双方已经同意促进彼此战略伙伴关系,并协力在“区域和平与安全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

  在奉行权威主义并严控新闻报道的越南,当地媒体刻意低调处理双方会谈的安全主题,但河内在领土问题上的对华强硬姿态仍然见诸报端,天鹅绒手套下的铁手掌若隐若现。在1月1日生效的《越南海洋法》中,河内亦早已公然声称对中国的南沙和西沙群岛拥有主权和管辖权。

  自上个世纪90年代始,越南奉行对华软平衡(soft balancing)政策。该政策不同于传统的平衡、搭车和骑墙政策,以非正式同盟和秉持有限安全合作为主要特征,题中之意在于既采用搭车策略,深化与中国的经济联系,享受中国崛起的红利,同时又积极发展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经济、外交和非正式军事关系,其中美国、日本、印度、俄罗斯、东盟(亚细安)等是重点对象。

  值得关注的是,在对华软平衡框架内,近年来为引入区外力量来牵制中国,力阻中国收复落在越南手中的领土,越南有意在军事领域扩大与美国、日本和印度的合作,与其建立针对特定冲突的临时性同盟关系。越南领导人实际上视美国为在东南亚制约中国的平衡者,计划一旦与中国开战,就把美越合作升级为同盟关系。

  越南与中国俱为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其意识形态师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模式与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亦大同小异。不幸的是,源于部分越南人极端的历史观,河内对中国在21世纪的崛起持负面看法,认为日益强大的中国会限制越南的利益扩张,北京会以单方意志收回已被越方占领的南海诸岛。对华软平衡政策的现实目标之一就是守卫越南的既得领土利益。

  然而,河内对华政策存在几大硬伤。首先,非正式军事同盟的弱点是难于应付棘手的突发军事状况和对手主导的速战速决战争。非正式军事同盟成功运作的前提是,一方在遭受军事打击之后仍然有力量组织防御,另一方则在完成必要的政治、法律和军事程序后在战争中后期介入冲突,施加援手。越南面临的严峻局面在于,如果解放军发动闪电战,并见好就收,那么越南军队根本没有把冲突演变成持久战的机会,而决策过程缓慢的美国惟有望洋兴叹。

  即使战况走向解放军愿望的反面,两军进入胶着状态,美国是否最终介入还存在一个大大的问号。只要中国坚持对美有效威慑,确保打击美国本土的实力,那么华盛顿其实不敢贸然卷入中越争执。毕竟,美国不想在美元储备和结算货币地位、大规模武器扩散、美国国债等领域彻底失去中国的支撑。纵使华盛顿决定参战,中国导弹部队以逸待劳,锋不可挡,那么美军也断不会占到便宜。

  其次,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越南对华软平衡政策的军事与经济目标相互冲突。北京的军事行动必然伴随经济制裁。越南与中国存在密切的经济交往,制裁将沉重打击越南的经济发展和市场结构,急剧降低民众的生活质量。

  中国已连续七年成为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目前是越南煤炭、大米、电脑、天然橡胶、电子产品及零配件等商品的第一大出口市场。双方贸易不平衡的状况也正得到明显改善。2012年上半年,中国从越南的进口同比增长58.6%,远高于中国对越出口10.6%的增速。

  中国商品帮助越南降低通货膨胀率

  中国产品价廉物美,让越南消费者得到实惠,增加了实际收入。随着中国机电产品出口规模的扩大,越南等东盟国家可从中国得到便宜的生产资料和生产工具,比如价格较低的摩托车和汽车等,使当地的商家大受裨益。

  从中国输入的商品对越南降低通货膨胀率至关重要。由于竞争激烈,即使中国企业提高了生产效率,员工工资和企业利润也难于同步增长,因为其利益被大规模转移到国外,使境外消费者和商家受益,越南自不例外。彭博社在1月2日报道,越南总理阮晋勇表示,今年越南的通货膨胀率依然会居高不下。从中国而不是从西方进口商品,将是越南经济复兴计划中无法舍弃的选择。

  再次,软平衡政策无法掩盖越南的金融软肋。越南金融市场规模不大,但开放急于求成,利用外资过度,易于受到境外资本的洗劫,其中自然包括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金融机构。越南证券市场成立于2000年,现有胡志明和河内两大证券交易所。短短的12年之内,其市场规模已扩大50倍,2011年市值已占越南GDP的27%,上市公司数量达到近800家。

  2006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越南就开始放开资本项目的境外直接投资,外资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上限放宽到49%,因此外资蜂拥而入,迅速推高了越南的资产价格,形成大面积泡沫。受制于现有国际规范,越南金融市场几乎无力阻挡境外资本的蓄意冲击。

  最后,对华软平衡政策置越南于政权倾覆的险地。越南的政治体制与西方不同,虽然美国和欧盟乐见越南对华持强硬态度,但也不时批评越南镇压民主异见人士的政策和行动。越南的西式民主化符合华盛顿的根本利益,其反政府力量一直得到西方国家的庇护。与中国的疏远导致越南失去一个具有相近意识形态大国的屏护,为颜色革命敞开了大门。

  同时,涉外军事冲突会让越南民族分裂势力趁虚而入。越南的分离主义势力主要包括致力于西原地区独立建国的“福尔罗”集团、“赫蒙族独立运动”以及下高棉分离主义者。长期反对越南主体民族京族统治的“福尔罗”组织,其武装力量在1992年宣布解体,但他们的首领移居美国,在西方某些政府机构和财团的支持下,继续从事其西原独立事业。如果中越兵戎相见,以今日世界大势来看,持不同价值观的越南少数民族力量则定然崛起,国家的统一局面恐付之东流。

  由于越南对华软平衡政策先天不足,北京可以选择多种反制措施,而且几乎都立于不败之地。倘若钓鱼岛争执进入长期摩擦态势,那么,解放军声东击南,在与美日同盟正面较量之前先解决侧翼干扰,不失为改善中国周边安全的一种稳妥做法。解放军踏上钓鱼岛的道路经过越南,未尝不可!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越南对华软平衡政策的军事与经济目标相互冲突。北京的军事行动必然伴随经济制裁。越南与中国存在密切的经济交往,制裁将沉重打击越南的经济发展和市场结构,急剧降低民众的生活质量。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