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非洲利益 中国被动姿态或转向

2013-01-09 07:40  来源:中评社

 中国的投资受到了非洲领导人们的欢迎

  中国在非洲的政治及经济攻势,几乎已重构了西方通过军事占领及重建而输出的自由民主体系。中国所使用的经济模式——国家资本主义,显然在非洲更有用武之地。中国与它的非洲伙伴们形成的良好关系,在维持着双边受益之余,还给中国提供了扩展其影响力的机会。

  就此,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刊文指出,中国在对非投资方面确实并不总是那么的地积极,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经济万马齐喑,并不具备与西方援助竞争的实力。直到中国在90年代逐渐以经济强权而跻身于世界舞台,石油与资源成为了亟需之物时,才将注意力再次放到了非洲,尤其是苏丹的石油工业。

  在苏丹,中国公司获得了重大突破,成为了苏丹最大的主顾,与此同时西方公司却在争抢着以内战为由撤出这个国家。而1989年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执掌苏丹,与包括本.拉登在内的多名圣战分子产生干系后,美国与苏丹的关系更是陷入了不安。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用由资金、技术人员及令其免于联合国制裁的影响力而组成的大礼包则是赢得了苏丹的倾心。

  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内战,超过200万人丧生后,南苏丹在2011年脱离苏丹独立。中国的投资机器滚滚向前,建立了通往南苏丹的全新贸易线路以及努力打造与这个新兴独立国家的盟友关系。作为喀土穆的长久以来的盟友,中国在南苏丹同样进行了大量投入,不仅派出了多名高级官员对南苏丹进行访问,更是成为了第一个在朱巴建立大使馆的国家。而对于北面的喀土穆,中国同样作出了努力,从而保证了其能够接触到自己的石油投资。

  中国同时需要这两个国家,南苏丹有着原油而苏丹有着管线与精炼设施。但是随着中国继续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在苏丹与南苏丹进行开发援助,被动的投资者姿态似乎已难以为继。

  因“互不干涉”政策的存在,中国的投资往往是在不设政治条件的情形下进入到投资目的地。这一项政策广泛地指导了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外交政策议程,并且受到了非洲国家领导人们的欢迎。但是在2012年初,南苏丹与苏丹因为石油收入与边界争端再次陷入了紧张之中,这对中国的“互不干涉”政策则形成了深刻的挑战。

  苏丹与南苏丹产出的大多数石油都流向了中国,中国的这些巨量投资最终也导致了不干涉政策的转向。通过派出一个特命代表来斡旋苏丹与南苏丹的紧张关系,中国执行了自己的第一次穿梭外交。中国的经济需求最终迫使其对它国的国内政治进行了干预。

  虽然有人可能会把此举视为中国一直以来践行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变动,但是要说此举有如此实质的内容,这也未免太乐观。只有当有急切的需要,例如战略资源的获取受到威胁或者国内政治受到干扰时,北京才会释放出强大的力量,涉足它国的国内事务。

  纵使北京出于实用主义而进行的介入可能会因其对管治善恶的漠视而引起一些不安,以及可能会威胁到西方精心安排的民主计划,但是其还是有可取之处的。确实,中国并不会对苏丹的战后政府转型太过在意,但这其实应该是西方的责任。与其将中国理解为一个破坏西方计划的威胁,倒不如把中国视为苏丹的一个务实的伙伴。中国为了捍卫自己在苏丹的商业利益,其必须尽量避免狭隘行事,即便这意味着默默地向一国施压,令其遵守国际准则。

  中国经济模式输出的优势在于其服务于双方的利益,并能够无私地将双方捏合在一起。然而中国所遇到的困境则在于,其互不干涉的外交政策将继续受到挑战。

  (单宁)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