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空气质量‘小偷’”

2013-01-14 10:58  来源:新京报

  各地空气质量指数“爆表”,专家认为雾霾来自生活污染和区域性污染,应以法律固定环境优先原则

  最近几日,“爆表”一词已成热词。

  “爆表”是网友对空气质量指数(AQI)超标的戏称。在空气监测中,空气质量指数设定的最高数值为500,AQI超过500的即为“爆表”。

  连续几天,东北、华北、长三角、中部、西南部地区均出现空气重污染的天气,多个城市的空气质量指数(AQI)实时监测数据“爆表”,北京尤为严重。

  截至1月13日20时,记者统计发现,北京、石家庄、邯郸、保定、长春5市昨日空气质量为“重污染”,其中北京的空气质量指数为498,石家庄、邯郸、保定空气质量指数已连续3天达到最高值500。

  “每个人都在排放悬浮颗粒”

  杜少中说,大家在空气污染的环境下都不能幸免,制造空气污染每个人都有份

  昨日中午,北京市环保局前新闻发言人杜少中发微博称:“一年一度空气质量高峰论坛,随爆表声高走拉开帷幕。北京空气质量按年算从未达过标,……就像病人高烧,只管看表换表不管退烧;看见小偷只喊包丢了不管抓贼。更有趣的是:小偷也跟着喊,比别人喊得还起劲,警察、小偷扭在一起时众人帮着小偷。都咋啦?”

  谁是“小偷”?谁从我们身边“偷”走了健康?

  “我们都是‘小偷’”,杜少中说,这里的“小偷”,不是指某一个排污企业。每个人都在排放碳,排放悬浮颗粒,“不能喊着‘你们应该减排’,而是‘我们应该减排’”。

  他说,虽然政府的责任更大一些,但政府是由谁组成的?企业是由谁组成的?都是单个的人。不能只强调别人的作用,而忽视自己的作用。

  至于微博中提到的所谓“一年一度空气质量高峰论坛”,杜少中说,微博发出后,总有人问哪儿有这个“论坛”,他们也想参加,不过,他所说的“高峰论坛”并非真实论坛,而是指每年北京空气质量恶化后在网上激起的强烈反应。

  1月12日,倡导“每天都走路,老头能上树”,一天不外出走动就憋得难受的杜少中,还是被严重污染的空气给中途憋回家,“老这样的天,上不了树了”。

  针对网友“虎仔-虎妞”提问“为啥北京这两年的空气比以前差?”杜少中回答:“就像你家里的卫生,打扫的人少糟蹋的人多,肯定越来越不好!当然这只是类比,城市空气质量的改善要比保持家里卫生复杂得多。”

  杜少中表示,他愿尽最大力呼吁公众:同呼吸,共责任。大家在空气污染的环境下都不能幸免,制造空气污染每个人都有份。“这几天最好就待家里,哪也不去,别再出门给空气污染‘添堵’了”。

  “PM2.5是新问题”

  目前,造成雾霾天的主要原因来自生活污染和区域性污染

  从今年1月1日,按照国家统一部署,京津冀、珠三角、长三角等区域共计74个城市,496个国家环境空气监测网监测点位按照新的空气质量标准监测并发布数据,并以空气质量指数(AQI)描述空气质量。

  按技术标准,空气质量指数大于300,指数级别为六级,属于严重污染。

  随着社会发展,工业逐渐密集,汽车增多,PM2.5逐渐成为主要污染物。昨日,全国人大环资委办公室原副主任、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说,PM2.5是现阶段一个突出的新问题。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网站1月12日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显示,在全国74个监测城市中,有33个城市的部分监测站点检测数据超过300,即空气质量达到严重污染。这33个城市绝大多数分布在京津冀、长三角地区。

  昨日,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常务副院长马中表示,近几年,随着工业从主城区的外迁,大颗粒物(PM10)的污染已逐渐减小,目前,造成雾霾天的主要原因来自生活污染和区域性污染。

  其中生活污染包括汽车排放和建设消费;而区域污染则是同一区域内,虽然市区内没有污染源,但郊区和周边连片城市排放的污染,会输入进来。

  马中认为,目前全国各地的空气污染多数跟这两种因素有关。

  “这是一个新问题。”马中说,如今城市污染的结构已发生变化,原来的老问题是脱硫、减排PM10,而今需要针对PM2.5进行有效的减排措施。

  对此次京津冀地区雾霾天,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说,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是气象原因,主要是空气不流通、不流动,这使得污染物容易积累,水汽在空气中含量高。

  北京污染严重,是由于三面环山,地形不利。他解释说,污染物随着很弱的偏南风灌到山坳里,气流随着山上升,气体温度下降,一冷凝结成雾,汽车尾气排放的颗粒物跟水汽混在一起,能见度就特别差。

  其次,是因为人为活动排放多。“冬天要取暖,要烧煤,汽车排放也多,遇到这种天气,能见度本来就差,汽车还走不动,堵在路上,排放就更厉害。”

  另外,还因为空气不流通时,污染物堆积在大气中,有一部分污染物的气体转化成了颗粒物。“比如二氧化硫转化不出去,一吸水,原来很小的粒子就变大了,人眼都能看到了。”

  PM2.5来源已不再是谜

  杨利民认为,类似的极端天气出现,与大气稳定性较强,污染物无法排除有关

  1月12日晚7点,武汉9个监测点中,6个空气质量指数超过300,为严重污染。其中,汉口吴家山PM2.5的24小时滚动平均浓度达396微克每立方米,指数达431,逼近“爆表值”。

  刘峻是武汉民间环保组织“绿江南”的发起人之一。

  他说,去年6月11日武汉PM2.5超标,比今年这次要严重。当时,中心城区测量的指数达到613,这次看到的最高指数是500多。

  对其中原因,刘峻认为,主要是前一段低温,而最近回暖,500米以上高空的空气温度比下面低,上下空气上下交换受到限制,空气基本静止,造成大气颗粒物就像悬浮在水中变成凝胶状。

  刘峻从去年3月份追踪武汉地区的PM2.5数据,他发现,只要不刮大风,方圆100-200公里范围内的PM2.5的浓度差不多,郊区和中心城区没有什么区别,“农村也一样糟糕,如果没有风驱散,颗粒就像溶解在水里一样的均匀分布”。

  “现在民间对于PM2.5的成因已不再是谜。”武汉民间环保组织“绿江南”的发起人之一曾祥斌律师称,都知道污染颗粒来源,也知道去管理建筑工地、汽车尾气排放、监控污染企业等,武汉市也不缺各种各样针对企业的条文、条例、措施,但在执行、监管层面根本没有跟上。

  就曾祥斌所知,武汉市目前还没有和周边地区就空气污染问题产生联动。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学会低碳研究中心研究员杨利民认为,出现类似的极端天气,与大气稳定性较强,污染物无法排除有关。

  针对每个个体,杨利民说,应倡导践行低碳生活方式,减少机动车出行,鼓励公交系统、步行、自行车出行。

  另一方面,应加大对工业企业,尤其是高污染、高排放企业的技术改造,包括国家发改委也曾组织过“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

  不过,力度还不够。在企业观念上,还没有切身感受到对企业产生致命的经济伤害,企业行动力还不强,缺乏“切肤之痛”,得过且过。

  专家建议增加“除尘电价”

  骆建华建议继续修改环境法,将可持续发展,环境优先的原则用法律固定

  1月1日开始,74个城市已先行监测并公布PM2.5的数据。昨日,环保部有关人士表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已有统一部署。

  全国人大环资委办公室原副主任、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最近正在撰写一份关于未来10年解决生态环境污染的报告。

  他认为,在监测机制建立后,需要在制订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空气达标时间表,然后根据各地的具体情况,制订治理规划,定期检查,完成达标。

  骆建华认为还需推动征收环境税、收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税;将环境问题处理的成本内部化,在电价征收了脱硫、脱硝电价后,将大颗粒物排放问题解决了,目前,还应考虑制定除尘电价,解决微小颗粒物的问题。

  骆建华还建议继续修改环境法,将可持续发展,环境优先的原则用法律固定。另外,还需具体规定国家对环境保护的投入,法律明确环保投入需占GDP2%-3%。通过这些措施,才能逐步解决PM2.5的污染问题。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吴伟 金煜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