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奥巴马跨党派点将 美中军事关系期待哈格尔

2013-01-09 07:47  来源:中评社

 奥巴马称赞哈格尔代表了华盛顿需要的跨党派传统。

  他在越南战场上出生入死,两获紫心勋章,却反对小布什政府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他曾是美国军界英雄,却宣告“战争没有荣耀,只有痛苦”,主张削减过度膨胀的军事开支;在犹太人影响力极大的美国政坛,他直言美国外交政策过份保护以色列,却牺牲阿拉伯和穆斯林利益,批评亲以色列游说集团“恐吓”美国国会;在许多保守派议员力主围堵和孤立对手时,他却反对过度制裁伊朗,认为阿萨德政权没那么坏,呼吁放松对古巴制裁,主张与中国和俄罗斯接触。

  所有这些都使他被称为共和党的“特立独行者”,引起保守派的不满。他就是1997年到2009年担任美国联邦参议员的共和党人哈格尔(Chuck Hagel),7日他被民主党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为国防部长。一个月前当哈格尔可能出任防长的消息传出后,反对声四起,因为不仅共和党保守派不乐意,民主党自由派也因为哈格尔在同性恋、拥枪权等社会问题上的保守立场而不高兴。可以说,哈格尔对于美国左右两翼来说,都是不受欢迎的人,但他在参议院12年经常打破党派界限的举动,令他成为温和派力挺的标志性人物,鲍威尔、布热津斯基、斯考克罗夫特等政坛大佬都为他背书。奥巴马7日在提名仪式上称哈格尔代表了“跨党派的传统”,正是华盛顿需要的。

  哈格尔的提名在国会参议院听证时一定会遭遇阻力,面临“拷问”。如果过关,奥巴马第二任内国安团队“四驾马车”很可能全部由他的亲信掌控--副总统拜登、国防部长哈格尔、国务卿克里、中情局长布里南。这样奥巴马实施其外交政策和国安战略,面临的掣肘会少一些,协调性好一些。而由拜登、哈格尔、克里这样较温和理性,具有国际观,外交经验丰富的前重量级参议员组成的外交国安团队,也有助于树立美国更加注重多边外交,告别单边主义的形象。

  哈格尔上任后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实施2014年底之前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如何在国防预算削减的情况下,实施美军亚太再平衡战略?对于美中军事关系来说,人们更关心的是,主张大国接触的哈格尔如何与军力迅速壮大的中国打交道?

  曾经担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成员的哈格尔对华论述不多,但从以往他的若干讲话中,可以看出他的“中国观”。曾担任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的哈格尔,在人权和法治问题上肯定不是“亲华派”,但在对待“中国崛起”的问题上,却表现出强调对话与接触的“知华派”特征。

  2005年哈格尔在《金融时报》撰文谈对华经济关系时说,美国必须采取积极步骤维持其世界竞争力,要整理好自家秩序;提高贸易壁垒,牺牲自由贸易的价值观会损害美国的长远利益,美国应当控制赤字,鼓励国内储蓄,处理福利项目挑战,改造基础设施,投资教育,改革移民系统。这是美国维持21世纪主导地位之道,不管中国或其它国家如何崛起。

  在美国遭遇金融危机,陷入经济低迷,两党为债务问题缠斗的今天,回看7年前哈格尔的论断,确实可看出这是一位高瞻远瞩的政治家。

  2007年哈格尔在接受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访谈时表示,美国应当避免与大国地位相伴而来的骄傲自大陷阱和帝国倾向,外交上要摈弃“非友即敌”的手法。

  2008年在纽约的以色列政策论坛上,哈格尔谈到大国接触时指出,美国能做的最糟糕、最危险的事情是继续孤立别国,是不继续与别国接触。

  2010年在内布拉斯加大学与中国驻美大使张业遂的一次对话论坛上,哈格尔强调美中关系是21世纪最重要的关系,他承认双方有分歧,但指出“专注于共同利益”是发展互利关系的关键。“如果我们被强劲的经济联系和相互的地缘政治利益捆绑在一起的话,我们更有可能和平共处并影响中国”,他说,“接触并非绥靖主义”,“这是21世纪转折性的关系,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与美国并肩的主要角色”。

  2012年在芝加哥举行的北约峰会上,哈格尔在接受“外交政策协会”访谈时指出,中国将兴起和增长,美国应当欢迎,他们是竞争者,但中国也有巨大的问题,比如人口多,需要就业机会,需要能源,不透明等,但中国已经实现大步跨越。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但美国不能畏缩,也不要担忧他们将取代美国的地位。

  说到美国的未来,哈格尔表示,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接近美国,美国是一个法律国家,拥有世界最大、最灵活、最活跃的经济,美国是世界唯一的人们争相进入的大国。如果美国做明智、聪明的事情,就不必担心这个国家。他呼吁,美国领导世界,但不独裁世界,不强加给世界,不四处干预,不占领和侵略,要与盟友合作,要做像艾森豪威尔、杜鲁门、马歇尔等明智领导人二战之后做的事情。

  在“中国威胁论”和“美国衰落论”甚嚣尘上的今天,有这样战略眼光的美国政治家并不是很多。对于严重缺乏互信,急需通过增加接触交流,化解误会误判的美中军事关系来说,哈格尔如果出任防长,势必有利于推动两军关系的良性发展。

  当然,在战场上出身入死,又在政坛驰骋40年的哈格尔,作为奥巴马所称的“爱国者”,其出发点自然是为了确保美国的国家利益,而且作为阁员,他必须执行奥巴马团队制定的外交国安政策,并非可以“特立独行”的个人,而且他强调盟友关系和作用,强调在全球推广美国的价值观,中国对此也会有戒心。

  不过,以其对世界格局的清醒判断,以其国际主义的视野,以其与奥巴马的密切关系,相信哈格尔会为奥巴马政府第二任对华政策更加理性而出谋划策,推进美中“持续、稳定、可靠”的两军关系发展。美中军事关系应当欢迎哈格尔出任美国防长。

  (余东晖)


相关评论:

洛杉矶时报:哈格尔成新防长?背后权斗远超想象  

分析称奥巴马提名军情长官透露新政策“烙印” 

哈格尔领导五角 奥巴马的"盟友"和"避雷针"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