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信:是否退市,制度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2013-01-04 15:38  来源:观点中国

  退市,这个2012年年底资本市场最热的话题延伸到了2013年的开端。2007年底至今的5年间没有退市案例的A股市场以*ST炎黄、*ST创智的终止上市宣告了退市新政的开端。不过,与此前舆论期望有所差距。在18家进入退市警告的公司中,剩下的16家全部恢复上市。证监会对此的解释是“新老划断”。

  几乎是意料之中,退市运动也没能逃出“高举轻放”的规律,退市结果尘埃落定之后,很多充满希望的人心里想必会感到十分的无奈。的确,管理层没有食言,2012年确实实现了有公司退市的诺言,而且不止一家,是“两家”。不过,正如媒体评论而言,退市政策一开始就失掉了制度的威严。

  从18家进入退市警告开始,坊间一直在猜测谁将成为5年来的“退市第一股”。按照业绩表现,闽灿坤B因为股票收盘价格连续十余个交易日低于每股面值1元人民币,已经踩到了退市红线,而且公司召开的股东大会以及临时董事会都没有为保牌采取任何措施,闽灿坤B被大多数人看做是会第一个被除名的企业。

  结果,在地方部门的支持与监管层的“力挺”下,事情有了意外的发展——闽灿坤B以缩股的方式度过大劫,摆脱退市危机。因为开了此先例,沪深交易所当时还专门做了补充表态:鼓励上市公司通过大股东增持、公司回购、缩股减资等方式保留上市地位;对于主动退市的公司,交易所将优先安排其重新上市等。

  且不说交易所的表态是否存有“放生”和“洗白”的嫌疑,实际上,此次进入退市警告的十几家公司,基本处在僵化的状态。不论是从盈利能力还是发展前景来看,在国外的资本市场上应该早就进入退出机制了。此时,退出应遵循规则,才能肃立威严,在股市激浊扬清,重塑投资者对故事的信心。

  但是,此次退市离整肃二字还有距离。实际上,此次退市的安排彰显了新政的尴尬。一方面,股市的问题沉疴已久,社会呼吁已久,退市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另一方面,地方保护和某些部门保护之心仍然存在,进一步则要触碰盘根错节的利益纠缠,改革推进十分困难。退掉两个公司,实际上也是各方利益最终妥协的结果。

  上市公司是该退市还是恢复上市,只能制度是唯一的衡量标准。此前制度不甚明确,而退市基本是个摆设。现在,退市制度已然建立,如果触及退市标准,就应该按规则严格执行,否则制定规则就没有任何意义。制度没有力量,法制就无法建立,股市就会变成看领导眼色行事,分配各方利益和点缀政绩、圈钱的手段。

  其实,在这此退市之中,更令人失望的是监管部门推出一招“新老划断”,这个做法实际上在以前也有过。“新老划断”则意味着过往不究,也就是说新的退市制度对这些公司并没有约束力。而众多暂停上市公司又合法的重获新生,这对于制度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可以想象,当退市整理板开板后,*ST创智和*ST炎黄这两个被退市的难兄难弟,感受到的肯定不是退市制度的威严,而是愤懑和不平——为什么中枪的是我?同样,余下的14家,心里则在窃窃欢喜,感叹着终究是有个大树好乘凉或者是替其哀悼“时运不济”。

  推出退市制度的目的在于整肃市场,如果政府和监管部门仍要保定护犊心切的从中横加阻拦,那么可能退市可能又变成一场“拼爹游戏”,而此前所有的努力将白费。在上市公司“腐而不朽”的故事中,继续上演着圈钱的神话。而股市仍将继续畸形的发展,直指危机的酿成。

  (王国信)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