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平:依法治国事关民族兴衰

2013-01-11 14:29  来源:《中国民商》杂志

  已经82岁高龄的法学泰斗江平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依然精神矍铄、侃侃而谈。

  这位被称为“中国法学界良心”的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终身教授,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法治社会建设。多年来,他参加了《民法通则》《行政诉讼法》《合同法》《公司法》《信托法》《物权法》等多部法律的起草与颁行,不遗余力地为法治中国、法治天下鼓与呼。

  当谈及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和“八二宪法”公布实施30 周年的特殊历史节点,如何看待依法、依宪治国的重要性时,这位耄耋老人直言不讳。他说,近年来中国的司法体制改革存在倒退,而能否依法、依宪治国则事关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兴衰。

  江平认为,建设宪政社会主义是大势之所趋,当前亟待纠正一些司法偏差,亟待进一步树立《宪法》和司法的权威,推进依法行政,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推动政治改革,理顺政治关系和党政职能,减少公权力在社会经济活动中的干预作用和分量;要把保护私产作为国家强盛的基石,找到公权和私权之间的平衡点。

  警惕司法改革倒退

  《中国民商》: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您认为当前强调依法治国的必要性和难点在哪?

  江平:坦率地说,中国近年来的政治体制改革或司法体制改革,实际上是倒退的。

  为什么说司法改革在倒退呢?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要先树立这样一个指导思想:改革应该是趋同而不是趋异,即大方向应该跟国际潮流一致,而非相反趋异。按照这个观点进行判断,那么近期的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或者司法改革,其实并没有走向趋同的路线,而是走向了趋异的路线,这至少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司法独立还是司法服从党的领导。在以“三权分立”为权力架构的欧美发达国家,司法独立是一项重要的法律原则和政治原则,我们的改革应该遵循这个国际主流,否则虽然名为“改革”却实为倒退。我国《宪法》中虽然已经确立了司法独立这一重要原则,但是在实际执行中却不理想,而且广大群众、专家学者和司法战线工作者对司法改革也意见不一,中国的司法独立目前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最近司法改革实行以来,司法公正提得多起来了,而司法独立在法院文件上提得越来越少了。这是因为很多人把司法独立视为司法闹独立,而司法闹独立就是司法想摆脱党的领导,于是这些年司法改革的一个重要趋向就是加强党对司法工作的领导。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司法公平。强调司法独立,实际上是要加强法治;而强调司法服从党的领导,实际上是在恢复人治。如果法院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二是在法院的审判过程中,各国强调法院审判“只服从法律”,这是做到司法公正的必要前提。而我国虽然将审判工作“只服从法律”写入了《宪法》,但司法改革以来“三个至上”就频频出现在报刊和领导人讲话中。其中“党的利益至上”被放在了第一位,“人民利益至上”被放在了第二位。这给法院工作带来很多的麻烦和迷惑。

  三是世界各国普遍认为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存在公务员中的上下级关系。我国在接受这个原则时就有所保留,《宪法》只接受“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而不提“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我们的法院衙门作风严重,许多法院在遇到难以解决的疑难案件时往往以上级批复作为判案依据,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真正有所作为的法官的积极性和能动性。

  除了以上三个方面外,我国司法改革在法官是否应该精英化、调解是手段还是目的等方面与世界各国主流也存在差异。这些差异使得我国司法工作掺入了很多人为的因素,带上了较重的人治色彩。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对于促进我国社会法治进程,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能否顺利推进则事关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兴衰。

  重塑宪法权威

  《中国民商》: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又迎来了“八二宪法”公布施行30 周年纪念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大会上强调,要坚持不懈抓好宪法实施工作,把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提高到一个新水平;对于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您觉得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贯彻落实《宪法》、建立《宪法》权威,特别是如何提高官员的守法意识,如何追究官员的违法违宪行为?

  江平:遵守宪法,依宪执政、依宪治国,这是中国法治天下的根本,也是建设宪政社会主义的大势之所趋。在纪念“八二宪法”30周年的时候,习近平特别强调《宪法》的权威,以及如何建立《宪法》的权威,这是真正地去实施。如果现在能够真正地按照《宪法》的规定去做,就很不简单了。

  但是我们希望能提宪政社会主义。如果我们提宪政社会主义,至少明确是《宪法》里面所讲的,这就是依法治国了。所以强调“特色”容易走向人治,而强调宪政才能够走向法治。

  建立宪政社会主义,一是要树立《宪法》的权威。一个国家只有真正树立《宪法》的权威才可以保障平衡、和谐;二是确立政治秩序。这个政治秩序所靠的是对权力的制约。只有对权力进行制约才能解决滥权、解决腐败;三是政治民主。最根本的是要解决老百姓行使管理权的问题;四是如何保障人民的权利;五是必须建立违宪审查制度。

  《宪法》权利如何落实则是重中之重。我国现在虽然有了《宪法》,但还没有实现真正的宪政。也就是说中国在民主、自由、人权方面与西方国家还有很大的距离。在“八二宪法”公布施行30 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提高到一个新水平,这就要求立法、执法、司法等都必须依照宪法、符合宪法,并且要认真落实“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原则。

  现在人们感觉中国的法治建设非常的曲折,处于一个“前进——后退——前进——后退,有时候又后退到原地”的状态。特别是各级官员法律意识淡薄,没有把《宪法》看得很重要,原因在于《宪法》的通过和修改程序都不完善,还需要改善。

  此外,保护公民政治权利方面的法律还很不完善,也就是说,与《宪法》相配套的立法工作还没有完成,比如《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等,都还没有制定出相应的法律。这就造成了“有法不判”、“无法可依”的怪现状。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