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群:打破日本政冷经热幻想

2013-01-14 07:08  来源:大公报

  安倍上台一个月,不仅在钓鱼岛出动军机、扬言实弹,肆意扩大事态,使危险不断升级;而且在外交上屡造事端∶不顾美国主子颜面单方扬言访美遭拒;再派副相麻生太郎访缅并祭拜二战军墓;三遣特使赴韩与朴槿惠总统会面;四遣外相岸田文雄游说菲律宾、新加坡、文莱和澳洲;五则亲访印尼、泰国、越南。一连串武力「亮肌」与外交「闪访」唐突尽显,像苹无头苍蝇到处乱撞,安倍扮演日本罕见的「无头苍蝇首相」。他到底急什麽?笔者以为,一急摆出包围中国架式,讨好日本右翼;二急拍美国马屁,妄图重温日美同盟春秋大梦;三急保日本经济命根,幻想最後抓住对华「政冷经热」的小泉式救命稻草,避免短命首相。其愚蠢在於,忽视了中日国力对比已历史性颠倒过来,「政冷经热」时代已一去不复返。

  「政冷经热」已成历史

  众所周知,「经济关系加深有利於政治关系加强」是国际关系理论重要命题。而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日间出现「政冷经热」怪局,不仅对上述命题提出挑战,而且给中日关系带来困惑。「政冷经热」怪胎是如何降生的?笔者以为有三点原因∶

  其一,国际政治变化。後冷战时代,中日一直处於「政冷经冷」关系。中美建交後,中日於1972年关系正常化,双方首次出现「政热经热」。苏联解体後,美国把中国视为战略潜在对手,使美日同盟启动了「重新定义」进程,对中国安全环境形成战略压力,特别是台湾问题构成军事威胁。1993年後,中日关系出现「政冷经热」之局。

  其二,中日实力换位。1991年後日本经济陷入大萧条,中国则进入经济腾飞期。中国崛起使日本感到空前压力,其走向政治、军事大国的野心日趋强烈,突破「和平宪法」动向日趋明显。但日本经济对中国的依存度不断加大,中国成为防止「日本岛沉没」的最重要支点。政治上敌视戒备与经济上互相依存,使「政冷经热」成为中日间双向选择。

  其三,日本右翼抬头。1999年以来,中方坚持两国三个基本文件精神,高度重视对日关系,为推动两国关系全面发展付出极大努力。然而,日方政治干扰接连不断,2001年以来小泉连续4年参拜靖国神社,不断突破中日关系政治底线、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导致连续3年未实现首脑互访。由於中方理智对应,才得以把两国关系损害降低到最低限度,维持「政冷经热」局面。

  中国短短三十年飞速崛起,使昔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日出肇始之国」,2010年竟被中国超越!并陷入了1991年至2001年「失去的十年」和2002年至2012年「第二个失去的十年」。「中升日落」的现实犹如打翻醋子,使日本右翼五味杂陈,深感莫大耻辱。加之美国「亦扬亦制」双重政策,使日本那颗「狂妄的野心」再难遏制,终於上演今天「无头苍蝇」癫狂一幕。

  笔者以为,中日实力早已今非昔比。中国成日本最大贸易国,而日本只是中国第四贸易国;中国对日本经济依存度仅为8%,而日本对中国经济依存度高达24.87%!若中日长期「经冷」,能扛住的是中国,扛不起的是日本。

  「政冷经冷」遏日野心

  中国推动中日友好算是善举,主张和平发展对各国有利。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当狂飙威胁袭来时,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安倍近日狂言∶「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如果今後拿不出『结果』,对自民党及我的支持和信任将会瞬间消失。」面对日本如此放肆地挑衅中国,如此蔑视中国核心利益,我们还能再搞什麽「政冷经热」吗?日本强烈地释放一种信号∶困兽犹斗,正在重蹈二战前的危险覆辙!笔者仍认为,中国既不可当「绥靖好人」,更不可做「养蛇农夫」,比起「大东亚共荣」、「南京大屠杀」之类惨绝人寰的血腥悲剧,中日经济关系无疑要退居二位。绝不可以和平主义容忍重商主义。

  笔者以为,安倍之所以敢「恶狼扑象」,孤注一掷挑衅中国,其内心还抱「最终大不了『政冷经热』」的小泉式幻想。岂不知,今日中国从经济到军力已不可同日而语,依赖日本经济技术的门坎也已跨过,周边国家真正敢得罪中国者极少,中国人民尊严已被伤透,「政冷经热」的救命稻草历史性淫除了。面对日本一意孤行,中国将以「政冷经冷」遏制日本;面对日本铤而走险,中国将以「果敢反击」制服日本。

  作者:陈 群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