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没有忏悔的承诺难见希望

2013-01-06 10:35  来源:华商报

  河南兰考县7名孤儿和弃婴殒命于民居火灾,收养者被警方控制。事件进一步发展,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先是以收养者袁厉害“非法收养”为由,极力撇清政府本应该承担的责任,遭到社会的猛烈批判。

  其后,于昨日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通报火灾事故,并承认存在的监管漏洞,并部署下一步政府工

  作:一是对全县存在的各类安全隐患进行拉网式排查;二是依法严厉打击民间非法收养行为;三是不惜财力、物力,2013年全力建好兰考县社会福利中心这一民心工程,确保社会上不再出现遗弃婴儿无人收养的情况。

  事件先后的转折,政府态度的转变,以及那看似掷地有声的承诺,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抚慰舆论的群情激愤。然而,一个没有深刻检讨和忏悔的承诺,来得太快,也可能消失得很快,以至于很难让人将希望寄托于此。

  因为,类似一本正经的承诺,在这片焦裕禄工作过的地方曾经出现,但并未兑现。

  回顾事件,“爱心妈妈”袁厉害所收养的孩子,数年来一直生活在风雨飘摇、隐患重重的空间里。而就在去年,当地民政局官员称,要保障并提高袁厉害所抚养孤儿的生活质量,将建立临时安置点,聘请幼师、医生、残障老师等对孩子进行身体检查和心理辅导。但时至今日,弃儿们依然寄养在袁厉害家中,火灾发生时独自在家无人看管。

  因为,一个丧失基本政治伦理底线的政府,对于它和它的承诺,社会难以再报以信任。

  保障人的基本生存权利,这是政府不可逃避的公共责任。可当政府责任始终不见踪影时,一个普通妇女能收养34个弃婴和孤儿,做了本该政府做的事情,承担了本该政府官员该承担的责任。当悲剧发生,袁厉害无疑是有责任的,但政府最初的反应,并没有对相关部门的责任缺失进行质疑和调查,反倒以“非法收养”的理由,指责收养人违反法律,这显然突破了最为基本的政治伦理底线。

  所谓的“民政局没有强制执法权”、“袁厉害常借弃儿向政府提条件”,都不是政府为自己撇清责任的理由。试问,在袁厉害非法收养的这些年,相关部门为这些孩子做了什么?当地政府既明知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有关部门”又采取了哪些措施?为何属于民政部门救助的弃婴,要由私人来承担?而截至目前,当地政府部门甚至还未对命殇火灾的7个生命主动担责。

  面对如此惨烈的悲剧,面对还在风雨飘摇中挣扎的孤儿、弃儿,社会迫切需要一个承诺,来安放这些生命。但我们更需要一个有忏悔的承诺,当地政府能够对此次大火和以前政府责任缺失进行忏悔和检讨,让相关部门不能轻松免责;对“民间收养”制度和孤儿救助体系进行忏悔和反思,解决民间孤儿抚养面临的尴尬现状;对政府对待袁厉害的态度进行忏悔和反思,因为政府不可以打击民间的良善,只能为民间良善的循序发展提供足够的平台和空间,同时应该尊重每一种形态的公益慈善。

  没有忏悔的承诺难以寄托希望。兰考大火后,当地政府表示,将大力严厉打击民间收养行为,这必然导致未来民间收养热情和渠道大大减少,而当没有忏悔的承诺难以有效兑现时,官方救助存在诸多漏洞没有补齐,很多地方福利中心救助能力有限。届时,孤儿、弃儿将会面临更加悲惨的境地。正如有网友担心的那样:民不救,官难助,孤儿弃儿将沦落何方?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