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静:第一夫人外交凸显开放 第一家庭走向透明

2013-03-29 07:14:26  来源:大公网

  中国长期以来,对“夫人外交”没有多少认识,基本上没有“夫人外交”。这次习近平主席偕夫人彭丽媛出访,可以说是中国“第一夫人外交”的起点。

  毛主席在世时,据记忆,除个别情况外,都是一个人会见外宾。这与当时的历史背景有关,斯大林等当时的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宾也从不带夫人。当然,从中共内部看,这也可能与早年在延安毛主席与江青结婚时中央就对江青有“不能参政”等约法三章有关。毛主席一生大部分时间对江青要求很严,晚年“文革”开始就失去了控制。

  “夫人外交”文革夭折

  周总理会见外宾,从来不带夫人。在我的有限记忆中,只有一次他在西花厅家中设宴招待朝鲜客人,夫人邓颖超出席陪同。邓颖超是老革命,本来完全有资格担任重要职务,参与党务和国务处理,但周总理对她要求十分严格,不允许她出面任职。上世纪1970年,西哈努克亲王流亡来到北京,受到周总理的热情款待,但西哈努克和夫人参加活动,周总理仍是一个人出席,可见他对夫人要求之严。周总理逝世後,邓颖超才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还几次出国访问。

  上世纪60年代初的几年,中国也曾有过“夫人外交”和“第一夫人外交”。刘少奇主席偕夫人王光美,先後访问了印尼、缅甸、柬埔寨等国,陈毅副总理兼外长和夫人张茜同行。访问受到欢迎固然是因为新中国登上世界舞台,影响不断扩大,但王光美和张茜的优雅举止和姣好形象也为访问成功加分不少。但不久後发生“文革”,对“夫人外交”进行了错误的批判,致使刚露端倪的“夫人外交”遭到夭折。

  邓小平带夫人外访

  中国也不是完全没有“夫人外交”。邓颖超虽不以夫人身份参加外交活动,但她对夫人在外交中的作用却是非常重视。她不止一次邀请中国驻外大使夫人开会,强调夫人协助大使做工作的重要性,提出夫人外交以驻在国为主,根据情况适度开展,积极稳妥,顺乎自然,入情入理,切忌过急、轻率、张扬。她甚至还提出可采取包括茶会、烹调、探病、婚礼等形式开展,足见考虑之周到细致。在她的推动下,中国派出的一些大使夫人,在对外活动中配合丈夫,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有的还深入到高层夫人,效果很好。

  进入改革开放年代,夫人外交实际开始登场,邓小平在这方面带了个好头。他访问美国和日本,都由夫人卓琳陪同,受到主人的热情款待,访问取得圆满成功。之後我国领导人出访,根据情况和需要,也不时偕夫人出访,取得良好结果。但应该说,真正的夫人外交,特别是第一夫人外交,还没有开始。

  从国际上看,第一夫人外交,在西方领导人出访中比较流行,也占有一定地位。米歇尔.奥巴马,柳德米拉.普京等第一夫人,各有自己的风格和特色,或张扬、或沉稳、或常有新闻、或低调不出。但她们都起到丈夫起不到的作用。第一夫人也是一个国家形象的组成部分,尽管夫人不参与国与国的正式谈判,但是丝毫不妨碍她在妇幼、文化、旅游、社会公益领域与别国公众进行交流,展示本国文化,推进他国理解,其角色和作用无可替代。

  “第一家庭”公开透明

  第一夫人彭丽媛走上了前台,之所以会引起国际上的热议,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的“第一夫人”和“第一家庭”不再遮遮掩掩,让人雾里看花,而是将其公诸於世,公开透明。其实从十八大新领导人当选之後开始,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高级领导人的身世,包括他们的家庭、子女甚至财产,都不再是什麽“秘闻”。这不但满足了民众常有的“好奇”,更重要的是已成为人们审视一个国家和一个政党的新视角。

  彭丽媛在中国是一位家喻户晓的歌唱家,她的知名度远远超过第一夫人。这次她转换角色,陪习近平主席出访,形象、举止、服饰广受国际好评,但毕竟是第一次,积累经验,假以时日,今後她一定会做得更出色。国际上有种说法,第一夫人是“国际软实力”,那麽,我们希望,中国更加开放、更加透明、与各国关系更加和谐的“软实力”,通过第一夫人外交会有一个更大的发展。

  作者:延静 为原中国资深外交官、驻外大使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