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金正恩不足信 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2013-01-11 07:51  来源:中评社

 文章称,从朝鲜的政治宣传中解读改革信号是非常愚蠢的。

  每隔一段时间,有关朝鲜改革的种种猜测就会甚嚣尘上。人们从来自平壤有限的信息中解读各种改革的信号。最近金正恩的新年贺词和谷歌CEO对朝鲜历史性的参访又令许多观察家感到改革的春风即将吹来。

  然而,英国《金融时报》评论文章称,试图解读朝鲜的政治宣传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前一分钟平壤还打算与首尔开战,下一分钟就高歌兄弟之爱。在现已65年的“金氏王朝”中,唯一不变的就是朝鲜建造导弹和核武器的决心。

  但是,仍然有一些人对金正恩的新年贺词感到非常兴奋。这种兴奋一部分是来自于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词这件事本身。19年来,金正恩是首位发表新年贺词的朝鲜领导人。他的父亲金正日在17年的统治期间,从未发表电视演说,而新年贺词都是透过三家大报以联合社论形式发表。而他的祖父金日成在世时每年都会发表新年贺词。

  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李维亚(Evans Revere)所说,在瑞士接受过教育的年轻的金正恩已经跳脱了父亲的束缚,转而延续了祖父金日成的领导风格。金正恩从着装、习惯性动作,甚至发型上都模仿了祖父金日成。

  这不仅是因为金日成要比金正日更受欢迎,还因为金日成统治下的朝鲜要更加繁荣,经济更有活力。相比之下,金正日推行“先军政策”,令朝鲜在上世纪90年代末经历了可怕的大饥荒。

  在金正恩的新年贺词中,他反复呼吁朝韩统一,用在谈论经济上的篇幅要远多于军事。金正恩说,朝鲜“应该努力建设成为一个经济强国,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当然,金正恩对军方在十二月成功发射卫星表示了赞扬,但他却没有提到核武器。

  但是,文章称,进一步的观察就会发现,金正恩的言论并没有太多值得兴奋之处。事实上,金正日对统一和发展经济的呼吁与金正恩也差不多。

  那么,如果不能对金正恩的言论抱太大希望的话,那对他的行动呢?首先必须承认的一点是人们对朝鲜正在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甚至是获得资讯最多的专家也只能通过破碎的信息来拼凑事实。

  然而,自2011年12月金正恩上台以来,朝鲜事务观察家还是发现了一些潜在的重大发展,例如农民可以保留收成的30%等等。韩国公民大学朝鲜问题专家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指出,朝鲜政府批准以四个人为一个生产单位,也就是说可以以家庭作为一个生产单位,这或许是朝鲜将进行中国式农业改革的信号。二十多年来,烈兰科夫一直对朝鲜即将发生改变持怀疑的态度。但是,对几位高级军官的清洗和金正恩新的领导风格令他开始改变态度。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对朝鲜搁置了怀疑。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员车维德(Victor Cha)表示,“恕我直言,朝鲜政权不会因为金正恩曾在瑞士接受过教育,喜欢迪士尼的米老鼠,拥有一个漂亮的妻子而发生改变。”

  文章称,即使车维德的判断是错的,金正恩下决心要进行某些领域的国内改革,但这也不意味着平壤对待外部世界的态度和行为会变得缓和。事实上,朝鲜有可能用某些军事冒险行为来测试新上台的朴槿惠政府。实质上,朝鲜仍然是一个惯于敲诈勒索的国家。正如一位学者所说,“我们仍然什么都没有得到。那么,让我们摧毁它。”

  不过,仍然有许多来自平壤的有趣的声音值得人们关注。领导的改变可以将一个国家带向令人惊讶的方向——就如缅甸的吴登盛和叙利亚的巴沙尔。同时,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其它国家要如何应对。朴槿惠已经表明将与前任李明博的对朝政策做出区隔。李明博对朝鲜的强硬态度除了带来赤裸裸的入侵外,并无任何可取之处。朴槿惠表示,她打算将对朝鲜的食品援助与核谈判分开对待。她还谈到有可能会在未来举行双边峰会。

  文章称,这看起来是一条正确的道路,至少在对金正恩的意图更加了解之前。美国也应该考虑“先松开它的拳头”。文章称,无论是参与或是惩罚,金正恩或许都无法提供太多的回报。卡扎菲的经历已经说明放下武器的领导人只有死路一条。当改变真正在朝鲜发生时,有可能会从内部开始。

  (梁栋)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