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心态:农民工普感“社会不公”绝非矫情

2013-01-09 14:32  来源:中国网

  今天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社会心态蓝皮书》指出,中国农民工普遍感觉到社会不公平,受到社会不公平对待时主要是采取消极逃避的行为。个人的基本信念、心理预期、社会比较和归因倾向等因素会影响农民工的公平感知(1月7日《人民网》)。

  随着国内改革开放而涌现出的一个最大群体:农民工,自有了正式称谓以来几十年里,一直就没有离开过人们的话题。他们游走在城市的边缘,拿着几乎等同于城市最低工资线的薪水,没有城镇居民职工所拥有的任何福利待遇和各种保障,干的却是最艰苦甚至是许多城市人所不屑的工作,却又遭遇社会最多的“白眼”。但无论谁又都承认他们是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的生力军,就是这样的一个群体,从原先的“任劳任怨”到如今普遍性的感到社会不公平,这种转变其实正是我们社会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最难以消除的“烦恼”。

  实际上,今天的农民工已非昨日那群刚刚离开家乡的“半腿泥”农民工所能比,如今的农民工绝大多数是“农二代”。他们有着父辈所不具备的文化知识,说是农民工确实又很少甚至根本就没有和种庄稼打过交道,他们所接触的新观念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急于融入城市的迫切心理同样别于他们的父辈,更比他们的父辈有着较强的职业竞争理念。但现实的残酷以及自身条件的限制,他们依然很难甚至根本无法摆脱与父辈有着同样的命运,而横向的比较又感到非常的不甘甚至抗争,对社会的不公平也显然比他们的父辈更敏感。

  从个体上来说,新型农民工在城市里无论是工作还是现实生活,各种不公平甚至歧视所给他们带来的切身感受往往既现实又刻骨铭心的。他们的付出不仅与收入极不对等,常常会为欠薪而烦恼,势力的商家眼里没有他们。灯红酒绿的城市就在眼前却又离他们非常遥远,他们甚至为免遭白眼不愿意乘坐最基本的公共交通工具,为了方便雇主和找到活干,甘愿躺在城市冰冷的立交桥下,就是这可怜的一点“占有”还往往被城市以有损形象为由而遭到驱赶。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像城市的孩子一样接受良好的教育,但几乎没有城市不为他们设置高于户籍居民的门槛,他们的身份证决定着他们要想和城市居民完全肩并肩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从群体上来说,现实社会的农民工处在社会最底层是毫无争议的,他们继承了上一代农民工的朴实、勤劳与善良,继续着父辈们居无定所的职业,成为各个城市名誉上关怀实质上又让城市管理者头疼的一个群体。政府部门存在的懒政或是失误造成的不幸常常会与他们不期而遇,他们的某些不幸或是为维护权益而做出的“创意秀”,既为城市管理者奉献一道道“难题”,城市又常常利用解决这些难题而将坏事变成好事,甚至成为城市管理者装扮政绩形象胭脂红粉。一次次事实证明离开农民工的城市可能会变成一堆垃圾。同样,更多的事实证明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没敞开胸怀接纳农民工的大量涌入,多重矛盾与尴尬的汇集,酿成今天的农民工注定成为诸多社会不公的品尝者。

  社科院“蓝皮书”的调查没有人会怀疑,农民工普遍感到社会的“不公平”更绝非矫情。相信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都会对这一调查结果深有感触。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显示,如今流入城市的农民工已达2.5亿之多,他们的生存状况以及对社会的价值判断,基本上就代表着中国最普通老百姓的现实,农民工普遍感觉社会的“不公平”。其实正是摆在国家和各级政府面前亟待用改革来解决的分配等诸多社会不公,而一个国家法律法规、制度、政策乃至体制如何显示他的先进,既不在于上流社会如何莺歌燕舞,也不在于城市的高楼林立甚至光怪陆离,而是在于最普通百姓对社会公平正义的感受。当我们的农民工和最普通的老百姓能够公平分享改革红利,能够切身感受到公平做人的尊严和政府社会对自己权益的公平尊重,再言社会不公会让公共舆论感到“矫情”,总而言之,消除普通百姓心中对社会的“不公平感”,解铃还须系铃人。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