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晖:缅甸“民地武”问题背后的利益纠葛

2013-01-17 07:46  来源:大公网

  缅甸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简称‘民地武’)问题长期困扰缅国内安全和稳定。自2011年6月缅甸政府军同克钦独立军爆发冲突以来,缅北战事一直持续。今年1月,两方军事冲突升级。政府军发动空袭的过程中,有3枚炸弹落入中国境内。国际社会一直呼吁缅甸政府同有关方面通过和平对话解决分歧,但‘民地武’问题背後的矛盾根深蒂固,双方难以达成协议。

  根本分歧在於地区经济利益分配

  ‘民地武’看到,资源产业是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尤其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资进入缅甸,其中85%都是以资源开发为基础的项目。地方不愿错过发展机遇。同时,资源开采往往伴随社会和环境代价,地方认为分享收益是其应得的补偿。

  而地区资源开发对中央财政收入至关重要。中央政府不愿放松对资源的控制,难以割舍利益与地方分享对资源和电力产出的控制权和徵税权。2008年经全民公投通过的《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规定,地区或邦政府对宝石、金银、硬木等资源无控制权,对多数资源无徵税权。尽管地区的部分预算来自中央拨款,但宪法并没有明确地方能够从资源开发收益中分得的份额。

  近年来,地方势力争取经济发展机会的诉求日益强烈,在地区资源收益问题上立场更趋强硬,因此,中央和地方之间达成妥协的前景更加渺茫。自2011年克钦武装与政府军爆发冲突以来,克钦方面提出的主要谈判要求是,政府归还自1994年收归中央的玉石交易权。政府则希望双方先从互相释放战俘做起,循序渐进地涉及敏感问题。克钦坚持认为,只要无法达成利益分配方案,和平协议就是脆弱的,由此抵制政府‘就地停火优先’的提议。

  中央与‘民地武’严重缺乏互信

  1988年,缅甸军政府上台。此後1989年到1996年间,军政府同17个主要民族组织达成了停火协议。但从本质看,这批停火协议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暂时妥协的产物,基础并不牢固。从中央角度来看,军政府‘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推动签署停火协议的根本目的,是将边远地区纳入中央政府管辖,而非真正实现民族和解。军政府藉口自己是临时政权,无法讨论政治问题,只愿实现停战,却无诚意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从地方角度来看,‘民地武’内部联合失败,无法形成统一战线与中央政府谈判停火。

  中央政府在不同时期分别与多个‘民地武’签订协议。实力较强的组织受政府较为优厚条件诱惑而同意停火。政府的条件包括为地区发展提供经济援助。但多年来该承诺未能兑现。军政府确於1989年制定边疆地区发展新计划,但并未投入足够力量促进经济和社会进步,而只注重路桥等基础设施建设。这些硬件项目为地方带来的实质利益有限,‘民地武’更担心建设项目背後隐藏政府加强对地方控制的目的。而实力相对弱小的组织同意停火,更多是因不堪武力胁迫。政府在诱使部分‘民地武’签署停火协议後,转而向其他组织施压,多个较小组织被迫暂停斗争。

  随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民地武’指责政府在政治承诺上步步後退。政府没有开展政治协商,政治路线图也未能吸纳停火组织和其他民族代表的意见。相反,政府试图在与‘民地武’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之前解除其武装。重要标是2009年抛出的‘边疆防卫部队’计划。该计划的目标是,将停火武装派别转型为‘边疆防卫部队’,并将部分指挥权交给政府。这种做法触及了不少‘民地武’的底线。它们认为,武装力量是它们与政府谈判的关键筹码,在实现和平之前能为其提供安全保障。‘边疆防卫部队’计划极大削弱了这些地方组织的信心,破坏了本已脆弱的停火基础。

  当前,在西方国家推动‘民主化’的压力下,缅甸中央政府将更多关注地方在经济、环境等方面的关切。但同时,中央政府难以放弃自身的重大利益,做出无限度的让步。因此,原停火协议的基础已经被动摇,新一轮的和平谈判陷入僵局,缅甸‘民地武’问题解决前景渺茫。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部副主任 苏晓晖

关键字: 政情 观察 北京 中国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