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奥巴马亚洲异动 两岸关系受何影响

2013-01-06 07:40  来源:中评社

 奥巴马访问缅甸:深化重返亚洲战略?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复国在《中国评论》月刊12月号发表专文《奥巴马连任后的美国亚洲政策动向及对两岸关系的影响》,作者表示:“美国全面性深化连结区域国家关系,将自奥巴马访问缅甸与柬埔寨开始,虽然不至于做出结构性的战略改变,却会逐渐深化与中国战略竞争的态势。面对外在快速变迁时局中,台湾必须快速果决回应区域周边战略变迁,不应自外于形势变迁,不管是在南海、东海、两岸关系,或是美国战略再平衡,固守传统战略思维框架将会落于外在战略形势的变化。积极跳脱台湾内部政治斗争的纠葛,针对周边战略形势微妙的变迁拟好回应的行动战略,以因应中美关系结构的变化和两岸关系的推进动力,将是台北在战略上需要着力之处。”文章内容如下:

  一如多数国际媒体所预测,奥巴马顺利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就在胜选的翌日,美国政府公布奥巴马总统将定于11月17-20日访问亚洲行程的资讯,立即便引起各方的高度重视。奥巴马此行集中在泰国、缅甸、和柬埔寨,除了对缅甸和柬埔寨进行美国总统有史以来首次的国是访问之外,最重要的当属美国与东协的双边高峰会议和东亚高峰会。此时,这个行程更显现出奥巴马先前所聚焦“重返亚洲”战略的力道,并代表在确定进入第二任期的时刻,展现深化重返亚洲战略的企图心。奥巴马此行的政治动作俨然将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推向加速档,预告着进入第二任期将加速进行战略部署。对于是否代表着增强对抗中国的战略作为?区域中各国自然有许多不同解读。亚太区域各国相当关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中,到底亚洲战略会有何种走向?美国深化重返亚洲战略,对于两岸关系又会产生何种影响?

  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动力

  2012年1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防部宣示新的军事战略,不仅要重新调整从伊拉克撤军以后的新战略布局,同时也要大幅删减国防预算。在整体形势上,美国主要是受到三个外在因素的影响不得不提出新军事战略:美国开始进行结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任务、面临财政危机需要大幅删减国防支出以因应、面对中国与伊朗升高的安全威胁。此外,2012年当中最重要的美国内部因素就是奥巴马总统的竞选连任之路,也因此使其不得不在甫进入2012年之初便宣示要进行军事战略的重大调整,以避免共和党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批判其对中国和伊朗态度过于软弱无力,大幅删减国防预算弱化美国的军力。

  在军事战略构思上,依据美国新军事战略的主轴内涵,美国将建立起较精简但却具有更强军事科技能力的部队。并且透过连结区域盟友国家,将开启美国在区域内军事行动的活动平台。

  自从美国总统奥巴马上台以来,政策上,积极推动强化“重返亚洲”战略作为;一方面为美国因应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作为的战略结构重新部署,另方面为积极应对中国强大崛起势力所形成的区域战略形势。三年来,美国重返亚洲的动力一波接一波,直接冲击到中国在亚洲既存的利益,以催动区域内国家新一波国家战略的调整。而美中互动关系的调整,不仅反映出两大强国间相互适应新关系的过程,也充分呈现出美中在亚洲战略竞争趋向白热化。

  过去这三年间,美国的亚洲战略已经具体形成。在外交方面,透过高层官员在区域内进行多方穿梭外交,深入结合亚洲盟国与区域内相关国家,以及跨足重要的区域性合作机制,与东协对话机制连结,逐渐形成“美国的太平洋世纪”战略架构。经由论述太平洋世纪的战略,美国一改过去在区域内着重点状的外交部署,进一步针对亚太地区推出积极向前的“前进部署外交(forward-deployed diplomacy)”,主要内涵就是从战略格局出发,派遣所有相关政策专长的外交官深入区域各地,寻求协助发展的可能性以建立合作关系。

  在经济上,奥巴马除了早先于2010年国情咨文中所揭示的“国家出口倡议(National Export Initiative)”将重点置于亚太地区外,更积极推进建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协议。美国副国务卿耐德斯(Thomas Nides)曾明确指出经济利益是美国亚洲战略的核心,强调将运用所有网络加强与区域的全面性经济合作关系。美国对亚洲的战略目标着眼在开拓出口市场,拉抬美国经济,并增加就业人口。

  在军事方面,美国除了具体加强与盟国间的双边军事合作之外,并重新调整其整体在亚太区域的军事部署态势。大幅度调整在日、韩的驻军人数,加重在关岛与夏威夷的驻军部署,同时也将开始派军进驻澳洲北端,在军事部署上形成太平洋军事的南北呼应结构,深化与区域国家军事合作。而军事重新部署主要目标就是针对中国军力的扩张,及其对整个区域的影响。尽管年初奥巴马甫揭示的整体军事战略预计大幅删减国防预算,但却不影响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

  奥巴马挟其连任之气势,利用东亚高峰会的机会,深化推动美国亚洲战略的部署。亲自对缅甸与柬埔寨进行国是访问,势将对区域战略平衡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深化对亚洲战略的主导性

  美国政府所提出的军事战略调整配合对国防预算的删减,根据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Leon Panetta)2012年2月底在国会的报告,未来十年国防预算的删减和人员的减少,美国必须要重新平衡区域布局,以保障美国在亚太和中东海域的军事优势,现有的航空母舰战斗群、驱逐舰队、陆空协同作战船队数量都不会缩减,而驻守在中东和亚洲的战斗部队与陆战队员名额也不会缩减。同时,在空域方面,美国控制的全球空域与战略性航道的态势也不会受到精简机队的影响。

  政策上,美国做出如此巨幅的删减国防预算动作,除了国家财政无力支撑如此庞大军事体系的消耗之外,涉入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事所牺牲的兵员与人力,也让美国一般民众感到无法接受,直接冲击到运用庞大地面部队的传统战争思想,使得军事战略思维也随之转变。调整国防布局与优先顺序,重点在于运用高科技能力支撑失去的地面战斗兵力,并针对未来更具现代化与机动性的国防进行重点投资,仍旧强调透过创新与研发,着重在特种部队训练以及因应未来网路战争的内涵。

  美国政府面临当前内外的挑战,不得不做出国防预算的删减,相对的必须要将国防架构调整出最佳状态,并且定出战略重点投注资源的优先顺序;再配合外交与经济战略的部署,以强化美国在区域的存在力量与对战略发展主导性。美国界定在全球最大安全威胁主要来自两个区域目标:中东(伊朗)与亚太(中国)。这也是新军事战略着力的战略重心区域,因此,美国也明确表示不会删减、削弱进驻此区域的军事力量,并透过加强与盟国军事合作以巩固美国在区域战略的优势。

  美国亚太战略部署的焦点

  美国新的战略动向中,特别点出亚太和中东地区是未来美国安全政策上的重点。尤其明确指出中国崛起成为区域强权过程中,有可能在许多方面直接影响到美国经济和安全的利益。在亚太区域,美国公开呼吁中国在军事力量强劲成长时,应该将战略意图向外界透明化,以免引发区域的紧张。美国为因应中国军力壮大将持续进行军事投资,以确保美国能够参与在区域发展过程,且有能力自由在区域内行动维持其与盟友的利益。为此,美国仍在太平洋需要部署足够的武力以制衡中国可能发展为“独霸”的情境。

  综合而言,美国的太平洋战略已成形,具体论述“美国太平洋世纪”政策。在外交上,美国将深化与区域内盟邦合作在亚太区域重塑国际秩序,一方面维持区域内国家的利益不受任何单一国家威胁,同时,也确保新兴强权的顺利崛起,在经济上和国防合作上能与区域机制相互衔接。美国涉入亚太的战略作为已经激起美中之间战略竞争的白热化,预期奥巴马的第二任期美国将进行亚洲战略的重整,势将更深化在亚太的战略作为,穿透过去美国战略形势上的不足,强化与中国大陆关系密切国家的联结。从而形成对中国外在形势上的牵制力量,阻滞中国大陆在区域的快速扩张趋势。当前美中关系已经导向多面向的机制性对话,同时也产生共同利益的联结,彼此间的竞争与合作态势将会持续交互深化。

  美中关系的合作与竞争

  美中领导人间的互动也趋近频繁,2011年7月间,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中国大陆;2012年1月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对美展开见习之旅,象征着中美关系某种程度上的稳定互动关系。尽管双方领导层级的互访并未具体解决彼此的问题与化解疑虑,但重要的是双方已经从频繁的机制性互动中,理出合作与竞争的要领。胡锦涛和温家宝在整年进行不同的国际会议上,与奥巴马的会谈频率亦相对增加。整体上,在区域内双方各自的军事部署仍呈现相互对抗之势,但双方的交流层次持续升高。

  自2010年起,美国针对南海问题高调介入的姿态,持续对南海争端表达意见。同时,继续深化与东南亚国家军事与外交合作关系,包括:协助菲律宾提升海洋防卫能力、派驻军舰进驻新加坡、预备在菲律宾轮流派驻部队。美国主要的目标在于运用区域国家对中国军力扩张的畏惧心理,试图从外交和军事上出手约制中国大陆在南海的扩张,以排除中国大陆潜在性独占南海的意图与可能性。

  2012年2月28日美国太平洋指挥部司令威拉德(Robert Willard)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作证指出,中国在南海争议上尤其是针对其他声索国的能源探勘活动,持续采取具有侵略性的作为,美国将积极介入协助其盟国。因此,为维护美国国家利益以及南海航行自由,美国必须在南海派驻军队以确保海线交通顺畅。中国大陆针对美国越来越明显的强势战略竞争反应强烈,南海势将成为双方战略竞争的焦点。今年六月以来,中日在钓鱼台的正式对峙也成为美中战略形势的竞争焦点。

  11月15日现任太平洋指挥部司令洛克利尔(Samuel J.Locklear Samuel J.Locklear III)在澳洲公开指出,美国在亚太积极重新平衡战略形势主要是为维持区域秩序长期的稳定。当然具体的战略核心是强化美国在区域内的各项实力为基础。奥巴马在赢得连任后的第一次亚洲行已经被诠释为加紧拉拢中国周边国家的作为。中国正完成新一代领导班子的换代过程,美国在战略上加紧对中国的竞争与合作双轨攻势;可以预期双方的对话与互动将集中在合作与竞争态势间来回。

  对两岸关系的启示

  奥巴马政府为加速重返亚洲的步调,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积极调整整体战略,其亚洲战略正在逐渐落实当中,中国与区域周边国家也相应而调整战略态势。南海争端的升温,也让美国找到切入点,东协乃成为美国战略的区域焦点之一;因此如何影响东协十国的政策走向?便是美国当前战略的主要工作。美日正在进行安保合作的调整,除了美国将大幅调整冲绳驻军将海军陆战队迁至关岛之外,美日双方正进行战略合作深化彼此军事互动,并共同部署面对中国军力的扩张,日本将提升其在西南诸岛的军事力量,以企遏制中国海空军突穿第一岛链的意图。钓鱼台的主权争端中,更加速美日间各层面合作的动力。同时,美国也加速与东南亚诸国的军事合作关系,透过军事合作提供军备、训练、情报交换等等,美国甚至已经部署好在区域内派驻军队,加大力度巩固其在区域内活动和展现实力存在的根据地。中国大陆也积极在区域里进行频繁外交努力与军事准备,以回应美国的战略竞争。

  当前整个区域战略环境因中美关系的调整而具有动态的特性,同时,在两岸关系尚未进入政治议题的讨论与谈判阶段,新趋势将会对两岸关系的发展方向产生外在因素的影响。因为两岸关系的实质深化将会影响美国在亚太区域的战略部署,尤其台美安全关系密切深化,台湾对于大陆的政策导向自然会受到美国力量的牵引。美国进一步深化亚洲战略过程中,将在实质政策部分深化台美关系,包括经贸、安全和外交合作,以巩固其在区域内的战略确定性。在过去四年多,尽管两岸关系的改善,但中国大陆军事力量快速提升对台湾安全产生直接的威胁仍然存在。因此,美中关系的新情势对促进两岸关系正面发展的力量,将是北京与台北需要尽快筹谋互动的战略思维。

  结语

  整体而言,美国全面性深化连结区域国家关系,将自奥巴马访问缅甸与柬埔寨开始,虽然不至于做出结构性的战略改变,却会逐渐深化与中国战略竞争的态势。面对外在快速变迁时局中,台湾必须快速果决回应区域周边战略变迁,不应自外于形势变迁,不管是在南海、东海、两岸关系,或是美国战略再平衡,固守传统战略思维框架将会落于外在战略形势的变化。积极跳脱台湾内部政治斗争的纠葛,针对周边战略形势微妙的变迁拟好回应的行动战略,以因应中美关系结构的变化和两岸关系的推进动力,将是台北在战略上需要着力之处。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