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金亮:该怎样重建不断下滑的社会信任

2013-01-08 08:49  来源:重庆晨报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显示,中国社会总体信任指标进一步下降,低于60分的“及格线”,出现了人际间不信任扩大化、群体间不信任加深等新的特点,并导致社会的内耗和冲突加大,群体间不信任表现为官民、警民、医患、民商等社会关系的不信任。 (新闻详见今日本报33版)

  目前,整个社会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社会结构剧烈变化,社会利益日益多元,社会价值日渐多样。社会阶层与社会群体出现一定分化属于正常范畴,而问题是,人际间与群体间的不信任日渐拉大,成为激化社会矛盾,酿成社会冲突的诱因,已然影响到正常的社会秩序和稳定,亟需直面与解决。

  撕裂社会信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弱势心态的普遍蔓延。2012年的热词中,“屌丝”比较火,自从这个词诞生以来,颇受追捧,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人人自称屌丝”,里面有农民工、大学生、白领、公务员等。这显然不是仅仅追赶时髦那么简单,背后折射的是一种心态,有个人心态,亦有群体性心态。

  恰如蓝皮书所言,“底层认同、弱势群体认同依然比较普遍,底层认同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心态和行为的关键因素”。六成多的被调查农民工认为社会不公平,此前有调查称,七成以上的大学生认为自己处于社会中下层。几乎可以肯定,若弱势群体的基本权利和利益得不到保障,强势群体的日子也不好过。

  农民工认为自己收入低廉,权利无保障,生活无力;大学生认为上升渠道逼仄,前途渺茫;白领们则认为社会压力太大、房价和物价太高;富人们认为生活缺少安全感,社会仇富心理太重,纷纷移民海外;官员们认为维稳压力太大,社会仇官情绪太浓,选择当“裸官”……

  每个群体都有各自的苦衷和怨气,都有各自的焦虑和紧张。去年发生了数起医患案件,行凶者认为医生太冷漠,看病太贵、太难,将一些体制弊端归结到医生的头上,而在他人眼里的“强势群体”医生,认为自己才是十足的弱势群体,工作很累,还得不到病人的理解,缺乏安全感。

  弱势心态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底层互害”,斗不过强势利益群体,就将拳头挥向更弱者,近几年来发生的校园血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那些歹徒的动机竟然是借此“报复社会”。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叶建农表示,“现在社会不同阶层之间沟通不够,经过心理的‘哈哈镜’,造成误解和偏见,导致社会矛盾加剧,有时甚至引发恶性事件。”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部分社会群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产生了强烈的被剥夺感,甚至萌生泄愤欲望。

  相应的诉求表达与维权渠道不畅,更是恶化了这种心态。最值得警惕的是,一旦此种心态固化为刻板成见,不但会让社会不信任扩大,引发群际冲突,而且会加剧心理压抑和心理失衡,导致社会不稳定事件发生。

  社会整体信任的下跌凸显社会转型期的心理脆弱和困境。要重建社会信任,凝聚社会共识,消弭群体隔阂,走出弱势心态的阴霾,需要不同群体间加强理解与沟通,多一份包容与理性,还需要重塑社会公平正义,提速体制改革,促进权利公平、分配公平、机会公平等。唯此才能培育自信、平和、积极的社会心态。

  重庆晨报评论员 侯金亮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