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思想学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沈大伟:中国共产党改革的国际视角

如果一党执政(包括在中国)将能持续下去,就有必要采取上述行动。对此,外国的全球比较政治研究的学者和中共问题专家有着广泛共识。然而,即使唯一的执政党沿着这些路径前进,它们仍可能以衰亡告终。这是一道真正难解的谜题:不改革则会失去权力,但改革仍会失去权力!
  对未来的展望

  虽然悲观论者和乐观论者对中国共产党现状有不同的看法,但都认为中国共产党应该认真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改革自身,持续为中国社会打造美好的未来,为实现“十二五”规划的经济目标创造政治条件—从而不断推动中国现代化进程。许多外国学者认为,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阻碍了经济增长和发展。另外,外国学者有一重要共识,即与世界上其他政党一样,中国共产党面临着一场新的革命:“期望值上升的革命。”各种政体下的公民都会问他们的政府“最近你为我们做了什么”。因此,满足不断上升的期望、保持政治合法性是一个动态过程—这对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所有执政党都是如此。

  许多外国学者认为,中国共产党应该:

  ● 改善公共治理并更多回应社会需求;

  ● 使党和政府更透明、更负责、更受法律约束;

  ● 采取强有力的、涵盖广泛的措施控制各级腐败(包括在中央委员会内部);

  ● 改善地方对中央政策的贯彻落实;

  ● 大幅提高干部的素质和规范其行为表现;

  ● 制定一套明确的、可执行的物权规定;

  ● 在各级社会和政府中全面完善和实行法治;

  ● 确立党的政策反馈和完善的公共机制;

  ● 党要找到一个前后一致的、有说服力的国家愿景,取代无法取信于人的官方思想意识;

  ● 放松过度的国内安全管制,容许异见,赋予公民社会以真正的自由。

  大部分外国的中共问题学者还会认为,除非中国共产党采取上述和其他措施,否则将继续处于衰败和退化中。

  如果中国共产党处于或重回收缩状态,人们应该把这理解成一个渐进和逐步的过程—并非像发生在苏联、东欧和蒙古的零和式权力内爆。不是所有政治体制都会发生爆发和内爆。但更确切地说,许多体制仅能继续“勉强度日”,甚至停滞不前,而其他体制则试图积极地—但逐步地—应对挑战并“与时俱进”。一些执政党开展了全面系统的适应性改革。另有部分国家在爆发民众抗议(2011年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前,看上去很稳定—例如中东、北非的许多政权。只要执政党保持对所有强制力手段的控制,许多威权政府—无论多么专制—都能维持长期当权。世界上有许多此类政权,它们从未经历“民主突破”。即使那些认为中共正在收缩的外界观察家也应该意识到,这是一种渐进的状态,可能要相当长时间才能达到临界状态。中国绝非“失败国家”,与其他衰退或垮台的一党执政政权相比,有许多重大的不同。任何一个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的国家都不应被认为是衰弱的。

  虽然乐观论者认为,从江泽民时期到胡锦涛时期,中共都很适应形势变化,进行了许多政治改革(如前述),他们也发现,2009年9月十七届四中全会以来,许多改革出现停滞、中止甚至倒退。那次重要会议主要关注“党建”并就此作出了一个非常积极的前瞻性“决定”。但是,两年来,几乎所有的外国学者都认为:

  ● “决定”落实不力;

  ● 中国共产党非常紧张不安;

  ● 中国共产党党内改革停滞和退步;

  ● 在经济自由化道路上出现退缩,再度重视国有企业和中央计划;

  ● 被动的、不积极的中国共产党;

  ● 没有安全感的、不自信的中共。

  宽泛地说,外国学者认为中国政治体制的前景存在多种可能。这些可能性多达15种,虽各不相同,但并不相斥,可以归纳为三大类。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